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65章 脾氣都這麼大

第065章 脾氣都這麼大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41

天氣開始轉涼,三件襯衣都是長袖,周軒選擇了豎條紋的一件,又套上西褲,還沒穿上襪子,就聽陳曉玲外面喊:「小軒,腰帶和鞋子我給你放門口了,一塊換上。」

「謝謝陳姨。」周軒連忙答應。

「咦,媽,你什麼時候給他買了這麼多東西啊?」換好衣服,擦著頭髮過來的虞江舟好奇的問。

「我年輕時候的。」虞榮沒好氣插嘴。

切,虞江舟才不信,倒了一杯溫水打開了電視。

門打開,周軒從裡面走出來,一家三口看了一眼都沉默了。

胸前袖口刺繡金玫瑰豎條紋襯衣,金色拉絲扣腰帶,彈力修身小腳西裝褲,手工商務皮鞋,原來只覺得周軒長得帥,這麼一打扮,連虞榮都多看了兩眼,亞洲區,應該就是這個形象。

虞江舟揉揉鼻子,漫不經心的問:「爸,你年輕的時候腰帶就有字母流行元素了嗎?」

「何止,還有英倫走秀款皮鞋呢!」虞榮無奈一笑,越發覺得周軒這人心機深,這衣服一看就是新的,怎麼還真就裝迷糊穿上了。

老實人不辦老實事兒,最可惡。

「小軒,快坐吧,喝杯熱茶。嘖嘖,真帥氣,要是時光倒退三十年哪」

咳咳,虞榮不滿的打斷妻子的玩笑,跟小輩不要什麼都亂說。等周軒坐下,虞榮翹著二郎腿,問道:「周軒,你現在做什麼?」

「還在上學,大四了。」周軒答道。

「現在的學費聽說不便宜,加上生活費,對於家庭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吧?」虞榮又問。

「是的,所以假期和閑暇時間,我都自己賺錢。」

哦?虞榮有了些興緻,放下翹起的二郎腿,問:「都在給什麼人工作啊?」

「是我叔叔的一個起名館,他平時不在,我有時間就開門營業!」

起名館?

這點虞榮和陳曉玲都沒想到,虞榮瞪了妻子一眼,虞江舟不怕亂的說:「不只是起名,還看相看風水呢。遠近聞名的神運算元,哦,店裡還有小混混打手,我上次差點被訛詐。」

「是誤會吧?」陳曉玲不甘心道。

「那得問周軒。」虞江舟翻白眼。

「不是誤會,是我那個朋友起了貪心,事後我已經批評他了。」周軒說道。

「現在和你那朋友還有來往嗎?」虞榮突然問。

「他在我另一個朋友那裡打工。」周軒實話實說。

「哼,交友不慎,錯了還不知道遠離,依然和他走動,說明你也沒什麼辨別心。」虞榮剛剛對周軒建立起來的好感蕩然無存。

最為難過的是陳曉玲,這麼看好周軒,三言兩語就露了底。

「學校管理者的失職,在校生在外面公然搞封建迷信,就沒有人提醒你嗎?」虞榮不客氣問,恨不得當場把周軒打回原形。

「起名館如果不合法,就不會讓開了。普通人家的孩子,生來無寸縷裹身,只能夾縫中求生存。」周軒聽出對方的意思來,倔強的反駁。

「我年輕時候為了養家糊口,去卸沙車,搬磚頭,還做過年紀最大的推銷員,卻從來沒搞過這些騙人的東西。現在我可以自豪的告訴女兒從前的經歷,江湖術士能做到嗎?」虞榮鄙夷道。

「得看什麼樣的術士。江湖騙子做不到,但諸葛亮、管輅的後人卻是爭著認祖宗。」周軒毫不示弱。

「諸葛亮二十八歲輔助劉備登基,管輅也是年少出名,請問,你現在有什麼成就?」虞榮冷冷問。

「姜子牙八十歲江邊垂釣,晉文公流亡二十年,以耳順之年即位,越王勾踐十年卧薪嘗膽,三千兵甲可吞吳。有志不在年少,也不在年高。」周軒據理力爭。

「大器晚成的畢竟是少數,自古英雄出少年,更有民間說法,三歲看到老,人可是越來越糊塗。」虞榮冷笑。

周軒點點頭,哼道:「以虞先生這個理論,你現在就該解甲歸田讓賢了?」

「你!」虞榮勃然大怒,手中茶杯使勁放在茶几上,濺出多半杯水,臉上肌肉猛抽幾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怎能與先賢相提並論?倒是你,為自己不作為找借口。」

「虞先生都自認不是賢者,為何又要求別人都成為賢者呢?」

「強詞奪理!走,我家不歡迎你,快走!」虞榮惱羞成怒,立刻下了逐客令,周軒起身就往外走,一點不含糊,「走就走,早就待夠了!」

「把我的衣服留下!」

「當我稀罕!」

周軒來了倔脾氣,動手就脫,襯衣、褲子、襪子全部扔地上,腰帶鞋子丟一旁,可是褲衩是最後遮羞布,一下子為難了。

周軒下定決心,不管他怎麼嘲諷都不會脫,大不了以後還褲衩錢。

小軒!陳曉玲驚呆了,不由捂住了嘴巴,虞江舟也愣住了,眼神卻不老實的上下遊走,分明就是在說,身材不錯啊。

「榮哥,你這是幹什麼。小軒,來,知道你身材好,也得把衣服穿上。」陳曉玲彎腰撿起襯衣就往他身上披。

周軒卻推開,「陳姨,麻煩你把我那些濕衣服拿過來,還有把大門修好,否則我寧願翻牆被電死!」

「有話好好說,你倆這是幹什麼啊。爸,你有點過分了,這次很莫名其妙。」虞江舟也有些沒主意了,沒想到兩人脾氣都這麼大,互相壓著火,到底還是爆發了。

周軒的倔強讓虞榮也有些意外,隱隱有些後悔,但這一切都得怪妻子,如果不是她一直暗示女婿人選,虞榮也不會這麼排斥周軒。如果作為普通朋友,倒是可以探討些商業外的東西。

「江舟,定金一分錢不少的也會還給你。現在,我只想要回自己的東西。」周軒再次索要衣服。

媽!

虞江舟急的跺腳,都是媽媽惹的禍。

哦,陳曉玲拿起對講機,不一會兒劉叔顛顛跑進來,又見陳曉玲沖自己使眼色,知道她的用意。

但是男主人虞榮臉色陰沉要下大暴雨,劉叔簡直要為難死,說了一句,衣服找不到了,可能被當抹布,然後溜之大吉。

衣服再低檔,得多有錢的人家才會拿來當抹布用?周軒呲之以鼻。

「這個老劉,沒這麼辦事兒的。」陳曉玲埋怨一句,「榮哥,不是我說你,一把年紀了,怎麼還跟孩子置氣。你是不是當董事會主席當慣了,只聽得進去好話,就聽不進反面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