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38章 因為學不好所以自信

第038章 因為學不好所以自信 (1/2)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97

班主任劉玉芬惱羞成怒,短胖腿踩著高跟鞋咔咔地追出教室門,扯著嗓子喊:「周軒,你給我回來!」

周軒練過武的體格,走路帶著風,早就跑遠了。

約姜靚一起吃午飯,然後又把兩套方案認真模擬一遍,姜靚不停加油打氣:「軒哥,不用緊張,要自信,自信懂嗎?」

「嗯,我又不出國,學好也沒用。」周軒點頭附和。

「有這種強勢的態度,必勝,我看好你哦。」

在姜靚帶領下,周軒來到英語老師裴勝男所在辦公樓,在鼓勵的眼神中,周軒深吸一口氣,大踏步走了進去。

走廊里靜悄悄的,裴勝男所在辦公室開著門,好幾張辦公桌,其餘人都不在。

裴勝男就坐在正對門口的位置,沒穿運動裝,而是淡藍色的短袖短裙,一雙健美渾圓的長腿外套著薄薄的絲襪。

周軒站在門口,禮貌地敲敲敞開的屋門。

「進來吧。」裴勝男皺眉道。

大不了幾歲,但師生的氣場不同,周軒莫名緊張,手心都攥出汗來,想到第一套方案,抖抖手指頭打招呼,「ssp」

「」裴勝男臉色終於好點,「終於開口講英文了?」

「對不起裴老師,很抱歉。」周軒以古人的禮儀,躬身九十度,這個舉動把裴勝男逗笑了,「難得,還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坐吧。」

啊?周軒又愣住了,被留下了,如果按照第一套方案,現在應該說b的。

「周軒,我一直很看好你,也很想幫助你。英語專業炙手可熱,學好的並不多,你就是其中一個,我對你格外嚴厲些,也是不想埋沒人才。將來無論是就業還是深造,有利無害。」裴勝男認真道。

「謝謝裴老師。」周軒蚊子哼哼,學英語無用論已經流產了。

「不用太自責,叫你也是有其他事情,這裡有份材料,關於全國英語演講大賽的。我想推薦你參加,為學校爭光。」裴勝男取出一份早就準備好的材料遞過來。

嗡!周軒大腦一片空白,只知道第一套方案無效了,劇情還有了驚人的變化。

幾乎要哭了,一個漢字都沒有,通篇都是英文。

「這次比賽,外國語學院的優等生當然是選拔重點,但是你的優勢也比較突出,語感極好,而且形象也不錯,具有一爭之力。」裴勝男又特彆強調,「為了你,我還有可能得罪系裡的同事,你可得爭口氣,聽到沒?」

瞞不住了,任憑周軒天生神通,也做不到短短時間成為全國性的外語人才,該是拿出第二套方案的時候了。

「裴老師,有件事我不得不明說了。」周軒放下材料,一本正經。

「什麼事兒啊?」

「假期我生病住院做手術,結果打麻藥的時候劑量太大傷了神經,影響了部分記憶。」周軒指指腦袋。

裴勝男臉色刷的沉下來,不悅問:「然後把英語這部分全忘了?」

「裴老師真乃神運算元也!」周軒豎起大拇指。

啪!裴勝男不客氣的伸手一巴掌拍在腦門,打得周軒眼前直冒小星星,或許是她酷愛運動的緣故,勁頭很大。

「拿出來!」

「什麼?」周軒愣了。

「住院材料,傷殘證明,費用清單,我替你追加賠償還有申請助學金。」裴勝男的美眸盯得周軒心裡發毛,她要的一樣也沒有。

反覆商量出來的方案被裴勝男一句話給問死了,周軒欲哭無淚,不知道該怎麼接茬,裴勝男越發生氣,一通數落不說,巴掌一下接一下,腦門火辣辣的疼。

「君子動口不動手!」周軒剛說了一句,一隻小手扭住了耳朵,大力扭轉,周軒慘叫起來,師父管輅就經常這麼對待他。

「師父,我再也不敢了!」周軒叫聲凄厲,喊錯了對象。

「看師父打你個二師兄!」裴勝男氣憤無比,揪住耳朵不鬆手:「快說,到底怎麼回事兒,一個暑假過後變得這麼不上進,太讓我失望了!」

「我說,我說,是穿越了,丟失了記憶。」周軒疼痛難忍,脫口說出實情,說完後立刻後悔了,這個秘密他對姜靚都沒說過。

「好,好,我信。」裴勝男氣得胸脯上下起伏,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打120,把你直接拉精神病醫院去,那裡還有上帝、老子、元始天尊。」

120的用途周軒了解過,連忙去搶裴勝男的手機,她個頭不低,身體後仰將手臂抬起,周軒快要趴到身上都夠不著。

「老師,別打,聽我說。」

「跟醫生說去吧!」

裴勝男側身歪頭,單手按動手機鍵盤,12

噗噗噗!幾顆扣子彈到裴勝男身上,周軒居然一手攬著她,另一隻手將自己的襯衣撕扯開了,露出結實寬闊的胸膛。

「你,你幹什麼?」裴勝男臉蹭的紅了,嗓音都變了。

這還沒完,周軒又去解腰帶,還有往下褪的架勢。

「裴老師,沒事兒吧?」一名抱著書的女老師站在門口,恰好看到這一幕,倍感驚訝地問,這裡可是公開的辦公室。

周軒慌忙又提好褲子,裴勝男有嘴解釋不清,還是沒出賣得意門生,紅臉故作鎮定:「沒事兒,挺好的。」

「那剛才?」

「我,我上學時不是體育特長生嘛,討論下籃球賽,熱了。」裴勝男這方面比周軒從容,他已經完全懵了。

哦,那名老師一臉壞笑,「那就好好在辦公室打球,我還要去上課,不打擾了,拜拜。」

說完離開,周軒剛鬆口氣,那名老師又回來了,笑嘻嘻的把門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