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66章 有錢了不起啊

第066章 有錢了不起啊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39

虞榮別過臉不吭聲,怒氣還沒消,明擺著就是個算命先生,非得把女兒給賤賣了嗎?

陳曉玲又來數落周軒:「小軒,還有你,年輕人這麼要面子不是好事,當年虞叔叔要是跟你一樣,還能從我家把我給娶走?那是死乞白賴的纏了多少次,我父親都拿掃院子的大掃帚打過他。嗷嗷的跑,下次嬉皮笑臉的還來。」

「媽,怎麼又提這些。沒看見爸爸不高興嘛!」虞江舟皺眉,老媽的嘴沒把門的,家醜不可外揚。

正說著,吳姨和姜靚回來了,姜靚身上換了套淡粉色的新裙子,猛一看還挺淑女的,應該是陳曉玲提前授意。

一看到周軒只穿著褲衩站大廳里,氣氛還不對,姜靚立刻不幹了,嚷嚷道:「什麼意思,我家軒哥都被你們這些黑心資本家給扒皮了啊?把我們請來就是羞辱的嗎,誰給個說法?」

「沒你說話的份兒!」虞江舟正煩著,沒好氣。

還不讓說話了!

姜靚氣懵了,給她臉色看沒什麼,但不能讓周軒下不來台,何況都被扒光了。

「軒哥,咱們走,我還帶著你換洗衣服呢,銀行卡里還有你發給我的工資,大不了都取出來給你買新的。」姜靚氣鼓鼓拉著周軒就往外走,邊走邊憤憤道:「有錢有什麼了不起的,學費你家掏的還是生活費你家給出?大老遠來了,基本禮貌都沒有,有眼不識泰山,我家軒哥書法超一流,還給臨海大學題字呢!校長都高看軒哥一眼,來到你們這裡,反而成了要飯的了!走!」

「什麼題字?」虞榮敏感問道。

「大學校名和校訓。」姜靚大聲顯擺。

「呦,年輕有為啊。」陳曉玲不可思議道。

「說的跟真的一樣。」虞江舟疑惑道。

「不要被他們的謊言所蒙蔽!我馬上就揭穿你們,等著。」虞榮根本不信,說著拿起手機,按著免提,打通了電話。

「請問是哪位啊?」手機中,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周軒愣在原地,完全沒想到,虞榮居然認識閆平川校長。

「呵呵,平川啊,我是虞榮,興凱集團那個虞榮。聽說您上任臨海大學校長,也沒給說聲,都沒來得及道賀。什麼時候回首陽來,我張羅著請一桌。」虞榮滿臉堆笑。

「老虞,你該清楚的,我不喜歡這一套。」閆平川直接拒絕了。

「我聽說,你請了個叫周軒的年輕人,為臨海大學題寫校名和校訓,這不是真的吧?」虞榮用了否定的問法。

「是真的,前天校務會通過了,怎麼了?」閆平川平靜問。

哼!姜靚腰桿立刻直了,這回信了吧?看你怎麼說!

虞榮臉色很不自然,反應速度足夠快,誇張的哈哈乾笑幾聲,「緣分啊,他跟小女是朋友,正巧來我家做客,無意間說起了這件事兒。」

誰跟你女兒是朋友?哪有這麼對待朋友的?姜靚底氣十足,狠狠的白了虞江舟一眼。

「你,在質疑客人,我的學生嗎?」閆平川語氣有些不滿。

「當然不是,哈哈哈,我就想著如果真是這樣,我也求一幅字留著。」虞榮的笑聲是硬擠出來的,臉上肌肉一直在抖。

閆平川稍稍沉默了一下,說道:「老虞,我記得你女兒年紀不小了吧。恕我直言,不太般配,另外,別搞那套請吃一頓就拿走人家書法作品的事情,傳出去讓人笑話。」

「平川,多想了,絕無此意。」此刻的虞榮已經後悔了,不該按免提,果然,虞江舟氣得臉都紅了,小拳頭握得緊緊的,實在太尷尬了。

「我這邊還忙著,改日再聯繫吧!」閆平川倒是先掛斷了電話。

嘟嘟的聲音過後,一家人都愣住了,事情來了個驚天大逆轉。閆平川表達的意思再明確不過,他認為虞江舟根本配不上周軒,可見對周軒的偏愛到了何等地步。

「嘿嘿,閆校長很欣賞軒哥,又是送田黃玉印章,又是承諾留校。不是我吹,軒哥是名人,閆校長走在校園裡,都不如認識軒哥的多。」姜靚越發的得意。

「靚妹,別亂說。」周軒連忙擺手制止,送田黃玉事出有因,而且校長從來沒承諾過什麼留校,都是姜靚個人幻想。

田黃玉的價格,虞榮當然很清楚,真是想不到,這個只穿著褲衩的小夥子還是個藝術家,書法居然如此值錢。

「靚妹,快去給我拿套衣服來。」周軒道。

姜靚連忙跑開了,虞榮相當的尷尬,急忙起身走上前,伸出手,「周軒,我為自己的偏見道歉。」

「虞先生,你太客氣了。」周軒嘴上這麼說,但沒有動作,不想跟他握手言和。

「事出有因,今天上午談判有些不順利。另外,和夫人也有些爭執,連累了你,看在閆校長的面子上,不要見怪。」虞榮陪著笑臉。

周軒站在原地,屋門還開著,小風吹著還有些涼颼颼的,鼻子一癢,不由打了個噴嚏。

「看,把孩子都給凍著了。」

陳曉玲又拿著衣服往他身上穿,周軒連忙擺手,堅決不穿,只等著姜靚拿著衣服過來,這才跑到了衛生間里,換好了出來。

看著地上的一堆衣服,陳曉玲氣得幾乎發飆,這是什麼事兒啊!就說女人的直覺更可靠,剛剛證實了,人家周軒就是個難得的人才。

禍是虞榮惹下的,搞得媳婦、女兒和周軒都不高興,他攔住周軒,一再道歉,說什麼也不讓走。

虞榮有擔當敢於承認錯誤是一方面,周軒真要被氣走了,再傳到閆平川耳朵里什麼話,那就會失去一個有價值的朋友。

陳曉玲也熱情挽留,一再安慰,殺人不過頭點地,得饒人處且饒人,周軒還是勉強留了下來,但有一樣,明天上午就離開。

最受打擊的是虞江舟,一直冷著臉不說話。

「江舟,都是誤會,閆校長說的話比較理性,意思是咱倆專業不同,缺乏共同語言。」周軒小聲解釋。

「有道理,但是怎麼就提到了我的年齡?」虞江舟惱羞問。

「可能是從你的角度考慮的,怕我太年輕,靠不住。」

「這還差不多。」虞江舟終於露出笑臉。

接下來的交談變得融洽起來,虞江舟提到上次嵌背銅鹿鎮,正是因為周軒才沒有被隨手丟棄,虞榮更來了興緻,不住的點頭。

「爸,你怎麼認識那個嘴巴惡毒的閆校長?」虞江舟還在記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