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40章 打兩千塊錢的

第040章 打兩千塊錢的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398

尷尬了,忍不住一個噴嚏。

更為自責的是,羅雨凝膽子小手一抖,將襯衣拉出來,露出半片胸脯,頓時羞得小臉都紅了。

「有了消息我會反饋給你的。」

頭也沒抬,羅雨凝咬著紅紅的嘴唇羞答答跑開了,看著襯衣上一排整齊的號碼,周軒幸福無比,輕輕拉平襯衣,唯恐擦掉痕迹。

手機響了,是紅毛瘦虎的,真掃興。

「軒哥,在哪兒呢!」紅毛焦急的聲音。

「學校,怎麼了?」周軒問。

「三哥找你,我去了起名館你不在。」

「什麼事兒?」

「我也不清楚,好像挺重要的,我再問問三哥。」

要找周軒的何止喬三一個人,胖胖的班主任劉玉芬正踩著高跟鞋,雄赳赳氣昂昂地走路,扭頭看到周軒,立刻朝這邊走來。

卻發現周軒一臉笑容地朝她騎車而來,劉玉芬原地停住,叉腰而立,今天非得逮著這臭小子好好訓一頓不可。

可是,周軒就這麼目中無人的騎車飛速的從劉玉芬身旁而過,臉上還帶著笑意,在她看來就是肆無忌憚的嘲諷和輕蔑。

教書十五年,從來沒遇到過這樣張狂的學生,劉玉芬愣在當場,大張著嘴巴好半天沒閉上。等周軒騎遠了,劉玉芬才反應過來,惱羞地在後面追著喊。

沉浸在幸福當中的周軒回憶著羅雨凝的笑臉,很快騎遠了,氣得劉玉芬直跺腳,怎麼看他都是故意躲著自己。

劉玉芬之所以對周軒不滿,不只是見了面不打招呼那麼簡單,以前那個周軒品行有點小問題,得罪過她,這才耿耿於懷,處處找彆扭。

手機響了,周軒興奮地跳下自行車,是羅雨凝打過來了,一看名字卻不是。

「三哥,你找我?」找周軒的正是喬三。

「兄弟,你還在學校?」喬三問。

「對,打算要回起名館了。怎麼了,三哥,有急事?」

「嗯,這事兒離了你還真不行。兄弟,你學校大門口等我一下,我這就過去了。」

不由分說,喬三匆匆掛斷電話,好像十萬火急的樣子。

等騎到門口,還真發現三個社會小青年模樣打扮的人等在外面。周軒一愣,喬三開飛機來的嗎,這麼快?

看到周軒,三個小青年腳後跟不沾地顫著身子迎過來,每人肩頭都背著個包。中間那個個頭不高,卻是鼻孔朝天的姿態,「你就是周軒?」

「對啊,你們不是找我的嗎?」周軒問道。

「嘿,還挺自覺。」三人相視一笑,大拇指朝後面一指,「大門口不方便,有種就跟我們去那邊。」

喬三身份敏感,確實不太方便,周軒也沒多想,跟著三人拐過大門,學校圍欄旁邊站著個身影。

定睛一看,周軒心頭一沉,不是喬三!

是白芮。

周軒腦子飛速轉動,一定是他在涼亭跟羅雨凝交談的事情被白芮狗腿子看到,然後彙報給他。白芮也不想在學校里鬧事兒,就在校門口等著他。

比較巧合的是,喬三的電話剛掛斷沒多久,否則周軒也不會跟著他們過來。

「周軒,又見面了。」白芮花體恤牛仔褲,一條腿後蹬在牆上,嘴裡叼著根煙,看都不看的說。

「你好。」周軒冷冷道。

呸,白芮將嘴裡的煙吐到地上,用腳使勁碾壓幾下,嘲諷道:「別自作多情,我說的是你跟雨凝又見面了。」

「那又怎樣?」

「老子的女人你別動心思,周軒,你跟我沒法比,最好現在夾著尾巴求饒。」白芮咬牙道。

「真心相愛,又怎會在乎別人一兩次見面。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還沒有得到雨凝的芳心吧?」周軒冷笑。

「我就是喜歡雨凝的矜持,你的底細我打聽了,什麼背景根基沒有。雨凝是幹部子弟,放眼整個臨海大學,只有我和她最相配。」白芮傲氣道:「何況雨凝也不討厭我,有些場合我們經常出雙入對,早就成了既定事實。」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情之物,一樣都沒有,還說是成了事實,無聊。」周軒掉過車把就走。

白芮幾步衝上來,照著車架就是一腳,周軒掌心是虛握的,自行車立刻被踢出去好幾米遠,倒在地上車輪直轉。

握緊拳頭,周軒惱怒地轉過頭來,「白芮,別逼我動手。」

白芮從兜里掏出個錢包,取出一摞錢來,大約兩千的樣子,塞到周軒襯衣兜里拍了拍,壞笑道:「醫療費我已經提前付了,哥幾個,打他個兔崽子,可著這些錢打!」

三個社會青年立刻圍了過來,其中一名從包里取出一根不長的鋼棍,撓了撓後背痒痒,突然朝著周軒砸了過來。

下意識用胳膊阻擋,卻聽到嘩啦啦的金屬摩擦聲,鋼棍一分為二,中間露出一條長長的鏈條,將周軒胳膊纏住,原來是雙節棍。

那名小青年猛地一拉,沒拉動,但周軒的行動受到限制,又看到另外一名直接把包掄了過來。

區區一個布包而已,周軒沒當回事兒,用另外一條胳膊擋住,嘭,骨格劇痛,裡面居然藏著鉛球!

卑鄙!

周軒怒斥一句,原來這三個人背的包裡面藏著兵器,第三個人的包看起來軟軟癟癟的,這次周軒不敢掉以輕心,用力向回一拉,將使用雙節棍的那小子拉了個踉蹌。

又抬腳踢中使用鉛球那小子,三個壓下了兩個,剩下的那個飛快地從兜里取出一個雞蛋大小的東西,迎面砸過來。

周軒立刻伸手抓住,卻發現包裝極薄,一下子抓爛了,那東西爆破,白色粉狀物洋洋洒洒落下來。周軒眼睛被迷住,瞬間眼淚落下,疼的睜不開眼睛。

「打吧,別浪費了我的錢。」白芮嘿嘿笑。

三個小青年立刻圍過來,拳打腳踢嘴裡還罵罵咧咧。周軒眼睛睜不開,只能憑著感覺,但他們有延長性的兵器,不是被抽中腿,就是被砸了後背。

沿途路過的人不少,遠遠繞開了走,沒一個敢上前幫忙的。

「服了嗎?」白芮問。

「小人作為,不服!」周軒搓了搓眼睛,疼痛更厲害,真要成為瞎子。

「跟我嘴硬?」白芮冷冷一笑,走上前揚手朝著周軒的臉狠命扇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