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64章 不會游泳

第064章 不會游泳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396

不知喝了多少水,周軒感覺頭都要炸了,但卻離虞江舟越來越遠。周軒遙遙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她,卻突然發現虞江舟睜開了眼睛,還衝自己笑了。

騙子,就知道你是個騙子。

周軒內心的凄涼無法用語言描述,為了兩萬塊,今天要葬身泳池了。一條美人魚朝著自己游來,然後伸開雙臂托住了他,周軒只覺身體升起,終於浮出水面,劇烈咳嗽起來。

「周軒,好端端的你跳水裡幹嘛?」虞江舟呵呵笑著問。

「你,你,咳咳咳!」周軒說不出話來,胸腔十分難受。

「你不會游泳?」虞江舟又問。

那一刻周軒真想打她一巴掌,或者推開她,但是,手腳根本使不上力氣,頭腦昏沉,虞江舟撒手不管的話,會再死一次。

虞江舟公主抱,周軒就這麼被她推到扶梯旁,轉身又回到水裡,她明明眼裡都是笑意。

最毒不過婦人心!

周軒爬上泳池邊,沮喪的坐在地上,水流很快在身下聚集一灘,日頭不足了,冷得有種初秋的感覺。

「這孩子品質真好,自己不會游泳還去救舟兒。」趴在二樓沒挪地方的陳曉玲自言自語。

虞榮被她吵得沒睡著午覺,翻身坐起來,「舟兒怎麼了?」

「裝死。」

「舟兒沒那麼無聊。」虞榮不信。

「我親眼看見的,扒著排水口沉到池底。榮哥,咱們女兒從小就乖巧,什麼時候搞過惡作劇?我越看越有戲。」陳曉玲笑道。

「搞個惡作劇不代表什麼,年輕人誰不貪玩兒?」

「不一樣,舟兒自己都沒有察覺,她想要吸引周軒的注意。」

「好吧,就算是舟兒跟這個周軒很聊得來,但是以他目前的資歷,最多是朋友,談婚論嫁想都別想。曉玲,我是認真的,你如果敢胡來,我寧肯將所有股份都給你,讓大半輩子打造的興凱集團從此衰退,我也不會讓女兒去嫁個普通人!」

虞榮惱了,甚至還找紙筆,要把剛才的話落實下來去公證。

「懶得理你,好了,我要給周軒送衣服去了。再晚一步,這小子得鬧著要離開。」

陳曉玲故意扭動腰肢,從衣櫥里翻出個袋子,蹬蹬蹬下樓了。

此刻的周軒,內心已經由凄涼變悲憤,等身上不再滴水了,毅然站起身,堅定的要離開這個令人不痛快的地方。

走到門口,大門緊鎖,旁邊有些按鈕,周軒擺弄兩下也沒見門打開,正不知該怎麼出去,陳曉玲走過來了。

「陳姨,還請打開大門,我想回去了。」周軒如實道。

「身上衣服都是濕的,怎麼走?客廳里有兩件你虞叔叔年輕時候的衣服,我看你能穿,走,換了去。」陳曉玲上前拉住周軒。

「謝謝陳姨了,天氣熱,一會兒就干。」

「姜小姐不是還沒回來嗎?總得等她一起走。」

「我在外面等她。」周軒倔強道。

「生氣了?那好吧,咦,這大門怎麼打不開?老劉,老劉!」陳曉玲裝模作樣喊了幾聲,管家劉叔跑出來,陳曉玲不高興的問:「老劉,大門還沒修好嗎?」

「嗯?」老劉一愣,連忙說道:「是我工作失職,一會兒就找人檢修。」

還是像演戲,周軒決定不再上當,客氣道:「陳姨,我游泳不在行,爬樹還行,一會兒翻牆離開,您別笑話我。」

啊?陳曉玲驚得張大嘴巴,還是劉叔反應快:「年輕人,那可不行,上面全是電網,翻牆過去會出人命的。」

電的危險性,周軒很清楚,一時沉默了,陳曉玲擺擺手讓劉叔退下,誠懇的說道:「小軒啊,說實話,阿姨挺喜歡你的。他爺倆忙,平時家裡就我自己,我又沒什麼娛樂活動,家再大,也是死氣沉沉的。有時我悶了,就跟自己說話,唉,連我都覺得像是神經病。」

陳曉玲眼圈紅了,聲音幾度哽咽,周軒心又軟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就算是為了這位和藹的阿姨吧,再呆倆小時。

但是二樓窗帘後,一個男人正在生悶氣,他看見妻子躲在周軒後面沖他擺代表勝利的剪刀手!

女兒回國後,妻子為了她的婚事操碎了心,但不能盲目選擇。虞榮的要求是,可以家境普通但不能沒有上進心,不能沒有才華,更為重要的是,將來女兒和女婿需要並肩作戰,接過興凱集團的重擔,必須要有敏銳的商業頭腦。

從無到有,白手起家,虞榮靠著兩膀子力氣和堅韌的毅力殺出一條血路。令他欣慰的是,女兒才華出眾,受到董事會的普遍認可,而女婿的選擇,也會對集團產生很大的影響,要麼欣欣向榮,要麼轟然倒塌,想想就不寒而慄。

午覺黃了,虞榮想了想,還是下樓,要探探這個年輕人的底細,而且還要在妻女面前,讓她們看清周軒的真實水平。

「小軒,怎麼不去換衣服啊?」陳曉玲遞過袋子催促。

「要不還是再晾晾吧。」周軒為難道。

「怎麼,因為是你虞叔叔的衣服,就不願意穿是嗎?」陳曉玲拉下臉來。

「當然不是,只要是陳姨拿來的,都能感受到溫暖。只是,里外都濕透了,沒法換。」

周軒盡量用含蓄的語言表達,但陳曉玲接下來的話,讓他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孩子,就說沒褲衩就行唄。這裡都有,看,還有襪子呢,我比比。」

「貼身之物,不好用別人的吧,太過冒犯。」

「沒關係,你虞叔叔年輕時候的,早就不穿了!」陳曉玲催促,「去吧,換上讓我看看。」

周軒進客房換衣服去了,虞榮黑著臉下樓,不滿道:「我年輕時候有那麼多衣服嗎?」

「你又不操心家裡的事兒,有沒有怎麼知道?」陳曉玲含糊其辭。

「起碼我記得沒有褲衩,哪條上面沒有洞,當抹布都不夠檔次。」虞榮氣哼哼道。

「嘻嘻,有洞不只是穿的舊,還可能是功能強大。」

「沒正經的,女兒來了!」虞榮連忙小聲提醒,來到沙發坐下。

再說周軒,從袋子里把衣服倒出來,居然是三套襯衣,兩條褲子,褲衩襪子都有。每件上面都有價簽,全新的。

真有錢,這麼多穿不著的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