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63章 美人虞

第063章 美人虞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51

虞江舟在院子里生悶氣,折磨那些無辜的花,周軒也不會自討沒趣,主動搭理她,無聊的來到帶遮陽傘的躺椅上躺下。

面前是清澈的泳池,倒映著藍天白雲,邊上還種植的蔥綠的小樹,微風吹過,發出沙沙的響聲。

景色沒得說,舒服愜意,但周軒並不開心,等姜靚回來,不管多晚都立刻離開,兜里有錢,總能返回臨海市。

周軒暗自下定決心,心情反而放鬆了,在酒店裡光顧著跟虞江舟偷看別人的生活,睡了不到三個小時,不知不覺困意襲來,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聽到周軒的呼嚕聲,虞江舟又好氣又好笑,這人心也真夠大,這種場合下也能睡著。也好,老媽不讓回房間睡,那就在外面睡午覺,她也來到周軒旁邊的一個躺椅上,閉上了美眸。

二樓一個窗戶,正有一雙眼睛往這邊看,虞榮拉開窗帘,卻被陳曉玲又拉好,「噓,別讓他們發現。」

虞榮探頭看了看,嘿嘿笑:「計劃泡湯了吧!女兒跟這小子一點共同語言都沒有。」

「同樣的情況,如果把周軒換成蔡董的兒子,女兒會怎麼做?」陳曉玲問。

「那還用問,以舟兒的怪脾氣,肯定離家出走了。曉玲,你是太盼著女兒結婚了,凡事都往好處想。現在那小子一事無成,拿什麼來迎娶我的女兒?真要搞來一百輛迎親牛車,我看你面子往哪裡擱!」虞榮哼道。

「我嫁給你的時候,還是大雪天自行車推家裡去的呢,我腳都凍麻了,連鞋子丟了一隻都不知道。還有,你家一到冬天就跟冰窖似的,睡上下鋪,要不是這樣,舟兒下面那個孩子也不會沒保住。」提到這些,陳曉玲開始抹眼淚。

唉,虞榮嘆口氣,伸手去攬她的肩頭,卻被陳曉玲甩開,「現在你有錢了,一大群年輕漂亮的女人圍著你,還能再生兒子繼承產業,我可只有女兒能指望。」

「又說這些,如果早有這心思,還會等到今天嗎?」虞榮輕聲安慰,最見不得老婆的眼淚,正想替陳曉玲擦拭,她卻自己胡亂抹了一把,咧嘴又笑了,「看看,他們醒了,醒了!」

受不了!

虞榮皺眉躺倒在床上,扯過被子蒙住頭,女兒大齡不結婚,已經把當媽的給逼瘋了。

嘩嘩的水聲傳來,還在夢中的周軒四處找廁所,來了之後就是吃水果,然後喝紅酒,聽到水聲更是憋得難受。

好容易找到一個簡陋的廁所,低矮的土牆,還有一面倒了。周軒已經快要忍不住,解開褲子就要小解,突然一盆冷水澆在頭上,牆頭露著一張女人的臉,怒道:「臭流氓!」

越看越像虞江舟。

「還看!」

又是一盆水澆下來,周旋這回真的醒了,發現自己還在躺椅上,而眼前游泳池裡有個魚美人正瞪著自己。

哦!不對,是虞美人。

臉上有水低落下來,一定是虞江舟潑的,周軒惱道:「喂,你幹嘛!」

「臭流氓,偷看人游泳,還起壞心思。」

「我沒有,我在睡覺!」周軒立刻辯解。

哼,虞江舟又撲到水中,去當她的魚美人兒了。確實有些不太對勁,周軒低頭一看,窘的也想一下子跳在水裡。

褲子撐起個小帳篷,要說這是自然現象還能解釋,但他的手就放在上面,連自己都覺得猥瑣。

這不是夢見上廁所了,周軒彎著腰小聲喊:「江舟,請問衛生間在哪裡?」

「真是文明人。不好意思,誤會你了,還以為你會隨地大小便。」虞江舟鑽出水面又鑽了進去,吐出一串泡泡。

「真的要憋死了!」小腹的脹痛讓周軒臉色都有些發白,虞江舟不耐煩道:「樓梯旁。」

周軒立刻衝進屋裡,從樓梯旁台階下去,打開衛生間門。如果不是那裡有標誌性的馬桶,他真的不確定這地方就是五穀輪迴之地。

乾淨的一塵不染,沒有絲毫異味兒,白色大理石為主要裝修材料,潔白的洗手台對面是白色實木櫃櫥,上方一盞雙層水晶吊燈。

如果有張凳子就能當書房了。

周軒暢快淋漓的方便完,提上褲子回頭看,還真有一個雙人位的沙發,上面放著雜誌。

這只不過是客人和家政人員使用的衛生間,難怪人們常說,不管什麼身份的人都覺得錢不夠花,賺得多,花得也多。

衣服被虞江舟打濕了,貼在身上很不舒服,而吳姨把姜靚帶來的行李收了起來,總不能在人家家裡亂翻。

周軒回到游泳池邊,正對著太陽使勁抖襯衣,虞江舟趴在邊上,不解的問:「你在幹嘛?」

「晾衣服。」周軒沒好氣兒道。

「脫了晾,幹得更快。」

「沒換的。」

「我有個睡袍挺寬鬆的,天蠶絲面料,輕薄透氣,要不拿給你穿啊?」單獨相處的時候,虞江舟說話口氣很隨便。

「我寧願光著!」周軒回頭瞪她一眼,有錢不能也不能踐踏別人的尊嚴,怎麼能穿女人的衣服。

有骨氣,虞江舟白了他一眼,縮回水中,緩緩沉了下去。周軒繼續晾曬,盛夏之末,溫度還是很理想的,很快,衣服就不再滴水了。

姜靚還沒回來,未經允許,又不好去屋裡等著,周軒去意已決,朝著大門走去,寧願坐在外面。

走了幾步,感覺有些不對,卻又想不出是什麼。

又走了幾步,太過安靜,猛然驚醒,虞江舟好久沒動靜了!

連忙望向游泳池,微波粼粼,沒有美人虞,不放心的跑過去一看,周軒嚇得魂都沒了。身穿紅色連體泳衣的虞江舟,正醒目的躺在池底一動不動,眼睛緊閉,好像沒了氣息。

「江舟?」周軒趴下喊了一聲,沒反應,又說:「你肯定在騙我,我才不會上當。」

狠狠心,周軒又往外走,走了沒三步,內心防線崩潰了,怎麼說也是一條命啊。轉身飛速奔向泳池,一記漂亮的凌波微步,跳入水中。

水花很這個可以給九分。

然而,虞江舟的位置靠近泳池邊緣,而周軒步子邁得太大,衝過了頭。心裡惦記水中那抹倩影,掉頭往回撲騰,身子卻不聽使喚,一直搖晃著往下沉。

咕咚,咕咚,周軒喝了好幾口水,此處水位一米八,可身體失衡,腳尖總夠不到地面,周軒拚命掙扎,偶爾抬起頭猛地呼吸一口,來不及求救又沉下去。

江舟,挺住,哥來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