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50章 還有話必須說

第050章 還有話必須說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76

「我可以什麼都不說,但總覺得對不起校長對我的照顧」

閆平川看著和藹,畢竟官職相當於三國縣令,說變臉也快,皺眉擺手道:「廢話少說,收好校訓紙條,回去反覆書寫,一定要拿出最好狀態來。」

「這個請校長放心,但是關於校門我還有話說,說完就走。」周軒倔脾氣又犯了,氣得閆平川背著手走得更快了,「咱們學校的北面,相隔二十里就是大海,街道南北向,會有海風沿著街道入侵,而我們的樓房大多都是東西向,有道是,開門迎風為煞,冬季表現尤其突出,只怕會增加不菲的取暖費用。」

閆平川本想發火,周軒這麼說,不禁一愣,恍然間覺得,這些話不無道理。學校太大人太多,看似一項很小的支出,累積起來,就是個龐大的數目。

「就是一個大門,怎麼就涉及到海風入侵了?」閆平川回頭問。

「閆校長,風雖無形,卻有聚有散,無孔不入。學校的圍牆談不到太高,卻能夠阻擋化解風勢,而大門一建,這些孔洞,反而會讓風聚合流,形成通道,較之以往,更為兇猛。」周軒道。

大門一旦建成,如果出現問題,推翻重來,可就不好聽了。

閆平川半晌沒說話,周軒也覺得自討沒趣,起身道:「閆校長,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先回去了,字我一定好好寫,明天給您送來。」

「不要著急,我們再看看設計圖。」閆平川示意周軒坐下,拿著設計圖,鋪在了茶几上。

閆平川指著圖紙道:「按照你的風水理論,我們的大門,正沖著一條主街,不是也有風聚合流的擔憂嗎?」

「閆校長出口不凡!」周軒先是中肯的讚歎,又認真說:「我們這個城市,秋風不大,這是其一,民宅不可對著街道,為沖煞不吉,會橫生災禍。而衙門口卻大多衝著街道,卻有另一層含義,視為聚財。」

「既然大門沒有問題,臨海大學怎麼一直經營的不好?」閆平川再次提出疑問。

「在我看來,是原先大門的問題,相風水的理論之一,叫做環抱有情,反背無情,大門的弧度朝外,看似造型特殊,卻有消耗的嫌疑。」

「這個大門也是朝外的。」閆平川道。

「哦,沒有參照,我理解反了,應該稍稍向內,呈現環抱狀。還有,柱子的高度我不清楚。」周軒道。

「上面有標尺,最高處二十米,低處十二米,橫樑間隙十米。」閆平川道。

周軒仔細看了看,果然有很小的數字標註,剛才只是掃了一眼,並沒有細看。

「恕我直言,建築看似宏偉,數字構成卻沒一處有道理,三、八、九為風水之數,其中以八為首,九為極數,以此倍增。」

「你覺得該用哪些數字?」閆平川又問。

「最低八米,增三,牌樓最高十一米,石柱間隙九米。」周軒肯定道。

「會不會顯得不夠氣派?」

「閆校長,你是注重文化,莫不如在柱間的圍牆上,多些設計。」周軒道。

圍牆上下功夫?這樣既美觀有內涵,或許還能引起轟動,提高知名度。閆平川又沉默了片刻,這才說道:「周軒,你先回去吧,好好寫字,我會慎重考慮你的建議,此事不要對外說。」

「我懂,請校長放心。」周軒點頭道。

閆平川將周軒送到門口,臉上陰晴不定,周軒的話讓他動心了,但如何推翻之前的說法,重新說服眾人,還需要慎重考慮。

已經快下課了,周軒拿出手機,上面有好幾個未接電話,還有簡訊,班主任的電話有三個,連忙撥過去,劉玉芬上來就焦急的問,「周軒,沒問題吧?」

「嗯,閆校長聽說我在課堂上表現突出,問了問情況,喝了幾杯茶。」周軒道。

真的?聽周軒口氣怎麼也不像挨訓的樣子,劉玉芬這才放心,「沒事兒就好,以後別再惹麻煩了。對了,如果白芮再來找你麻煩,提前告訴我,我跟美術系的老師打聲招呼。」

「謝謝劉老師。」周軒很受感動。

還有姜靚的電話,沒打通又發了簡訊,她今天上午沒課守在起名館,說是來了個有錢的女顧客,一直等著周軒,讓他趕緊回去。

賺錢雖然著急,但周軒還是來到教室門口,正好下課鈴響起,老教授夾著書從裡面走了出來,年紀大了,步伐都有些蹣跚。

上前深深鞠上一躬,周軒誠懇道歉:「教授對不起,今天有事情耽擱了,沒跟您請假,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諒。」

老教授愣了愣,眼中泛出淚花,連忙扶起周軒,慈愛道:「傻孩子,能有這份心就好,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沒關係吧?」

「沒事兒,是校長找我。」周軒如實道。

哦!老教授讚許點頭,「好好努力,周軒啊,有前途,千萬把握住機會。」

「嗯。」

目送老教授離去,周軒這才火速跑出去,跳上自行車飛也似的往取名館趕去。

因為上課補課的緣故,生意大不如從前,只是靠著小範圍的傳播,每個月有幾千收入。聽起來是不少,那是建立在沒有房租的基礎上,等年底交租金,就知道賺得少了。

一身大汗的回到取名館,姜靚就在門口伸長脖子等,見到周軒連忙迎上來,埋怨道:「軒哥,怎麼這麼慢啊,幸虧有我坐鎮,要不客人早走了。」

「這不來了嘛,推車子。」

「是!」

走進屋裡,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就坐在他的椅子上擺弄手機,爆炸頭,紅綢上衣,臉上化成了戲子,鮮紅的嘴唇像是要滴出血來,耳邊兩條長達肩膀的耳墜,其中一條勾住了上衣絲線。

「姐,周師父來了。」姜靚親熱的喊了一聲。

哦,女人沒動,還在玩手機,等周軒洗完臉才放下,自言自語:「老娘這關玩了三天了,終於過去了。哼,就沒有我過不去的坎兒。」

「小姐?」周軒微微皺眉,哪有坐在主人位置上的客人,不懂規矩,姜靚做事也沒原則,再想賺錢也不能不守底線。

「瞎了你的狗眼,看老娘哪裡像是小姐了?」女人站起來就罵,下身到大腿根的小皮裙,腳下十公分高的紅色高跟鞋。

真絲配皮裙,再來一雙新娘鞋,絕搭啊!

周軒從她後面繞過去,坐在座位上,屁股下方很熱,似乎還有些難聞的氣味,很不舒服。

「大姐,請坐吧。」

「大姐?我很老嗎?」女人又開始挑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