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75章 小人之利不可取

第075章 小人之利不可取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35

當然了,大多數人都不懂這行的規律,行內人覺得是基本知識,外行人看來,不亞於天書那般晦澀。

盯著銀牙男看了一會兒,周軒皺起眉頭,「眉骨突出,下頜如刀,你這人好賭吧?」

銀牙男一愣,不自然的撓撓頭,「家裡沒高興的事,有時不是煩悶嘛,偶爾跟朋友湊個局,小賭怡情,怡情。」

「從這兩處的氣色沉著看,應該有幾年的時間了。」周軒毫不客氣的打破對方的謊言。

「改,以後改。」銀牙男做賊似的耷拉著腦袋小聲道。

「兩側髮際線生出波紋,平時常流連外面,很少回家吧?」周軒又問。

銀牙男額頭直接冒汗了,都不敢直視周軒的雙眼,「天天回去啊,否則我媳婦還不得被餓死?」

「她久病在床,你就該在家多照顧她,只是回去給口吃的,不利於病情康復。至於你兒子的叛逆,多半跟家庭環境有關,這點誰都幫不上你,除非自己有所改觀。」周軒冷靜道。

哇!

銀牙男誇張的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淚,一會兒對不起爹娘,一會兒對不起媳婦兒子,發誓以後堅決改正。

噗通!

銀牙男跪倒,砰砰幾個響頭:「周師父,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你說的我都記下了!」

周軒無奈,這都哪跟哪,亂用詞,沒文化那就別拽了唄!連忙將銀牙男拉起來:「這位大哥,浪子回頭金不換,快回家去吧!」

「好,聽你的。」

銀牙男用袖子擦乾眼淚,拉開褲子扒拉一會兒,從褲衩前兜里掏出一摞錢來,五千!

這個數額不周軒很意外,連忙說道:「家裡正用錢,不能收這麼多。」

「因為周師父,從今往後我就要發達了,必須拿著!」

銀牙男堅持要給,錢還帶著蒸騰的熱氣,周軒更不想接了。剛才也沒說出什麼重點來,只是指出過往一些毛病,不值這個價。

周軒再次拒絕,銀牙男卻扔下錢就走,執意要給。人不可貌相,穿成那樣,長成這樣,出手還挺大方。

姜靚從樓上探下頭,「那個窮鬼給了多少?」

「五千。」

「什麼?!這麼有錢,沒看出來啊!」姜靚大呼小叫從樓上衝下來,桌子上的錢還在,這才信了。

連姜靚都看出那人很窮了,這個世界很瘋狂。

周軒又想起羅雨凝的嬌羞模樣,怦然心動,想要給她發條簡訊,提醒她再吃點東西,不要餓著。

還沒按出兩個字,姜靚腦袋湊過來,周軒連忙把手機背過去。

「軒哥,怎麼手機殼這裡爛了?」

「哦,摔了一次。」

「嘿嘿,你這麼嚴謹的人也辦這事兒。」姜靚笑了。

是啊,因為手機小巧易丟易摔,周軒一直比較在意,今天莫名其妙的就掉在地上,差點摔壞。

「外物亂心,是為警示。」

突然,周軒想起師父管輅一句話,聯想當時正在接聽銀牙男的電話,而且沒說幾句話就扔下五千塊,周軒總覺得事情不對。

「靚妹,快去,追上那個男的。」周軒急急道。

「他自願給的,說不定還真因為你發家了呢,五千不算多。」姜靚不捨得。

「我總覺得他不太對勁,他連爹媽一輩子的心血都敢賣,怎麼會給陌生人這麼多錢。」

「好,我去看看。」

姜靚也意識到事情的重要性,騎上車子就追了出去。一個小時後才回來,帶來一個讓人很氣憤的消息。

這個男的在外面還有個相好的,隔著一條街開了個精品店,生意很冷清。銀牙男一去,就關了店門,兩個人在裡面肯定沒幹好事。

姜靚等不及,便又騎車子回來了。

「我懷疑他賣房子的錢大部分都給那個狐狸精了。」

「靚妹,你還記得那家店鋪嗎?」周軒問。

「當然了,很近的。」

「好,這是四千八,趕緊給他送過去。不管怎樣,千萬別把錢帶回來,記得拍照,錄音錄像也行,證明把錢還給他了。」

「軒哥,對待這種小人,不用客氣。給了他錢,說不定都給精品店那個狐狸精了,家裡有病的老婆還得挨餓。」姜靚不肯。

「咱們可以從虞榮那裡賺兩萬,但這五千,燙手。」

看周軒如臨大敵的樣子,姜靚也不敢怠慢,接過錢騎車子又去了,這次十幾分鐘就回來了,卻沒見到銀牙男。

「錢呢?」周軒問。

「給那個女的了,我讓她寫了收條,還偷偷錄了音。那女的,真是個燒錢貨,看見錢眼睛就發亮,我覺得錢到了她的手裡,那個男的也要不回來。」姜靚遺憾道。

「隨他們便吧!經常聽人抱怨買房難,房價貴,這人手上還有兩套,卻把日子過成這樣,咱們還是跟他劃清界限的好。」

姜靚撇撇嘴,周軒這人太死板,管他誰的錢,賺到手裡就是自己的,哪有到嘴邊又給吐出去的。

叮咚,叮咚,叮咚!

姜靚的網店系統消息聲不斷,哈哈,又有人拍下來了,發貨嘍。

周軒也替姜靚開心,這傢伙有點滑頭,但能吃苦,能舍下臉皮,尤其會鑽機,想到以物折價的方式。

能在當地廢品回收處理的,直接一個電話就來人,當面點錢。沒有什麼成本,照這個形勢發展,每個月也能有兩千收入。

雖然女同學都是奔著周軒來的,但姜靚在網店付出的辛勞更多,周軒和她五五分成,姜靚的積極性就更大了。

坐下接著再給羅雨凝發簡訊,又被打擾了,門口來了一輛警車,下來三名警察,還有一個熟人。

下午來過的那個銀牙男!

周軒眯起眼睛,就說這裡面有事兒,果然沒有躲開,靜觀其變。三名警察走進屋,為首一人開口問道:「你就是這家店的老闆?」

姜靚連忙跑過去,「警察叔叔,老闆不在,我們是看店的,請問你們有何指示啊?」

「就是他!」銀牙男手指周軒。

「神經病啊你,故意找事的吧,下午就看出來你不是好東西!」

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但警察一定是銀牙男找來的。

「哈哈,警察同志,看吧,他們招了,承認我來過。」

銀牙男樂開了花,右手在敞開的扣子里搓胸脯泥,又把泥條抖在地上,姜靚踢死他的心都有。

「有人告你詐騙,跟我們走一趟吧。」為首警察面無表情的說道。

詐騙!

姜靚傻了,一時說不出話來,周軒的大腦卻在飛速旋轉,一定要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