|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83章 精心準備的表白

第083章 精心準備的表白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29

歐強一臉無奈,經商的基本常識都不知道,看這裡也沒有電腦,想了想,說道:「三哥,如果你信得過我,我把資料帶回去,找個網吧儘快整理出來。」

「信得過,怎麼信不過呢!」喬三樂開了花,其實他也早有這個想法,但手下兄弟都不是這塊料。

「也別去網吧了,我那裡有個筆記本,你先拿去用。」周軒建議:「這幾天實在不行,晚上就住我那裡,咱們一起弄。」

「嘿嘿,現在你是我們的老闆,哪能做這些雜活?」歐強開玩笑。

「哈哈,私底下不還是好同學嘛!」周軒大笑,發現歐強悄然有了改變。

互相留下聯繫方式,周軒手機又收到一條簡訊,還是羅雨凝的,新手機電量不足,還沒打開看又關機了。

羅雨凝主動發簡訊,是不是遇到什麼急事?周軒心裡著急,本來下午還有課,就要現在去學校。

「不行,都不能走,中午一起吃飯,咱們飯桌上還得聊聊呢。」喬三攔住二人,說什麼也不讓走。

「那就打擾了,我也有一些問題想要諮詢三哥。」歐強說道。

既然如此,周軒也沒再堅持,和喬三他們一起,在附近小餐館吃了頓飯。

歐強問題真不少,一個接著一個,還用筆記錄下來,一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飯後喬三讓大黃開著破麵包車把二人送到學校去。

一進學校大門,周軒立刻察覺出異常來。

同學們三五成群嘁嘁喳喳議論著什麼,隱約可聽到羅雨凝、白芮這些字眼兒,通向歷史系教學樓道路兩旁的大樹上有彩色絲帶飄舞。

而最令周軒震驚的是,每棵樹上面都掛著一張素描,主角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物,羅雨凝!

神態各異,凝神,憂鬱,微笑,行走等等都有,而每張上面都有一行字,雨凝,我愛你,做我女朋友吧!

白芮就是美術系的,敢這樣大張旗鼓追求羅雨凝的,絕對就是他。

周軒撒腿沿著這條畫廊瘋狂往前奔,歐強在後面使勁追,還是被落下好大一段距離。

果不其然,這條畫廊以羅雨凝所在班級為終點,教學樓外面空地站滿了瞧熱鬧的學生,嘁嘁喳喳,人群上方還有數不清的各色氣球。

「羅雨凝,快出來!」

「白芮,加油!」

同學們的呼喊聲一浪接著一浪,周軒費力往裡面擠,但是前面的人都不想讓,急的周軒差點爬到樹上。

「出來了,終於出來了!」裡面有人高聲喊。

「讓開,快讓一下!」

一定是羅雨凝出來了,周軒快要瘋了,不顧一切的把前面擋路的往後拉。同學們當然不滿意,周軒對抱怨聲充耳不聞,終於衝進人群前方,卻看到了令他心碎的一幕。

地上由近千朵紅色玫瑰擺放成心形,一身紅色小西裝的白芮,好似新郎單膝跪倒在地,而羅雨凝正彎腰將他扶起來。

白芮顯得很激動,拉過羅雨凝的手在上面輕輕吻了一下,人群發出震耳歡呼。打了個響指,那些拿著氣球的同學立刻鬆手,彩色氣球被放飛,越升越高,很快布滿了整個天空。

周軒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態有多麼可怕,雙目赤紅,臉色慘白,身體還在發抖,憤怒卻又無助的看著眼前看似般配的一對。

白芮好像凱旋而歸的將軍,興奮地沖著人群揮手,撿起地上一把玫瑰拋向人群。同學們蜂擁而上,很快將地上的玫瑰花鬨搶一空,逐漸散去。

白芮轉頭看到周軒,嘿嘿壞笑,猛地抱起羅雨凝原地旋轉。

你不能碰她,放開!

周軒內心在嘶吼,嗓子卻被糊住一般,發不出聲音,有熱血往上涌,充斥鼻腔,卻化作隱忍的淚水,想要衝出眼眶,被他極力忍住。

守望已久的一朵鮮花,就這樣被人突然給摘走了!

羅雨凝也看到了周軒,眼神充滿了無限哀怨,她掙扎著要下來,想要朝周軒這邊走,卻被白芮給拉住。

細小的手腕掙脫不開白芮的執拗,周軒掉頭撥開人群,朝著湖邊瘋狂的跑去。

啊!啊!啊!

一記記拳頭打在一株樹上,唯有手上傳來的劇痛讓周軒覺得自己還活著。一隻手搭在他的肩頭上,是歐強追上來了。

「周軒,別干傻事兒,走,上課去,快遲到了。」歐強勸說。

「我沒事,你走開,我想一個人靜靜。」周軒低聲道。

「我可以離開,但能奉勸你一句話嗎?」歐強問。

「說吧!」

「羅雨凝那樣家境的女孩兒,不是你可以追求上的。今天白芮求愛如果不成功,明天也會是李芮或者王芮,反正不會是周軒。」歐強微微嘆口氣,將手揣在兜里。

「不就是錢嗎,我也可以賺很多,就像是白芮他爸爸那樣。」周軒憤憤道。

「我這麼說沒有別的意思,一次活動中,我見過羅雨凝的爸爸,當時看我跟她站在一起,她爸爸有些誤會,我永遠忘不了那種發自內心的鄙夷眼神。」歐強哼聲道:「一個人的出身,在古代很重要,現在也是,未來也不會消亡,後起之秀跟名門之後還是有差別的。」

歐強搖搖頭,臉上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沉穩和滄桑,他看過的世態炎涼,確實比周軒要多。

「天涯何處無芳草,周軒,我先走了,你不要遲到啊。」

周軒沮喪的靠著大樹坐下來,將頭深深埋在臂彎里,眼睛始終是酸酸的,心裡卻是空空的。

其實在周軒這樣傲氣的人看來,白芮實在沒什麼,他的父親或者羅雨凝的父親也沒什麼,但最令周軒痛苦的是,他親眼看到羅雨凝將白芮攙扶起來,和他手拉手,甚至相擁旋轉。

自從穿越到這個時代,羅雨凝是周軒唯一動心的女孩,如今,只能是此情可待成追憶。

今天,周軒也見識到什麼才是表白,精心準備的素描畫廊,鮮花氣球新衣服等等,正式而又用心。

哪像他,吃頓飯一激動說聲我喜歡你。

呵,周軒自嘲,拍拍身上的土無精打採的走向教室。

這次課堂上,周軒表現得格外消沉,經常發獃,不似以前那樣活躍。白芮弄出這麼大動靜,大家都明白怎麼回事,都沒去煩他。

雲里霧裡上了一堂課,周軒幾乎是一個呆愣的姿勢沒變,感覺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了,顯得很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