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31章 有人盯梢

第031章 有人盯梢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600

看風水是相師的一項重要功課,在古代,周軒跟隨師父,走過很多地方,很精通此道。但是,來到現代的他,雖然打出了看風水的牌子,心裡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城市裡都是高樓大廈,一棟樓上會生活著很多人,看剪刀路、回龍路、風向流轉等方法,未必能用得上。

實踐出真知,周軒當然要珍惜這次看風水的機會,象徵性的將羅盤放進包里,帶著姜靚一道,跟著禿頂男人走了出去,鎖好了起名館的門。

禿頂男人也有一輛車,看起來檔次不高,哐哐使勁關好幾下才把車門關好。但這也比公交強多了,禿頂男人一路開著車,說著聽起來很費勁的地方話,穿街走巷,來到一個有些年頭的舊小區前。

小區的附近有一條河,河堤用水泥砌成,裡面卻沒有一滴水,按照周軒之前的風水理論,這當然是不吉利的。

活學活用,周軒也不執著此事,跟著禿頂男人進了小區,來到五棟二單元。

爬樓梯來到七樓,禿頂男人先是打開了鐵柵欄的外門,又打開了屋門,這一切都顯示,他是個生活很謹慎的男人。

和外面的陳舊相比,屋內卻別有一番景象,一百多平的房子,寬敞明亮。鋪著白色地磚,收拾的一塵不染,大電視,布藝沙發,水晶吊燈,牆上還有幾幅山水畫,倒也有些品位。

禿頂男人張羅著沏茶,周軒則帶著姜靚,背著手,挨個屋子轉悠。

陽台、廚房、客廳,書房、卧室,一圈下來,周軒心裡大致有了譜,這才來到沙發坐下。

「喝茶!上等的普洱。」

禿頂男人端來茶水,放在茶几上,搬個小木頭板凳,坐在對面。

「這位老兄,從您的面相看,財富不缺,怎麼生活在這裡?」周軒問。

「錢來得不容易,我做密封墊生意,每個只有幾分錢利潤,馬馬虎虎,一年七八十萬的收入吧!」禿頂男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姜靚不由捶了一下頭,人不可貌相,生意也不可小視,瞧瞧人家,從沒注意過的密封墊也能賺這麼多,羨煞旁人。

周軒卻看到另外一面,這個男人總體來說很節儉,有錢也不輕易浪費。

「帶女人回來吧?」周軒問。

「當然啦,妻子不在這裡,人之常情。」禿頂男人很自然道。

「老兄,我本來不想說的,但是,人命關天,去檢查一下身體吧!」

「什麼意西?」禿頂男人臉色變了變。

「額頭有烏雲,山根有濁氣,只怕已經染上惡疾。不過,病灶不深,及時醫治,或許還來得及。」周軒道。

「身體確實不舒服,一定是那個女人害我。」禿頂男人惱怒地拍了一下桌子。

「有料啊。」姜靚眼睛放光,可以聽到精彩故事了。

周軒喝了口茶,個人生活和主題無關,又說,「今天是來看風水的,先解決你噩夢的問題吧。睡好了,陽氣旺盛,對病情的恢復也有利。」

「拜託大師了。」禿頂男人起身畢恭畢敬鞠躬,賺再多的錢,命要是沒了,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魏風帶著中年男人,來到他的卧室,床單是純白色的,非常乾淨,一個褶皺都沒有。衣櫃的縫隙,露出一截帶子,這也是周軒今天才知道的,女人胸衣的帶子。

屋內瀰漫著一股香氣,不是噴洒的香水,而是來自於床頭的一株植物。

一簇簇的白色小花正在開放,看起來很美,周軒道:「老兄,不好意思,我不認識這是什麼花。」

「夜來香啦!」

「臨香而眠,風水上禁忌之一。香氣可以舒緩身心,白日門窗打開尚可,到了夜晚,門窗關閉,香氣便成為了味煞,造成噩夢是久而久之,必患病。」周軒確信道。

禿頂男人聽完之後,神情變得非常激動,上前抱起那盤花,高高舉起,又怕弄髒了屋子。打開窗戶又怕砸到下面的人,乾脆開門跑到了樓下。

「軒哥,我們是不是管太多了!」姜靚道。

「術士不能有所隱瞞,唉,他也是自找的。」周軒嘆了口氣,不是誰都長著一雙慧眼,常在花叢轉,怎可能片葉不沾身。

咣當一聲響,周軒和姜靚在窗口向下望去,那盆夜來香,已經被禿頂男人狠狠地摔碎了,還不忘踢上幾腳,塗上一口吐沫。

隨後,禿頂男人呼哧氣喘的跑上了樓,噗通跪倒在周軒面前,「大師,感謝救命之恩。」

「快快請起!」周軒連忙扶起他,在古代跪拜的情況很常見,但也是大禮,何況現在不興這個。

「我,不該啊」禿頂男人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我還沒說完,這道符籙也有問題,這裡多了一撇,鬼字出頭,家宅不安,馬上燒了吧!」周軒又指了指牆上的一道黃紙小符,畫得是歪歪扭扭,偏偏這種東西能忽悠很多人心甘情願掏錢。

禿頂男人一把將符籙扯下,跑到廚房點燃了煤氣灶,燒成了灰,又怕不穩妥,用抹布擦了,再到水池裡徹底沖走。

「好了,沒有其他問題了,儘早去看病,別耽擱了。」周軒道。

「差點被那惡女子害死,幸好遇見真人。」禿頂男人穩了穩神,先取出一張名片遞過來,上面的名字叫井德善。

「軒哥,你答應給我買衣服,國貿大廈的哦。」姜靚撒嬌道。

不是剛買了嗎?周軒一愣,隨即明白了,這是姜靚變相的朝井德善要錢。

井德善也不笨,急忙從桌子上拿過半舊的皮包,抽出一沓錢,也不數就遞了過來。

「說好了只收一千。」周軒擺手,卻被姜靚擰了一下腰。

「你要是不收,我心裡不安穩,凡事隨緣嘛,多少錢我也不數,就當做跟大師結緣。」井德善一片誠意,又要跪下。

周軒收了,井德善這才笑了,好像鬆了口氣,小心地鎖好了門,一路開車將二人送回起名館,隨即急匆匆地趕往醫院看病。

背後不會長眼,周軒卻總覺得一路上有人盯著似的,全身不自在。回頭看看,也沒發現異常,便沒再放心上。

「哈哈,軒哥,你簡直就是搖錢樹啊!」姜靚樂得合不攏嘴,使勁搖晃著周軒。

周軒也很開心,看風水很賺錢,拿起來點了一下,七千六,真是不少,抽出六百,打賞給姜靚。

「我簡直愛死你了。」姜靚毫不掩飾貪婪的神色,拍著胸脯道:「軒哥,晚上妹給你表演節目,管保讓你開心。」

「什麼節目?」

「嘿嘿,是驚喜,你對我夠義氣,咱也不能不講究啊!」姜靚道。

晚上,關閉了店門,姜靚拉好窗帘,用手機放了一首舞曲,就穿著新買的內衣三點,在屋內的空地上舞動起來。

還能這麼跳舞,周軒喉頭一陣蠕動,不得不說,真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