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28章 貓抓老鼠

第028章 貓抓老鼠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702

嘿嘿呀呀這類的語言,字典上也查不到,但周軒知道不是好話,姜靚卻大喜過望,梗著脖子道:「說啊,歡迎兩個長舌婦,唾沫星子灑遍女寢,最好是大江南北,快去吧!」

「不要喧嘩,對於相術,當心存敬畏。」周軒一本正經。

女孩們都老實了,周軒看向最近的女孩,問,「你叫什麼名字?」

「韓立紅!」

「眼下有赤色,當有帶下之疾,雙掌搓熱,揉按小腹,堅持三月可解。」周軒道。

「姜靚,你找了個婦科聖手,還是個中醫。」韓立紅嚇了一跳。

「別廢話,就說準不準吧!」姜靚鄙夷道。

「准啊,這幾天肚子疼死了。」韓立紅點頭。

「你叫什麼名字?」周軒又問另一名女生。

「賈曉玲。」

「鼻頭方方,適合文章。」周軒下了斷言。

「我討厭這個鼻子。」賈曉玲摸了摸,有點大,顯得人很傻。

「不該討厭,多少人羨慕不來呢!」周軒安慰道。

賈曉玲頓時高興了,原來才氣都是鼻子帶來的,傲氣道:「真准,我屢次投稿都石沉大海,這次邪門了,小給了一筆稿費,二百。」

「走吧軒哥,再待下去,這兩個小娘們兒能纏死你。」姜靚拉著周軒就走,兩個女孩並沒攔著,反正一顛一倒,等於沒花錢。

嘿嘿呀呀的事情,兩人倒是沒亂說,但周軒會看相,而且奇准無比,還是在學校的女生里,迅速地傳播開了。

出了宿舍,周軒便埋怨姜靚,不該口無遮攔,在學校是要認真的,如果都像紅毛那樣糾纏,就慘了。

姜靚嗯嗯啊啊胡亂答應,完全不當回事兒。今天特有面子,跟帥哥反鎖室內,而且還令室友印象深刻,很快大家都知道姜靚有個給力男朋友。

女孩兒的心思你別猜,室友偏偏把姜靚這段兒給掐了,更喜歡談論關於周軒的點點滴滴。

小心翼翼來到一樓,姜靚很開心,小屋裡並沒有劉姨的影子,正好這功夫出去了,兩人可以大搖大擺地離開。

嗖!

剛到門口,一樣東西就砸了過來,周軒吃了一驚,連忙拉住姜靚,卻看到一名五十多歲的胖女人,身穿藍色短袖制服,上面印有臨海大學的標記。頭髮白了大多,看上去更加蒼老憔悴,手裡拿著的正是滴水的舊拖布。

「劉,劉姨!」姜靚嚇呆了,說話都不利索。

「跟我玩兒貓捉老鼠,沒門兒!」劉姨一手叉腰站立,眼睛瞪得溜圓,看上去有幾分猙獰:「說吧,哪個班的,我就問問你們班主任管不管,你們院長管不管!」

「看,後面,飛碟!」

姜靚手指劉姨後方天空,周軒順勢看過去,什麼都沒有啊?劉姨沒上當,嘿嘿笑:「什麼飛爹飛媽的,今天我就要捉個典型!」

拖布又揮了過來,到底不如年輕人身手靈活,兩人又退回去,沒打著,但還是有幾滴髒水落在身上,很不舒服。

劉姨追著二人跑,追不上就堵門口,別想出去。

「劉姨,我錯了還不行,真的是拿點東西,我室友可以作證,下不為例啊!」姜靚賠笑。

「都拿什麼了,被子還是褥子啊?當我不知道你們這些花花腸子,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們好,吃了虧還不是女孩子遭罪?想過你們爹媽沒有?前年那個要死要活跳樓的,還不是我開導的?」

劉姨吐沫星子亂飛,嗓門還超大,頭顱高昂,儼然聖母形象。說一句,姜靚附和讚美一句,周軒後悔的要死,真不該來。

「嘿嘿,劉姨最好了,我們都把你當親媽看呢。劉媽,把我們當個屁放了吧?」

姜靚的話把劉姨給逗笑了,但依然將掃把橫在門口,門神似的非得讓兩個年輕人吃個教訓不可。

「那邊公共廁所有個窗戶能跳出去。」姜靚小聲提醒。

「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照樣走不了。」

周軒不認同,在五樓不就被人纏住了,要用他頭髮刷馬桶?想了想周軒反而朝著劉姨走過去,劉姨有些慌亂,拖布對著周軒,「你想幹什麼,老實點兒啊,敢動我一根手指頭,就等著開除吧。」

一個箭步上前,周軒閃身抓住木柄,看到空隙,姜靚立刻沖了出去,劉姨使勁拉卻拉不動,惱羞成怒:「你等著,來人啊,有學生打宿管啊!」

「中年喪夫,養兒不教,劉姨心裡不順,何必將怒氣撒到我們身上呢!」

劉姨愣住了,周軒立刻跳出去,拉著姜靚就跑,這死丫頭不忘回頭做鬼臉。等走了好遠回頭看,劉姨還愣在門口,好像一座雕像。

姜靚沒聽到對話,能擺脫劉姨就是最大的成功,「那老太婆煩死人了,腦袋一根筋。」

「別只看別人不好。」

「她有什麼優點讓我們高看?」

「反正你們也從來沒有關心過她。」

相比較女生宿舍,男生宿舍就自由多了,隨便出入,宿管是個乾巴老頭,正聚精會神地聽收音機,哪裡管進來的是男是女。

三零八號就是周軒的寢室,門半敞開著,裡面沒人。

有了女生宿舍的凌亂做鋪墊,男生宿舍的髒亂還是把周軒給驚著了,垃圾滿地,十幾個速食麵盒擺在學習桌上,屋裡有很明顯的煙氣。

有兩個上下鋪的兄弟床上系著布幃,封閉出一個小小的空間。

「這是做什麼用的?」周軒很感興趣,等自己住進來也可以弄一個,安靜的時候不受干擾。

「嘿嘿,干好事兒用的唄。」姜靚壞笑。

「什麼意思?」

「晚上帶女朋友回來住啊,怎麼?還得四敞八開的供你們免費欣賞?」

姜靚的話真把周軒給嚇壞了,他不信現在的人已經開放到這種地步。上前掀開床幃,裡面還真有女人專屬用品,另一個也是這樣。

這兩對夜生活比較豐富,誰又考慮過旁聽生的煎熬?這樣的環境下別說是學習了,連清凈一下都做不到,活受罪。

「宿舍沒法住了,咱們收拾下走吧。」周軒直搖頭。

「嘿嘿,軒哥,不用羨慕他們,晚上我來陪你啊。一定做到勢更強,聲更大!」

姜靚握緊小拳頭,無限期待,卻被周軒笑著打了下腦門,「趕緊找幾個袋子或者箱子,我要把書籍打包。」

「你不睡這裡也得交住宿費,學校可不給你退。」姜靚有些遺憾。

「哈哈,我學了個詞,不差錢!」周軒哈哈大笑,不只是要繼續學業,還要打拳強身,宿舍空間太過狹還會驚飛鴛鴦,罪過。

「軒哥,我跟你一起回取名館住啊?」

「好啊!」

「真的?!」

「只要你早上提前倆小時醒就行。」

六點起床?姜靚眼睛眨巴眨巴,她可從來沒見過早上七點半前的太陽,這個點起不來,還是算了。

書籍大都是九成新,對於周軒而言,不影響閱讀即可。比較意外的是,他翻到了一本厚厚的大詞典,上面密密麻麻做滿了標記,幾乎每一頁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