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74章 銀牙男

第074章 銀牙男 (1/2)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83

兩人肩並肩大大方方走在校園裡,之後又去新開的西餐廳共同用餐,柔和的音樂,彩色的燈光,和心儀女孩兒對面而坐,周軒內心感慨萬分。

還是這個時代好啊。

我愛這個時代!

「周軒,常來這裡吃嗎?」羅雨凝問。

「第一次。」周軒切下一塊牛排輕輕咀嚼。

「看你挺熟練的。」

「無非都是吃飯,用筷子和鋼叉都一樣,關鍵在於你得把它看成是飯。」

羅雨凝咯咯笑了,露出一排潔白的整齊牙齒,真好看,周軒看得發獃,如果將來娶親,就該是這樣的女子。

放下刀叉,羅雨凝雙手托腮,好像有心事。

「雨凝,怎麼了,不和胃口嗎?」周軒關切道。

「不是。」羅雨凝垂下睫毛,顯得更加憂鬱,周軒有些著急了,連聲問:「到底是哪裡不舒服了?」

「沒有啦。」羅雨凝展顏一笑,歪頭認真道:「周軒,我把你當朋友看待,能說一些朋友間的話嗎?」

「當然可以!」周軒鬆口氣,高興回答。

嗯,羅雨凝又出了會神,這才說道:「是關於白芮的。」

怎麼突然提到了他?周軒頓時沒了胃口,也放下餐具,臉上的不悅情緒浮現。羅雨凝接著說道:「這次學生會主席選舉,其實大家看好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你,一個是白芮。大家都知道,你們個人或者家庭都對學校有很大的幫助,這是不爭的事實。」

「雨凝,原來你是替白芮當說客的,是想讓我退出吧?」周軒聲音低沉,很受打擊。

「我是想讓你退出,但卻不是為了白芮。」羅雨凝誠懇道:「白芮家裡的情況,可能你多少能了解一些。我擔心你參加的話,他又會製造出很多的麻煩,很難想像你平時住在校外,安全會不會有問題。」

周軒頓時心頭一暖,眼睛都亮了,「雨凝,你是在擔心我?」

啊?羅雨凝一怔,不好意思的匆忙躲避周軒熱烈的眼神,「你那麼有才,我當然和其他同學一樣,希望你順利畢業。」

「其實大家都想多了,我根本沒想過要競選什麼學生會主席。」周軒呵呵笑了。

真的嗎?羅雨凝也笑了,「嗯,其實以你的才華,沒必要去爭奪學生會主席來給自己鍍金。或許很多人沒有白芮家那麼有錢,但是真才實學卻是錢買不到的。」

雨凝!

周軒激動不已,忘情之下一把抓住了羅雨凝一隻小手。羅雨凝的臉登時就紅透了,輕輕掙脫幾下也就由著他握著。

受到了鼓勵,周軒乾脆將另一隻手也蓋了上去,小心呵護掌心傳來的柔軟和溫度。

「雨凝,我,喜歡你!」

「亂說話!」羅雨凝已經窘迫的要鑽到桌子底下。

「是真的,第一次見你就喜歡,我相信緣分。」

「還說!」

羅雨凝使出吃奶的勁縮回手,其實是周軒有意鬆開的,怕蹭破她嬌嫩的皮膚。

不理你了!

羅雨凝拿起小包,咬著紅紅的嘴唇跑開,只留下一個人傻笑的周軒。雖然沒有得到確切答覆,但看得出,羅雨凝並不討厭自己。

心情好極了,周軒將自己的那份吃完,又把羅雨凝剩下的也一口氣吃完,肚子飽漲的快要走不動,就像是幸福充斥大腦,人都變得有些精神恍惚。

事後,等周軒腦袋逐漸清醒下來才有些後悔,還是經驗不足,該極力挽留,然後約她一起去看電影,購物,什麼都行。

嘗試撥打電話,羅雨凝卻不肯接,周軒嘿嘿笑,知道她不好意思,等見面再說。

人逢喜事精神爽,喬三也打來了電話,推銷產品有了些眉目,但一些具體事情還需要兩人討論一下,待會兒就去店裡找他。

起名館還有預約的顧客要來,周軒暫時放下學校的牽掛,精神抖擻的騎車回去。

還真有人等著,是個瘦弱的男人,一身舊牛仔,褲邊磨得稀爛,三十歲左右,個頭不高,一雙眼睛滴溜溜亂轉。周軒進屋時,正在跟姜靚聊天。

姜靚忙著整理網店照片,有一句沒一句的,那人卻是喋喋不休。

「妹妹,你學習應該很好吧?」

「一般。」

「謙虛了妹妹,要不怎麼能考上臨海大學?」

「碰巧了。」

「妹妹真會開玩笑,有男朋友了嗎?」那人又問。

「這不來了?」姜靚朝著門口努努嘴巴,周軒走了進來。

那個男人立刻站起身,滿臉堆笑,雙手伸了過來,「周師父,大名鼎鼎啊,幸會,幸會。」

「你好。」周軒淡淡打個招呼,又問:「給我打電話的就是你?」

「對,十一點多打過。」男人咧嘴笑,露出裡面兩顆銀牙。

「來的夠早啊,要是我晚來一會兒,你不得一直等著?」周軒從衛生間洗洗手出來。

「有這個漂亮妹妹聊天,也不覺得悶。」

「誰是你妹妹?煩死了!」

姜靚見周軒回來了,抱著筆記本上樓,看見那男人就討厭。男人不生氣,一臉賤笑,銀牙森森,周軒對他第一印象也不是太好。

坐定後,周軒問:「究竟有什麼急事找我?」

「唉,這兩年,家裡處處不順,想找大師給化解一下。」

銀牙男露出苦瓜臉,將一肚子苦水給倒了出來,際遇也確實堪憂。住在本市城郊,靠著拆遷分了四套房子,父母兩套,他們一家三口兩套。

有住的有租的,日子過得還算可以,但飛來橫禍,父母相繼得病去世,一天早上妻子剛起床就趴在地上癱了,兒子剛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