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61章 沒有發出邀請

第061章 沒有發出邀請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29

一名中年貴婦出現眼前,面容白皙,五官端莊,眉眼間和虞江舟很像,一身淡紅色得體套裙,絲襪搭高跟鞋。

「媽,在家穿成這樣?」虞江舟有些意外,回頭再看看吳姨,旗袍配珍珠,也挺正式的。

「家裡來了客人嘛。這就是小軒啊?叫我陳姨好了。」貴婦很隨和,笑呵呵的不停上下打量周軒,「小夥子長得真不錯,也穩重。」

「陳姨好。」周軒禮貌道。

「我爸他媳婦。」虞江舟開了句玩笑。

「這孩子,讓我給慣壞了,跟我也貧嘴。」陳曉玲嗔道。

「非要讓我去國外,你慣過我嗎?」

「還不是你爸的主意,知道媽媽跟他吵了多少次嗎?看我這眼睛,就是那時候落下來的毛病。」陳曉玲的眼圈果然有些紅點。

「那是季節性過敏好不好?」

母女倆逗了幾句嘴,周軒和姜靚被邀請進屋,只見寬敞的大廳里,鋪著暗紅色的地毯,真皮的沙發比床鋪都大,四周的牆壁塗成了金色,頭頂則懸掛著多達八層的水晶吊燈。

這是酒店吧?姜靚眼睛不夠用,平時小嘴兒叭叭的,這會兒成了口吃。

吳姨張羅大家坐下,屁股一下子就陷入沙發里,茶几竟然是整塊玉石做成的,根據天然紋路的走向,打磨出四條金邊框,規整的像是機器切割。

絕對好東西!姜靚不禁贊道:「這茶几好名貴吧?」

「玉石沒你想像的那麼值錢,倉庫還有好多呢!」虞江舟白了姜靚一眼,說好了不要露怯,怎麼還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

姜靚吐吐小舌頭,此時吳姨已經端上切好的水果,有幾種水果,有著奇怪的堅硬外殼,根本都沒見過,更不知道怎麼吃。

「這位小姑娘是誰啊?」陳曉玲只顧著看周軒,這才發現還有個女孩。

「我,姜靚,大師的助理。」姜靚嘿嘿笑,沒敢再自稱女朋友。

「哦,我說呢。」

陳曉玲好像鬆了口氣,又追著問周軒家裡都什麼人,學業緊不緊,平時什麼愛好,是否喜歡體育運動,對於就業有何打算,跨專業外地工作能不能接受等等。

周軒如實回答,心裡納悶,怎麼聽起來跟鑒寶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爸呢?」虞江舟問。

「一早有事兒出門了,中午能回來。」陳曉玲說道。

「早知道,我就不這麼著急來了,都沒睡夠。」

虞江舟伸了伸懶腰,提到睡眠問題,她有些不自在的咳嗽兩聲,周軒也開始低頭搓手,而一旁坐著的姜靚,面帶哀傷看看這個看看那個。

年輕人的細微動作逃不過長輩的法眼,陳曉玲悄悄沖吳姨抬抬眉毛,兩個老姐妹相視一笑,達成了別人看不懂的默契。

「陳姨,什麼時候開始鑒寶?」周軒忍不住問。

「哦,不著急,等老虞回來。咱們中午啊,一起在家吃個便飯,下午和舟兒四處走走,晚上再看。」陳曉玲隨口道。

「媽,晚上光線不好,看錯了怎麼辦?」虞江舟提醒。

「反正都買回來了,假的賣不了真的不會賣,有什麼關係?」陳曉玲振振有詞,完全不把這些當回事兒。

虞江舟猛翻白眼兒,跟這個傻白甜老媽聊天,特別費勁。

陳曉玲關注重點是周軒,因為她隨和親切,周軒也漸漸放開了,還教給她幾個按摩保健的穴位,長久堅持,可延緩衰老。

「快記下來,記下來。」陳曉玲開心的催促吳姨。

說笑間,屋門被打開,一名高大的中年男人走了進去。身材魁梧,筆挺的黑色西裝,五十齣頭的樣子,頭髮已經白了一多半兒,也不染色,卻梳理的一絲不亂。

「我家榮哥回來了。」陳曉玲笑開了花,起身迎了過去,替他拿過公文包,換好拖鞋。

「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虞榮摘掉領帶,不解的看著妻子。

「你們公司的女職員不都天天這麼穿嗎?瞧你們爺倆一驚一乍的,我就該在家裡穿家居服拖板鞋嗎?」陳曉玲不滿的嘟囔好幾句。

「爸,這是周軒。」虞江舟打招呼。

「虞先生。」周軒恭敬打招呼,看此人濃眉有威,鼻若懸膽,手下掌管人數當以萬計。

「周軒?哪個分公司的?」虞榮問。

「爸,是臨海市的周軒,你讓他來鑒寶的。」虞江舟不高興了。

「是嗎,我說過嗎?」虞榮奇怪問。

這下尷尬了,豪宅的主人根本沒這個意思,姜靚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兒,偷偷在後面戳周軒,定金可不能退。

「說過,說過,我聽到了。」陳曉玲強調,父女倆不約而同的看了她一眼,暗自搖頭。陳曉玲呵呵笑,故意岔開話題:「今天中午人多,那就簡單吃點西餐吧。」

哼!虞江舟撇撇嘴,而虞榮徑直上樓,對周軒表現十分冷漠。

看得出,虞榮性情霸道傲氣,又有些自我封閉,很難一下子打開他的心扉,從這點看,虞江舟更多是遺傳父親。

然而,虞榮並沒有邀請周軒,而是妻子陳曉玲自作主張,到底為了什麼?

午餐是牛排意麵,錚亮的鋼刀鋼叉擺放面前好幾個。來到這個世界,周軒總結出一個很重要的人生經驗,凡是遇到自己不會的,先看別人怎麼做,開始不熟練,慢慢習慣就好了。

「歡迎舟兒的朋友到家裡來做客。」

虞榮舉起紅酒杯,周軒連忙也舉起來,道謝的話還沒說出口,虞榮已經喝了一口放下酒杯開始吃飯了。

叮叮噹噹,刀叉激烈相撞的聲音過後,姜靚率先吃完,嘴角和臉上還沾了醬,而其他人一半都沒有消滅光。

「姜小姐,還要不要再加點兒?」吳姨走到她身後客氣的問。

「不用了,飽了。」姜靚說的很勉強,早上開始就空著肚子,當然沒吃飽,不好意思再要。

第二個吃完的是虞榮,擦擦嘴,不冷不淡的說:「我吃好了,你們繼續。」

虞榮說完就走,周軒剛抬起半個屁股,怏怏的又坐了下來。

「小軒,不要在意,你虞叔叔對誰都這樣,擺譜習慣了,心腸可是不錯呢!」陳曉玲解釋。

「虞先生每天面對很多人和事,我確實也不該冒然前來打擾。」周軒說著瞪了虞江舟一眼,她卻呀的一聲,又是一副抓狂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