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54章 都是不用還錢

第054章 都是不用還錢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82

做錯了什麼嗎?姜靚說過,現在的年輕人互贈這種禮物很正常,而且大廈裡面挑選此物的男士也不少。

還是不能盡信姜靚的話,周軒上當吃虧好幾次,終於要長記性了。怏怏離開,唉,等老師消消火再打聽吧!

再說回到宿舍的裴勝男,想要脫掉內衣還給那臭小子,但對著鏡子轉身看看,確實比三十塊錢的好。

穿著好的,手裡拿著松垮的舊的,狠狠心咬咬牙,算了,還他錢就是。

「勝男,幹嘛呢?」

難得回來一次的舍友開門進來,女孩子都有虛榮心,聽到動靜,裴勝男只穿著內衣出來,裝著輕鬆道:「哦,剛洗完澡,真涼快。」

「文胸不錯啊,不會吧,鏡中花的?」女舍友羨慕不已,「怎麼也得好幾百吧?」

「女人嘛,就要對自己狠一點。」裴勝男越發得意起來。

啊!女舍友翻看禮品盒裡的價簽,「兩千一套,真的假的啊?」

兩千!嗡,裴勝男腦袋也響了,購物票是騙不了人的,上面記錄的清清楚楚,女舍友上來就扯,「讓我穿穿過過癮。」

「別鬧,內衣哪有混穿啊。對了,你回來幹什麼,不和男友如膠似漆了?」裴勝男笑問。

「唉,給你送飯票來了。小王十一要結婚,這是喜帖。」女舍友將紅通通的請帖放在桌子上,和裴勝男都愁壞了。

裴勝男原本是臨海大學體育系的畢業生,因為英語成績極為突出,幸運留校,但屬於聘任制,開始身份是輔導員。

現在是代課教師,連講師都沒資格評選,更不要說是副高、教授等等,需得多熬些年頭或者具備碩士學位才能轉正。

裴勝男家境一般,所以畢業那年放棄了考研,打算先工作幾年攢點錢再報考本校研究生,盡量爭取公費,同時還能兼顧上課掙工資。

計劃不如變化大,一張飯票最低都要二百,學校老師人數又多,這已經是本月第五張了,三千多工資哪裡禁得住這種消費。

「唉,不結婚生孩子,沒法回本啊。」女舍友直搖頭。

「我還不如你呢,起碼你還有男朋友一起賺錢。」裴勝男嘆口氣也蔫了。

「那是因為我賢惠,不捨得花錢。瞧你一套內衣兩千塊,將來誰養得起!」

「去去去!」

女舍友嘻嘻哈哈走了,裴勝男卻開始頭疼,再數數手頭剩的錢,要還給周軒連飯都要吃不上了。

用了快半個小時,裴勝男終於想通了,首先這是別人送的禮物,管他是何居心,都是自願送的,收下,不用還錢。

另外,自己給他補課,確實付出了心血。時間就是金錢,周軒這麼回報,沒毛病,不用還錢。

再者說,給周軒錢他也不會收,撕扯一通很俗氣的,還是不用還錢。

哈哈,裴勝男終於又開心起來,理由太充分了。再看看那個內褲,確實稀薄破洞了,扔!

穿著兩千的內衣,裴勝男自信爆棚,哼著小曲,此刻周軒還在深思中,不明白老師為何扔磚頭,直到姜靚的電話到了,說是在校門口等他一起回起名館。

閆校長對自己不薄,還在等答覆,周軒暫時把這些煩惱擱置腦後,回去後好好寫字,交出一份漂亮作業來。

就算是評選不上,開會時也不至於讓校長丟臉,這是最低要求。

「軒哥,你可真牛,給咱們臨海大學題名!」姜靚激動的舌頭都不會打彎了。

「只是選擇方案之一,還需要開會討論,騎車看著點路。」周軒提醒道。

「有報酬嗎?」姜靚又問。

「寫幾個字而已,要什麼報酬。學校就是另外一個家,作為家庭一員,這是義務。」

「嘿,覺悟可真高。不過,我聽說學校一搞這些工程,就會嘩嘩的花錢,適當提出點要求也沒什麼。再不,留校也行啊。呀,軒哥,會不會真的能留校,那樣就不用找工作了。」

姜靚一路大呼小叫,比周軒表現得還興奮。

本來想去吃火鍋,姜靚卻主動放棄了,太耽誤正事兒,要了兩個肉夾饃,就著白開水吃完。

宣紙鋪好,墨汁毛筆準備完畢。

「軒哥,寫吧!」

「也得醞釀下情緒,上來就寫,效果不會太好。」周軒擺手。

「萬一傻病好了,又是原來的狗爬怎麼辦?我相信你,可以的。」

無奈之下,周軒提筆便寫,先是校名,然後校訓,姜靚極力讚美,這書法,無敵了。但是周軒卻總覺得不好。

單個還行,缺少整體感,連續寫了幾遍,心不平,拿著筆的手也不穩,總有差強人意的地方。

「軒哥,我覺得挺好了,拿給校長看看去,說不定通過了呢。」姜靚攛掇。

「這事兒可不能湊合,專家看到笑話,丟校長的臉面,也丟臨大的臉面。」

周軒將紙揉搓成團,扔到一旁垃圾桶里,姜靚卻偷偷撿起來收好,幻想著以後拿出去賣給識貨的。

下午又來了三個客人,接待時間比較長,等到清靜下來,已經是傍晚了。

「軒哥,再寫遍試試。嘿嘿,不是我催你,是怕校長等不及,幾個字這麼費勁,找了別人就不好了。」姜靚勸說道。

「實在是進入不了狀態。」

周軒放下毛筆,來到沙發躺下,還有些倦意。突然想起上次還不認識閆校長,他來店裡的情況,猛地坐起身來。

「靚妹,你幫我買幾瓶啤酒來。」

「怎麼了?」

「快去!」

「哦。」姜靚磨磨蹭蹭走出去,嘴裡還嘟囔:「喝醉了更寫不了了。」

嘭嘭嘭!

接連打開三罐,周軒皺皺眉頭,咕咚咚喝起來,第一罐下肚,臉紅,第二罐下肚,血涌,第三罐,英姿勃發!

「哈哈哈,靚妹,筆墨伺候!」周軒大笑,伸展雙臂在室內邊唱邊跳起來,「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可憐,被幾個字逼瘋了。」姜靚表示同情,還是把紙鋪好。

行筆流暢,卻又是鋼筋鐵骨,力與美的完美結合。一口氣寫完,周軒又是一陣大笑,很滿意。

在姜靚眼中,這些字跟扔掉的沒有區別,但可以確信的一點,周軒醉了。

姜靚往下拉拉上衣,厚臉皮湊過去,「嘿嘿,軒哥,我扶你上樓睡覺啊?」

「我不困,還要唱歌,舞劍!」周軒嚷嚷。

「好,上去我陪你一起練武。」

「你又不會,回去吧!」

周軒一隻大巴掌擋在姜靚臉上,就這麼推著把她推到門口,砰的把門帶上,甩著胳膊跳起來。

「自行車,我的自行車!」姜靚使勁拍門,沒反應,「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