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56章 一個比一個更霸道

第056章 一個比一個更霸道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36

李教授接下來的課程很有含金量,重在講述當代人對於古文化的見解,有的完全偏離初衷,只是靠著字面意思去分析。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哪位同學解釋下其中含義?」李教授問道。

「我!」一名男生站起來,「這個很簡單,無後就是大不孝,傳宗接代是我們男人的歷史責任,要趕快結婚生孩子,最好是個帶把的,讓父母放心。」

「對對,壓力山大啊。」

「現在大學生也能結婚了,談戀愛都是為了盡孝。」

男生們七嘴八舌,李教授笑著問:「聽這話,你們還挺委屈?」

哈哈,男生們大笑,女生們卻不樂意了,紛紛反駁。

「這是文化糟粕,不管誰說的都該去除!」

「就是,純屬封建思想,重男輕女。」

「結婚需要前提,房車都有嗎,沒有經濟實力,這時候結婚畢業就得離,也不照鏡子好好看看那副尊容。」

「時代不同,定義當然不同,你們為了盡孝結婚生孩子,那我們早婚早育對得起父母嗎?」

「經濟基礎決定一切。」

女生們的觀點更為現實一些,受到刺激的雄性動物展開回擊,還有的站起來叉腰大聲辯論。李教授卻微微皺眉,好像不是太滿意。

「先照顧好父母,才能談婚論嫁。」歐強有自己的見解,小聲說了一句。

「都不對!」周軒突然說道。

「什麼意思?」歐強回過頭,第一次認真看鄰桌蹭課花花公子的臉。

「同學們,這麼理解真的要讓古人再哭死一回。書中說的非常明白,只要去查閱便能找到正確答案。」周軒站起身。

大家愣愣看他,這小子算哪根蔥!羅雨凝更不高興,瞎起鬨,沒素質。

「那你來講講,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到底什麼意思?」李教授饒有興緻的看著周軒。

「這句話出自孟子,後面還有一句,舜不告而娶,是為無後,君子以為猶告也。」周軒解釋道:「三為虛指,並非具體數字,意思不孝形式很多,不盡後輩本分為最大。即便是舜這種人物,娶親沒有告知父母,就是一種無後,可見古人對於後輩不孝的嚴苛。」

哦,同學們聽得很認真,有人插嘴問:「那麼舜的光輝形象就要因為你倒塌了?」

有人吃吃笑,周軒接著說道:「舜繼堯之後繼續治水,久不回家門,娶親無法相告,屬於無奈。另外,舜娶的是堯的兩位女兒,娥皇和女英,帝王是天下百姓的父母,等同舜已經告知了,所以君子認為他沒有大錯。」

啪,啪啪啪!

李教授帶頭鼓起掌來,大家什麼神情周軒並沒在意,只是看到羅雨凝回頭看他時,眼中又有了柔情,很開心。

上完課,羅雨凝拿起課本就走,走得還很快。

周軒剛要追上去,看上去有些冷酷的歐強起身,鄭重伸手,「周軒,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很高興。」周軒心不在焉,還想著去追羅雨凝。

「我是社社長,有興趣的話可以提交申請加入。」

「好。」

周軒匆匆離開教室,狂追幾步,終於看到了羅雨凝的影子,擋在她前面,「雨凝,我有話要對你說。」

「對不起,我要回家了。」羅雨凝低著頭打算從一側離開,卻被周軒抓住胳膊,慌忙抽回,小臉紅了,「幹嘛!」

「雨凝,前段時間說好的要聯繫,怎麼沒動靜了?我給你打電話不接,發簡訊也不回。」

「哦,因為社長挺忙的,一直沒機會找他聊呢,所以沒法回復你。」

周軒一陣牙疼,使勁拍拍腦門,剛才那個歐強就是社社長,居然就這麼錯過了。

周軒遺憾是怠慢了歐強,但也知道羅雨凝說的不是實話,一個教室上課,怎麼不能說上一句話。

「雨凝,你我之前肯定有誤會。是不是白芮跟你說了什麼?」

「沒有!」

「雨凝,你是個不會撒謊的女孩兒,為什麼不能如實相告呢?誤會解開,如果還不能原諒我,今後再也不來打擾。」周軒擺出嚴肅的樣子。

這麼凶,羅雨凝嘟嘟小嘴,還是說出來事情的經過。

羅白兩家是世交,走動比較近,她跟白芮兩人算是從小就認識,關係要好。

上次白芮受了傷,胳膊被人硬生生扭脫臼,他怕家裡擔心不敢說出實情,還是提醒羅雨凝,離周軒遠一點。

因為周軒那傢伙認識的人來歷不清不楚,不是好人,個個拿著木棒,凶神惡煞似的,搶錢不說還辱罵毆打。

羅雨凝膽子當然就信了,也就是為什麼從那以後再沒再跟周軒聯繫。

「唉,就知道他會那麼說。」周軒直視羅雨凝的眼睛,「雨凝,我與白芮確實發生了衝突,但是他先挑釁的。至於結交的朋友,我也沒法自證什麼,但是這些朋友我不會放棄,將來還要扭轉他們的思想,做堂堂正正的人。雨凝,爭辯這些很無聊,不要聽我講或者白芮講,用你的心去感受好嗎?如果你覺得我周軒還能交往,歡迎聯繫,如果不值得,那我離開。」

周軒說完,心裡感覺透亮很多,轉身大踏步走了,剩下羅雨凝獃獃站立。

「雨凝,周軒這人確實不錯。」不知何時,歐強站在身邊。

「社長看好的,我又不能說什麼對吧?」羅雨凝半開玩笑半是嗔怪。

「馬上就要放假,人心惶惶的,國慶節後再說吧。」

「好的。社長,社的幾位成員想要湊錢給阿姨買套新被褥,假期」

「不用了,雨凝,我知道你們是好意,我的媽媽我會照顧好的。」歐強微微一笑,也轉身離開了。

一個霸道,一個更霸道,有才華的人都這麼傲氣嗎?羅雨凝捏捏耳垂,想不通,不過腳步卻輕快了很多,就像是卸去了心頭的負擔。

關於喬三,周軒沒法解釋清楚,而喬三動手扭傷了白芮,這也是不爭的事實。白芮除了品行不好,其餘都跟羅雨凝很配,但是想到她將來要嫁給這樣的男人,周軒就莫名心塞。

精神恍惚,沒看到紅燈差點與汽車相撞,周軒從沒這麼心煩過。

「軒哥,成了嗎?」剛回到起名館,姜靚就接過自行車好奇打聽。

「什麼成了嗎?」周軒沒精打採的問。

「校長交代的唄!」

「哦,給校長看了,但他什麼都沒說。」

「那是什麼意思?」

猜別人的心思很燒腦,羅雨凝女孩兒心思,而校長又是個謹言慎行,不輕易表態的。當務之急,趁著七天假期,把生意做好,賺錢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