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59章 找到了共同點

第059章 找到了共同點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92

你想幹嘛?

虞江舟坐起身,還把手伸進枕頭底下,周軒確定,那裡面一定有防狼神器,他在雜質上了解過,殺傷力很大,連忙往後退。

「虞小姐,我看你不動,怕有意外。」

「這個解釋好蒼白,少動壞心思,這個屋裡我設置了不下五個機關,只要你敢靠近,保證下次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虞江舟拉過被子,又直直的躺著閉上眼睛。

周軒心有餘悸,多操的閑心,剛才那水杯一定有絲線牽連,周軒這邊一動,便會掉下來發出動靜。

既然這麼防範,何必要跟我睡一個房間,不可理喻。

剛閉上眼睛不久,覺得鼻頭髮癢,周軒睜開眼睛,看到一張放大的女人臉,髮絲垂落下來,立刻驚出一身冷汗。

「虞小姐!」

「床單都皺巴成這樣了,你就睡得著?」虞江舟指指周軒身下。

「我不覺什麼。」周軒哼聲道。

「起來弄平,我看見心裡不舒服。」

「閉上眼睛就看不到了。」

「不弄平我閉不上眼睛,快起來!」虞江舟伸巴掌就打,周軒氣壞了,這女人什麼毛病,「你再這麼無理取鬧,我寧願去姜靚房間,或者睡在走廊上。」

「動手弄平而已。」

「你幾次冒犯我的尊嚴!」

「兩萬一。」虞江舟打了個哈欠。

「這套不管用了!」

「兩萬二。」

「我的床單皺礙你什麼事兒了?你這人是不是心理有病?」

「兩萬五!」虞江舟伸了個懶腰。

快要凌晨一點了,五千鋪平床單,沒什麼不值得的,周軒咬牙將床單扯平,被子疊好放一旁,晚上不蓋了,這總行了吧?

「嘿,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虞江舟故意搖晃幾下脖子,又回到床上挺屍去了。

真要被活活氣死。

睡意已經完全沒有了,天明還要趕路,總要養足精神。於是練習吐吶之法,比純粹的睡眠還要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軒聽到了異樣的動靜,虞江舟下床了!

而且還是躡手躡腳的那種,然後是輕輕拉動拉鏈的聲音,周軒心頭一沉,立刻提高警惕,如果她敢害自己,那就不用客氣!

豎起耳朵傾聽,卻發覺虞江舟走到了窗邊位置,還輕輕拉了下窗帘。

搞什麼鬼?大半夜夢遊要跳樓?

死就死吧,又不是自己把她推下去的。但轉念又不忍了,來時虞江舟提到過,她是家裡獨女,當成了男孩一般看待,對方父母要是不肯罷休,還是很麻煩。

當!

有硬物觸碰玻璃的聲音,周軒再也沉不住氣了,急忙睜開眼睛,卻看到令人血脈噴張的一幕。

虞江舟趴在窗前,薄透的睡衣擋不住玲瓏的曲線,尤其這個方向看去,飽滿,挺翹,更顯無比誘惑,周軒暗中掐了自己一把,半晌才冷靜下來。

嘿嘿。

周軒汗毛直豎,是笑聲,虞江舟居然會笑。到底什麼吸引了她?周軒心下好奇,運足氣力,輕手輕腳的來到她身後。

只見虞江舟手裡拿著個細長的圓筒狀物體,眯著一隻眼睛看向對面,看得樂呵時,香舌舔弄嘴唇,輕笑聲就是這麼發出來的。

周軒所在房間在十二層,對面有些高高低低的樓房。

順著虞江舟看去的方向,是一家亮著燈開著窗的住戶,好像還有人影晃動。

哈哈,虞江舟又笑出了聲,連忙收斂,這麼大的疏漏,也不過是停下來感受下屋內的動靜,沒發現異常,又聚精會神的看下去。

什麼這麼好看?

虞江舟手裡拿著的東西叫做高倍望遠鏡,能看清百米外的事物,她正看得來勁,突然發現鏡頭有些模糊,連忙調試焦距,終於清晰了,但場景卻換了,是個球,確切說很像是有血絲的眼球。

疑惑的拿開望遠鏡,虞江舟赫然發現周軒神不知鬼不覺的站在前面,嚇得尖叫一聲,捂著胸口嚷嚷:「你又想幹什麼?」

「我就問你大半夜不睡覺,跑這裡幹什麼?」周軒質問。

「睡不著,看景。」虞江舟有些慌了,想要把望遠鏡收回去,卻被周軒給搶走,「我倒,你究竟在看什麼。」

虞江舟跳起來夠不著,急的直打周軒胸膛,「看就看吧,別給我弄壞了,外國貨,經常用呢!」

學著虞江舟的樣子,周軒也眯起一隻眼睛,什麼都看不到。耳邊有嘻嘻笑聲,一隻小手替他調整方向,周軒看清了,亮燈開窗的那家有一對不穿衣服激烈碰撞的鴛鴦!

騰地一下,周軒臉紅了,連忙挪開望遠鏡,好半天才瓮聲道:「非禮勿視,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你該疑惑的是他們,故意這麼做。」虞江舟哼聲道,看透世事的樣子。

「哪有這樣的人,你看到也該提醒。」

「哈哈,你太逗了。這種事兒可不稀罕,你以為是疏忽忘了關燈拉窗帘?其實心理都有病,叫做暴露癖,在這樣的環境下尋求刺激。」

「沒有你這樣的人,也沒有這種病了。」周軒將望遠鏡塞虞江舟手裡,她卻拉住周軒,暗示那邊還有好風景。

「不看!」

「那就後悔去吧。」

鬼使神差,周軒又眯起眼睛,這次看清了,一個男的正在抽打自己的臉,玩得不亦樂乎。

嘿嘿,周軒忍不住也笑了,嘿嘿,好玩兒吧?虞江舟一隻胳膊搭在他肩頭,左右上下指揮,周軒感慨不已,這都快凌晨一點了,還有這麼多活躍的人類。

「有個老先生沖了快半小時的澡了。」周軒擔心道。

「快讓我看看!」虞江舟興奮地奪過望遠鏡,「過度清潔,又是個心理有毛病的。哈哈,那個孩子睡醒了,在吃自己腳趾頭。」

「我看看!」周軒也來了興緻。

「我還沒看夠!」

兩個頭碰在一起,兩張臉也貼在一起,各眯著半隻眼睛觀看夜幕下的景色,壓抑的偷笑變成肆無忌憚的大笑,頭一次,兩人找到共同樂趣。

「這個點兒不好,十一點才是最佳時間。」

沒戲了,虞江舟遺憾的收起望遠鏡。

「你平時沒事兒都這樣嗎?」周軒試探問。

「別這種口氣說話,每個人都存在心理陰影,只要是發泄方式不損害他人利益就行。睡覺,困了!」

虞江舟倒在床上,很快睡著,周軒卻發現她呈現蜷縮姿態,懷裡抱著被子一角,像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