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58章 酒店驚悚夜

第058章 酒店驚悚夜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19

虞江舟報復心很重,急開急停,變道超車,晃得周軒胃裡翻江倒海,而姜靚吃了不少熟食,直接捂住了嘴巴,帶著哭腔喊,

「姐,開慢點兒,要吐了。」

啪!

虞江舟扔過來一包塑料袋,姜靚小臉能擠出苦瓜汁,有備無患啊。

「周軒,你要暈車坐前面來。」虞江舟又提出要求。

「不暈。」周軒咬緊牙關,幸虧下午吃的不多。

什麼味兒啊?虞江舟抽動鼻子皺眉問,姜靚立刻舉手:「姐,我沒吐。」

「怎麼有蒜味兒?」虞江舟眉頭皺得更緊了。

「哦,有個涼拌豬耳朵沒吃完,怕路上餓了」

虞江舟立刻將車停在路邊,忍不住蹲下吐了,車裡兩個人伸長脖子看,還有點幸災樂禍,嘿嘿,沒把我們晃暈,自己倒先噁心吐了。

用礦泉水漱口,虞江舟不耐煩道:「扔了,趕緊扔了!」

「浪費可恥。」姜靚小聲道,看虞江舟瞪她,只好硬著頭皮下車將冷盤放到垃圾桶旁邊。

車門全部被打開通風,十分鐘後才重新開動。

「軒哥,要不你坐前面吧,否則咱們得被她耍死。」姜靚小聲道。

「男子漢一言九鼎」

咦?前方座椅怎麼動了,還在往後傾斜?周軒被卡在后座上,活動範圍變只怕幾個小時內要保持一個姿勢。

側方向看去,虞江舟臉上有得意之色,還放起了音樂。

周軒叫苦不迭,姜靚也不敢亂說話,偷偷伸手替他推了推,沒用。

練武之身,坐上一天一夜都沒問題,幾個小時算什麼。男人不能讓女人熊住!

周軒閉起雙眼,只當做是平時練功。但虞江舟實在是太可惡了,又放了勁爆的舞曲,耳根子一刻也安靜不下來,半個小時不到,周軒就覺得腰快要斷了,跟受酷刑一樣。

「我數三個數,不到前面來,你就這樣擠著吧。一!」

虞江舟剛數完一,周軒正色道:「也好,客隨主便。」

變得太快了吧,沒志氣,姜靚直翻白眼,周軒也是有苦難言,比起男人的尊嚴,還是命更重要些,誰試過誰知道。

坐到前面,都安生了,音樂改為舒緩的,虞江舟專心致志的開車,姜靚得了便宜,倒在后座上呼呼大睡起來。

「要不要休息一下?」路上,周軒問。

「又不累,休息什麼?」虞江舟反問。

「看你很久了,該下車活動下筋骨。」

虞江舟輕輕一笑,沒說話。周軒自討無趣,閉目養神,再好的車坐久了也是憋屈。

上高速,下高速,驅車來到另外一座繁華的城市,和之前的約定時間一分不差,十點整停在大酒店的門前。

酒店內亮如白晝,裝修得富麗堂皇,姜靚拘謹的跟在周軒身旁,小聲嘟囔,住在這樣的地方得多貴啊。

服務台虞江舟遞過一張金卡,比火鍋店的還要精緻,應該也是貴賓卡之類的。

「虞小姐,只剩下兩個標準間了。」服務員禮貌的提醒。

虞江舟只是停頓三秒,便點點頭:「好,訂下來吧。明天四點五十退房。」

「好的,虞小姐,請拿好門卡。」

在酒店服務員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五樓,先是打開了一二零二的房間,姜靚立刻衝進去,「哈哈,今晚我跟軒哥睡這間。」

沒人回應她,納悶的探出頭,卻發現虞江舟霸氣的挽著周軒的胳膊走向一二零八房間,然後周軒被推進屋,關門,沒有然後了。

「你個老妖精!」姜靚握緊小拳頭,憤憤罵了一句,掏出手機就給周軒打電話:「喂,軒哥。」

「靚妹,記得明天按時起床。」電話那頭是周軒凝重的叮囑,起不來後果很嚴重,會被虞江舟毫不客氣的留在這裡。

嘟嘟嘟,電話掛斷了,再也打不通了。

氣得姜靚想要去找他們理論,但是來到房門口又縮回小拳頭,這種事情全憑自覺。周軒變了,變傻了,變正直了,也變強大了。

對待這樣的男人,要絕對的支持,充分的信任,寬鬆的自由,忍!

「你為什麼強行關我手機?」周軒不悅問。

「我的也關了,休息時間就要清空大腦。」虞江舟滿不在乎。

「男女共處一室,傳出去不好吧?」

「姜靚是男的嗎?」

虞江舟換下一次性拖鞋,脫掉外套,裡面只有弔帶,朦朧的燈光下宛如玉雕。周軒連忙低下頭,酒店就是糊弄,外面的燈很亮,室內的這麼暗。

卸妝沖澡,穿著絲質睡衣出來的虞江舟,鉛華盡洗,令周軒有種錯覺,好像見到了鄰家小妹。

確實是錯覺,虞江舟又瞪起眼睛:「趕緊洗澡去!」

「虞小姐,我實在不太懂,咱們這樣好嗎?我倒是無所謂,傳出去你一個未嫁女孩子怎麼受得了?」

「唉,要真有我的緋聞,我媽最高興了。」虞江舟動手整理靠窗的床鋪。

等周軒洗完澡出來,虞江舟正躺在床上看雜誌,瞥了一眼,嫌棄道:「你沒有帶換洗衣服嗎,怎麼大晚上的還穿這一套?」

「在靚妹那裡。」周軒攤手。

哼,虞江舟越看越難受,等穿戴整齊的周軒往對面床上一坐,倒吸一口涼氣,太髒了,連忙用雜誌擋住眼睛。

周軒累了,側身躺下,背對著虞江舟。沒多大會兒,也聽到關閉床燈的聲音,然後是悉悉索索拉被子的動靜。

等到輕微的鼾聲傳來,周軒終於鬆了口氣,虞江舟是個純潔的好女孩兒,就是性格古怪些,別把人家想那麼壞。

一個姿勢很累,周軒慢慢轉過身體,嚇了一跳,虞江舟直挺挺躺在床上,身體沒有一點彎曲,而且豎耳傾聽,好像連呼吸也沒有了。

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不應該。

但是年輕人過勞死猝死之類的事情時有發生,虞江舟年紀輕輕肩頭又有重擔,周軒實在是放心不下,慢慢起身來到她床邊。

只要探探鼻息就清楚了,周軒伸出一隻手,剛要到達,咣當!

水杯莫名其妙從桌子上掉下來,夜間發出的聲響格外驚悚。

突然,虞江舟睜開了雙眼,帶著一抹詭異的笑容,一動不動的看著他,嚇得周軒頭髮都豎了起來,差點叫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