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76章 可以自證清白

第076章 可以自證清白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41

周軒看著對面那位警察,覺得有些面熟,好像哪裡見過?

「你是,范警官?」周軒想起來了,茶樓時,那個賈老闆就是這名警察給帶走的。

「對,是我。」范警官經常外出辦案,認識他的人不少,看周軒面生,只是當成拉關係的,「走吧!」

「范警官,詐騙一說從何而來?」周軒坐著沒動。

范警官沒開口,銀牙男先嚷嚷開了,不知練過多少遍,表達很流暢,「我家裡遇到困難,來到這裡想讓他指點迷津,忽悠了我幾句還挺準的,後來一開口就跟我要五千塊!」

「是你非要給的好不好?」姜靚惱羞。

「哈哈,看吧,他們又承認收錢了。警察同志,當時情況是這樣的,不給錢不讓走啊,他們還威脅打我呢!」銀牙男越說越誇張,反正店裡沒安攝像頭,發生什麼事情全靠他們找證據自證清白。

「這裡還有你收錢的證據。」

范警官掏出一個手機,上面有一小段視頻,就是最後時刻銀牙男把錢扔下的場景。

「那個錢」姜靚剛要辯解,周軒卻擺擺手,反問:「范警官,憑著這個視頻能說明什麼問題?」

「利用封建迷信,涉嫌詐騙。當然了,關於視頻的真偽還有待技術部門檢驗。」范警官冷冷道。

「通過這個視頻來看,我有推辭的舉動。」周軒指出其中一個畫面。

「這些話留著去局裡再說吧!」范警官擺擺手。

「警察同志,我說要的高,他們逼著我拿錢,還說認識什麼社會上的人。」銀牙男落井下石,又想給周軒身上潑髒水,瞥眼看到進來幾個壯漢,「嘿,看,他們真的來了!」

是與周軒提前約好的喬三來了,一看打扮就知道是混社會的,銀牙男那叫一個開心,真是想啥來啥,真心實意想要坑別人的時候也有天助。

看到外面有警車,喬三很吃驚,趕忙來到屋裡,納悶道:「怎麼了?」

「三哥!」

「三哥!」

周軒和范警官同時喊了一句,銀牙男立刻懵了,額頭冒出了冷汗,居然都認識!

「范警官,這是我自家兄弟的店,發生什麼事兒了?」喬三連忙問。

范警官眉頭皺緊,看向喬三的眼神很不滿,整天就知道惹麻煩,好久才說道:「三哥,這人涉嫌詐騙,幾句話要了人家五千塊,必須帶走。」

「嘿嘿,范警官,肯定是誤會。」喬三連忙掏出香煙,范警官擺擺手,喬三又陪笑道:「我這兄弟,神通廣大,認識不少大企業家,還差那點錢。」

姜靚跺了跺腳,說這話還不如不說,范警官冷笑道:「胃口撐大了,看來要五千塊也有可能。」

「瞧這張嘴,沒把門的,說錯了,那是平時吹給別人聽的。」喬三裝著打自己幾下嘴巴,壓低聲音說道:「這種店還能賺多少,平時房租都掙不出來。」

「為了房租發愁,具備詐騙的動機。」范警官不依不饒,非得要抓個典型不可。

喬三唉聲嘆氣,節骨眼怎麼就出了這一檔子事兒。周軒倒是不著急,還喝了杯茶水,又添上了熱水。

「范警官,本來有些話我真想跟著你去局裡說明白,不過三哥來了,也就不那麼較真了。這個人上午就給我打電話,說是有急事等我,下午沒說幾句話非得塞給我五千塊錢。」周軒頓了頓,又說道:「我大致了解這人家裡的狀況,經濟很緊張,家裡正缺錢,所以讓助理把錢退了回去,只收了二百。」

什麼?!

銀牙男眼珠子快彈出來,轉念一想,周軒怎麼可能知道自己家住在哪裡,現打聽也來不及。

「警察同志,他這是狡辯!」

「靚妹,證據拿出來。」

姜靚一膀子把銀牙男給撞開,先是說明情況,銀牙男扔下錢就跑,老闆心腸好,非要給他退,緊著追到隔條街的精品店,將錢退給了他朋友。

收據字條還有錄音都在,姜靚得意道:「只要去找精品店那女的,真相就大白了。」

銀牙男一頭大汗,萬萬沒想到周軒留了後手,不只打了翻身仗,還把他給拉下馬。銀牙男一邊否認不知道什麼精品店的女人,一邊往門口溜。

晚了,黃毛鼻孔朝天的擋住他,哪裡也跑不了。

銀牙男想要摸手機通風報信,卻發現口袋裡空空的,暈了,忘了手機交給了范警官。

「他們,他們太狡猾,我,我是冤枉的!」

一個猥瑣賭徒,一個青年才俊,而且後者的證據更為充分,基本可以斷定是銀牙男假報警,而且性質還比較惡劣。

「范警官,自家兄弟,老實人,絕對不會幹那種缺德事的。」喬三笑道。

「帶走!」范警官一聲令下,另外兩名警察把銀牙男兩邊夾著推進警車裡,范警官回頭看了看周軒,「我們會認真調查的,如有需要,還希望能配合警方。」

「當然。」周軒點點頭。

范警官離開時,對喬三小聲說道:「三哥,咱倆雖然是光屁股長大的交情,但最好不要觸碰底線,我也不過是普通警察,到時候可保不了你!」

「放心吧,再也不會了。以後我要當良心企業家了!」喬三嘿嘿笑。

「還良心企業家!」

不苟言笑的范警官也被逗樂了,交代幾句回去調查了。

姜靚緊張的快要虛脫了,小臉慘白的躺倒在沙發上,剛才真是太兇險,如果不是周軒事先發現異常,就會被警察帶走。

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喬三氣的用拳頭使勁砸桌子,心疼的姜靚提醒道:「三哥,有火別沖桌子發,砸壞了還得再買去。」

「兄弟,這事兒怕是沒那麼簡單。剛才那小子,沒這麼大膽,應該是手裡被人抓住了什麼把柄,故意來陷害你。」喬三又問:「你想想,都得罪過什麼人?」

「一時想不起來,只有那個公子哥白芮。」周軒說道。

「哪個白芮?」喬三早就把那件事兒給忘了。

周軒簡單說了說,得知白芮後台這麼硬,喬三立刻冒出一腦門子汗,倒不是怕白芮,而是擔心老大辰爺會跟國貿大廈的老總有什麼來往。

世上沒有後悔葯,冷靜分析後,喬三還是認為白芮的可能性不大,「白家勢力大,犯不著找這麼一個邋遢的人,說句不吉利的,直接砸店搞破壞就行,非得弄什麼詐騙?」

周軒認同這個說法,白芮狂妄傲氣,是不屑與銀牙男那樣的人為伍。雖然中午和羅雨凝一起吃飯的事情瞞不過白芮,但銀牙男打電話在先,白芮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

但是,經喬三這麼一提醒,還真就想起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