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68章 仿製品

第068章 仿製品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05

「虞先生,司馬師左右朝政不假,但也不會這麼驕橫。帶劍上朝是魏帝對他的尊重,而攜帶也只是一種形式。當然,他還可以穿鞋,彰顯與眾不同的身份地位。那個時候還有半數以上的保皇派,司馬師是不會肆意妄為的。」周軒說道。

虞榮沉默,接過那把劍看了又看,想想也是,太過完美,就顯得刻意。至於這把劍的真正主人,那就是一個永遠解不開的謎。

大多男人心中都有英雄情結,每當虞榮看到這把劍,就會想像到一場疆場廝殺,結果幻想被打碎了。

「當時買這把劍花多少錢啊?」姜靚好奇問。

「二十萬。」虞榮瓮聲道。

「哎,白費了。」姜靚不知死活的說道。

「從材質看,也該是一個舊東西,二十萬應該是值得的。隨著考古工作的進展,也許哪天能遇到同款式的長劍,那麼謎底就揭開了。」周軒安慰道。

「或許連司馬師帶劍上朝的故事都是假的。」虞榮有些沮喪。

「不,是真的。也不是精鐵打造,青銅鑄造,沒有這麼長,是把短劍。」

周軒語氣肯定,大家都奇怪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就跟見過似的?

沒有再繼續司馬師的話題,接下來,虞榮把那些抽屜一個接一個的拿到辦公桌上,收藏的東西種類繁多。

很可惜,以近千年來的東西居多,周軒鑒寶很失敗,基本上都不認識。

虞江舟拿回的嵌貝銅鹿鎮也在其中,有幾個銅質的酒杯,周軒認為,可能是真的,對,不能確定,只是可能。

姜靚有點著急,照這樣下去,能不能拿到後續的鑒寶費用還很難說。

「這件東西,是我一位朋友的,兩萬買下。他當時孩子生病,就當做資助了。」虞榮將最後一個錦盒放在了桌子上。

裡面放著一柄短劍,只有一尺長,劍身上布滿了坑坑窪窪的瘢痕,劍柄上應該鑲嵌著珠子或者玉石,已經掉了,只有個凹槽。

「應該是一件古物吧,糟蹋成這種樣子,不值錢的。」虞榮又說。

周軒俯下身來,仔細看那個劍柄,很快,他在紋路上發現了兩個字,整個人立刻變得激動起來。

「太祖!」周軒拿起短劍,雙手舉過頭頂,微微屈膝。

「周軒,你怎麼了?」虞江舟不解的問道。

「軒哥!」姜靚急忙上前掐了周軒一把,決不能這個時候傻掉。

腰間一疼,周軒清醒了,對啊,既然已經來到了現代社會,那就不是古人了,他緩緩放下短劍,略有些尷尬的笑道:「虞先生,對不起了,你剛才說通過古物和古人對話,我見到了尊貴之物,心裡也有些衝動。」

大家這才長舒了一口氣,虞榮問道:「你能鑒別這樣東西?」

「能,它正是魏太祖曹孟德所佩戴的倚天劍。」周軒肯定的說道。

這話剛一出口,立刻炸鍋了,別說虞榮一家人不信,就是姜靚也認為,周軒的腦子壞掉了,說出了傻話。真要是那樣的話,那就是無價之寶,前提是必須上交。

「周軒,沒看出來,你還是個真正的大忽悠。還倚天劍,看武俠太多了吧,怎麼不說是滅絕師太的呢!」虞江舟不屑道。

「軒哥,要不咱們還是馬上就走吧。」姜靚拉扯他的胳膊。

「我不說謊的,太祖當年有兩柄寶劍,一柄叫青釭,一柄叫倚天,青釭劍送給了夏侯恩,倚天劍一直帶在身邊。」周軒道。

「有什麼證據?」聽起來頭頭是道,虞榮顯然有點信了。

「你們看,這幾條紋路,有些格格不入,形成的正是倚天兩個變體的大篆文字,太祖喜歡在劍上鑲嵌紅寶石,哦,已經掉了。」周軒道。

紋路確實像兩個字,但都不是書法大家,也認不出來,虞榮立刻取出手機拍下來,將它發給了博物館的朋友。

很快,消息就反饋回來,周軒沒說錯,那兩個字就是大篆體的倚天。

「周老弟,曹操怎麼可能佩戴這麼短的劍,不夠威風啊!」虞榮很激動,脫口稱呼周軒老弟。

「爸,怎麼說話呢!」

「嘿嘿,說錯了,小周,給我詳細解釋一下?」虞榮連忙改口。

「倚天劍就是這麼短,據說是莫邪打造,但這柄不是真正的倚天劍,是太祖當年自己仿製的。」周軒的話,又讓大家愣住了,怎麼就變成了仿製品。

「只要是那個時代的,就是仿製品也非常珍貴。」虞榮稍感遺憾。

「看這裡的寶石脫落了,如果是真正的倚天劍,做工精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而太祖最喜歡倚天劍,四處藏著這種仿製品,比如,枕頭下面,樹洞里,假山中,草叢下,馬車間甚至水裡,幾乎是隨手可得。他究竟仿製多少柄倚天劍,沒有知道。可以確定的是,數量很多。」周軒夸夸其談。

「能留到現在,之前再多,也應該是孤品了。」虞榮想到這裡,又覺得很開心。

「我記得,歷史書上說,曹操就喜歡在枕頭下面藏著一把劍。」姜靚舉手,極力證明周軒的話是真的。

「是野史吧!」虞江舟哼道。

「當年的相府非常大,人來人往很多,太祖四處藏有倚天劍,也是為了隨時防身,他是個很謹慎的人。」周軒道。

「這麼多劍,就不怕被別人發現了?」虞江舟提出質疑。

「規矩嚴格,相府內的人員只能在路上走,能夠欣賞相府景色的,唯有太祖,還有打掃庭院的女婢。」周軒道。

不管怎麼說,上面有倚天兩個字,真品的可能性極大,虞榮非常高興。

而周軒也取過一張列印紙,在銹跡縫隙的刀刃上一划,什麼都沒聽到,斷成兩半,比第一把寶劍還要鋒利,虞江舟也開始信了。

周軒也覺得不白來一趟,看到了太祖的物品,他之所以對此物記憶深刻,那是因為,他跟師父管輅去過太廟,曹操的靈位旁,就有一柄仿製的倚天劍。

真正的倚天劍去了哪裡?當然是代代相傳,可到了曹芳的時代,已經無人再提起,逐漸淡出歷史舞台。

不管是哪個時代的仿製品,在古玩界價值都不會太高,但錯失一把大將軍佩劍,卻得到了一把曹操可能觸摸過的寶劍,虞榮激動的身體都有些顫抖。

何止在和古人對話,簡直就是實現了握手!

「就算是真的又怎樣,我爸最討厭曹操這種奸賊。」虞江舟道。

「大勢所趨,曹操也是一代梟雄嘛。」虞榮立刻改了口風,從今往後他要開始喜歡曹操了,妻女齊齊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