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52章 高興不起來

第052章 高興不起來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384

姜靚立刻警惕起來,不會是說得不準來找後賬的吧?

「喂。你來幹什麼!」

「周希護,中午是不是有個三十歲出頭的女人在這裡鬧過?」井德善緊張地問。

一夥的?周軒沒吱聲,姜靚搶先說道:「對啊,把我們店都快給砸了,怎麼,你媳婦啊?」

「是,哎呀不是!」井德善直撓半禿的頭,跺腳道:「這事怪我啊,不該說漏嘴,來過這裡。她是我相好的,每月給她一萬零花,吃喝另算。」

一萬!姜靚又開始吐舌頭,那姿色都能月入萬元,還是純利潤,想想就覺得自己命苦啊。周軒沉默不語,那天從井德尚善家裡回來,就覺得有人盯著,應該就是這個女人。

井德善以為是說漏了嘴,其實這個女人比他想像的還可惡。

「鬼符還有夜來香都是她給我弄的,這次去醫院檢查,還發現了輕微的中毒現象,腎臟也出現了炎症,幸虧治療及時,要不然,半年就要死翹翹啦!」井德善男人惱怒道。

「活該,花錢買殺手。」姜靚幸災樂禍。

「唉,每年賺幾十萬不假,給她的也不少,我老家還有父母和孩子,都是老婆照顧,大頭當然得給老婆。」井德善絮絮叨叨,盛讚髮妻賢惠。

「別說老家的,就說那女人,是你派來的?」姜靚追問。

當然不是!

井德善急的直擺手,一年前他認識了這個叫做大麗的女人,兩人好過一段時間。後來井德善發現,大麗的胃口實在是太大了,不再滿足固定工資,想方設法的騙他去買首飾衣服鞋包之類。

到了商廈就選最貴的,井德善要面子,每次都滿足她。物質東西還好說,但那方面的欲求也很旺盛,根本招架不住。

錢是一分分賺出來的,身體也不能被掏空,再後來井德善就露出嫌棄的意思,並開始有意疏遠她,寧肯吃住在公司里。

大麗卻一反常態,變得溫柔勤勞,有時也會在家裡做飯等他回來一起吃。

好景不長,井德善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不行了,但每次說要去醫院檢查,大麗就用盡各種辦法攔著,還請了大師來家裡驅鬼畫符,讓井德善喝下類似香灰的東西。

半路的女人沒有命重要,商人都很精明,井德善起了疑心,這才私底下請了周軒,聽從他的建議又去了醫院做檢查,最終真相大白。

「這個毒婦,前前後後我在她身上花了二十多萬,養條狗還給我看門搖尾巴呢,她竟然想要害死我!」井德善氣壞了。

「嘿嘿,她還有老公呢,真不知道你是聰明還是傻。」姜靚嘲諷。

「什麼?」

井德善氣得跳起來,顯然不知道實情,罵咧咧掏出手機就打,那女人又關機了,聯繫不上!這些天都是這種狀況,井德善也是從大麗朋友口中得知,她對女人街一個起名館意見很大,這才跟了過來。

沒有證據能指控蓄意謀殺,井德善覺得被騙得很慘,一口悶氣沒上來,眼白一翻搖晃晃就要暈倒,被周軒和姜靚連忙扶著坐在沙發上。

又是掐人中又是捋胸口,井德善一口氣喘勻了,兩行眼淚隨之就掉了下來,唉聲嘆氣:「我對不住老婆,她一雙鞋穿七八年了還不捨得扔,我卻把錢都給了狐狸精啊。」

「切,出口成章啊,還挺押韻。」姜靚鄙夷。

「靚妹。」周軒搖頭制止,別再火上澆油了,又勸說井德善,「這位大哥,亡羊補牢不算晚,以後把精力放在生意經營上,將那些損失再彌補過來。」

「我還要對老婆好一點。」井德善直抹眼淚。

「這麼想就對了。」周軒點頭。

「知道回報就行,說起來,還不是我家軒哥救了你一命?今天起名館都讓那瘋女人砸爛了,軒哥也沒說什麼。」姜靚誇張道。

哦!井德善立刻反應過來,把兜里的錢全都拿出來了,「周老弟,給你添麻煩了,今天出來急,沒帶那麼多現金,以後咱們細水長流,但凡用得著我的地方,絕不含糊!」

感謝的話說了一籮筐,井德善這才邁著沉重步伐離開。

數了數錢,兩千整,周軒卻高興不起來,和白芮那兩千一樣,都是因為麻煩獲得,不是正路得來的。

姜靚才不管那些,高興壞了,山不轉水轉,有人給錢就行。看她因為這事兒挨打,周軒給了她五百塊,一再叮囑,將來再有這樣的人寧肯說自己不在,也能貪小便宜。

一起吃過飯,周軒催著姜靚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不累!」姜靚搖頭。

「觀察下有沒有被踢傷,店裡有我,回去吧。」周軒道。

「嘻嘻,難得這麼關心我。」

姜靚踮著腳尖撅著嘴巴要親,被周軒按住腦袋給壓了下去,怏怏推著車子走了。

支開姜靚,周軒還有其他事情要辦。

題字?

不對,今天狀態很不好,也寫不出好字來。

英語老師裴勝男經常輔導自己,卻從沒收過費用,周軒打聽過,大學英語老師的家教費每小時都要上百,也是筆不小的數目。

欠下這麼大人情,讓周軒心中不安,總想著送她些什麼禮物才好。

今天姜靚和大麗打架,倒是給了周軒一些啟發,立刻騎車子直奔國貿大廈,要給裴勝男選一套內外兼備的內衣!

來過一次,記憶深刻,不會再迷路,周軒很快來到專櫃前,女服務員已經不認識他了,但一看是男顧客表現很熱情。

「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幫朋友選套內衣。」周軒說明來意。

「女朋友吧?請問平時都穿什麼尺碼?」女服務員又問。

「這個?」周軒被問住了,這個哪裡知道,撓撓頭,說道:「和我上次帶來的朋友選一個號就行。」

「還有一個?」女服務員吐吐小舌頭,笑道:「不好意思先生,每天都會有好多顧客前來挑選內衣,我實在是記不清您那位女朋友穿什麼號碼。對了,可以打電話詢問下。」

也是個辦法,但周軒剛掏出手機又放了回去,一來沒有驚喜,二來也不好開口,哪有問人家胸多大的。

ps:繼續求票!動動手指點支持或者識別二維碼,輕鬆助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