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45章 隨意列舉二十個

第045章 隨意列舉二十個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29

想起之前好幾次不給班主任面子,周軒倍感內疚,真的不知情,希望課堂好好表現,改變老師對自己的偏見。

第二天上午,還是班主任劉玉芬的課。

「好,準備上課。」劉玉芬雙手撐在講台上,環視教室一圈。

周軒連忙坐直身體,雙臂交疊放在課桌上,盡最大努力爭取班主任的好感。

「經過一個暑假,先來提問幾個問題,看大家是否荒廢學業,忘了專業知識。」劉玉芬呵呵一笑,同學們也都緊張起來,一個個低著頭,唯恐被點名。

「徐博!」

「到!」

一個高胖的同學站起身,班主任想了想問道:「繼明朝之後,是哪個朝代?」

啊?徐博愣了。

「請回答。」

「清,清朝啊。」

徐博愣愣道,這個問題對於歷史專業的學生來說太小兒科了。同學們也都小聲議論,是不是班主任還有深層次的問題?

「很好,徐博,看起來瘦了不少哦。」班主任看似隨和的還誇了一句。

「謝,謝謝老師。」徐博一頭大汗的坐下,好大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嘟囔道:「擦,見鬼了吧。」

「高亮!」

「到。」又一個同學匆忙起身,還撞得課桌搖搖晃晃。

「康熙哪個孫子當了皇帝?」

「乾隆爺!」哄,大家笑了,高亮擦擦腦門汗,又補充道:「愛,愛新覺羅弘曆。」

「不錯,非常具體,掌握很牢固。」劉玉芬贊了一句。

是嗎?高亮傻呵呵站著,連坐都不敢,後來被同學拉著坐下,長出一口氣,媽的,死裡逃生啊。

「周軒。」

哦!等班主任叫出第三個同學的名字,大家恍然大悟,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要對周軒下手了。

「到。」周軒從容站起身,帶著自信的微笑,表現的機會終於來了,老師,從今天開始,請高看你的學生吧!

「公元256年,歷史發生許多大事件,請隨意列舉二十個。」班主任笑著點點頭。

班裡立刻出現了不小騷動,同學們誇張的張大嘴巴,這題目太難了吧。

這是哪個時期啊?

三國吧。

是不是曹操登基什麼的?

也可能是周瑜娶親。

猛不丁問到一個不熟悉的年份,而且也沒有多少重大事件發生,即便是歷史專家也會懵。但巧了,班主任問到的恰好是周軒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年。

清清嗓子,周軒娓娓道來。

「公元256年,三足鼎立時期,魏帝曹髦改年號為甘露,吳帝孫亮改年號為太平,司馬昭討伐諸葛誕,」

哇哦,同學們聽傻了,不知道周軒說的對不對,但憑這流暢勁兒就得給一百分。五個,六個,七個,十三個,十四個。

周軒一口氣說了十八個,略作停頓,接著又說:「太學院重創,一代易師管輅突發疾病而終,舉國同悲,日月無光啊。」

十九個!

同學們鼓掌喝彩,還有幾個女同學失聲喊,周軒太棒了。

班主任嘴角猛抽,面色陰沉道:「還差一個。」

「唉,管輅愛徒遭人陷害,一命嗚呼,如今已經位列仙班。巧了,與我同名同姓,也叫周軒,真是天妒英才啊。」

噗!

同學們拍著桌子狂笑,幽默,真幽默,周軒還是那不怕老師的熊樣兒。

班主任臉色卻越來越難看,壓抑的氣氛蔓延,大家紛紛擦擦笑出來的眼淚和口水,坐直身體,努力板住面孔。

「最後一個無從考證,有嘩眾取寵之嫌,周軒學術不精,還故意擾亂課堂秩序,罰站。」班主任指指身旁講台。

一片唏噓,周軒愣住了,連忙解釋:「老師,我說的是真的。」

「你見過管輅還是見過那個周軒?」

「我,我,唉,我錯了。老師,站後面行嗎?」周軒苦著臉商量,站在前排講台,太丟人了。

「你這樣的話,考評我沒法給你及格。」劉玉芬直接發出了威脅。

好漢不吃眼前虧,同學們一邊倒支持周軒,上去吧,我們不笑話你,別搭理那個更年期老婦女,男子漢站一堂課怎麼了,老師還經常站呢,不丟人!

聽著同學們小聲的嘀咕,在他們支持和同情的目光下,周軒心頭暖流襲遍全身,真就離開課桌來到講台上。

哈哈哈!

同學們不地道的全笑了,對不起啊周軒,別人的笑話總是能讓人很開心。

周軒直皺眉,太損了,真損。

如果拋卻面子問題,站著聽課其實也沒什麼,還能鍛煉身體,斜眼兒能看到教材,上面的知識比課堂上聽到的還豐富。

下課鈴響起,周軒還斜著眼睛看教材,沒看夠的樣子。

「滾刀肉!」劉玉芬哼了一聲,收拾東西撞開周軒便朝著教室門口走去,空中飄來幾個字:「下午去辦公室找我!」

不是英語就好說,周軒反而覺得輕鬆了,有機會跟老師談談心。

「周軒,你怎麼突然變這麼聰明?」翟剛跳上來激動的問。

「暑假正好對三國時期歷史感興趣,看了一些。」周軒隨口道。

「厲害,就跟在家門口發生的一樣熟悉。」

離家也不遠,周軒含糊道:「看得多了,這些印象比較深刻。」

「問題是哪個大人物死了,哪個妃子生了兒子你都清楚,不能不讓我們佩服啊。」陳濤很感慨,有個出息同學,自己臉上也有光,又拍板道,「走,中午我請客,就這麼說定了。」

「嘿,難得胖子放血,我作陪!」翟剛厚臉皮湊過來。

下午得去找班主任,周軒也沒打算中午回起名館,痛快的答應下來。只是,吃飯的地點跟他想像有點距離,是學校食堂,每人一葷一素兩份菜,倆饅頭,蛋湯免費。

「呦,還有肉菜啊,胖子可算大方一回。」翟剛夾了一塊紅燒肉塞嘴裡,咬上一口,油都從嘴角流出來,大呼美味。

「咱們班主任真是邪門,非得找你彆扭,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陳濤抱不平。

「我也不清楚,下午好好說說就沒事兒了。」周軒笑道。

「別裝迷糊,我可知道怎麼回事兒!」翟剛壞笑著拍拍周軒的肩膀。

「哦,原來那件事兒啊,差點忘了。」周軒故作淡定。

陳濤很好奇,「到底怎麼回事兒,快說來聽聽,肯定不是好事兒吧?」

「還是讓陳濤說吧。」

周軒低頭往嘴裡扒菜,其實他也想知道到底有什麼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