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26章 不讓進女寢

第026章 不讓進女寢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43

教學樓、辦公樓、實驗樓、大禮堂、圖書館、食堂、操場、排球場、校內湖、小樹林等等,洋溢著青春活力的男男女女,來來往往,周軒眼睛不夠用了。

「建造這樣一所學校,一定投入了不少心血。」周軒感慨。

「可不是,一直擴建擴建,我聽說,現在臨海市任何一家銀行都不敢放貸款給學校,有時還會拖欠教師職工薪水呢!」姜靚小聲道。

「不是每年都要交學費嗎?」姜靚的說法倒是讓周軒不解,書本吃住都要錢,還需另外交學費,應該盈利不小才對。

「可能都被貪污了!」姜靚嘻嘻笑。

「沒你說得那麼簡單吧?」

「我哪知道,這學校又不歸我管。」姜靚擺擺手。

路過一個報欄,上面有幾張領導照片,下方還有簡介,周軒想過去了解下,卻被姜靚一把拉走,「不用看,換了新校長了!」

「新校長是誰?」周軒隨口問。

「哥哥,打聽這個沒用,管他是誰,和咱們沒關係。一般也就入學和畢業典禮能遠遠看到影兒,平時就這麼掛在牆上。」姜靚朝著報欄努努嘴。

管理近十萬人,相當於三國時期的縣令,不可能對所有學生都照顧得到,周軒倒不覺得什麼。

「那一片是什麼?」周軒又指著一處小山般的廢墟問。

「無人認領的自行車,每屆都有很多學生購買,哦,一般都是二手的。畢業後帶不走,也賣不了,到處亂丟亂放。學校規整後便暫時放在這裡,時間長了就成這模樣,我們把這裡叫自行車墳場,夠嚇人吧!」姜靚做鬼臉。

「可以隨便拿嗎?」

「可以,學校高興還來不及!但是我得提醒你,修理費二十到一百不等,一把鎖最便宜的也得十五塊,而一輛二手自行車最多五十,全新的也不過二三百。」

姜靚打消周軒的念頭,好歹也是日進斗金的堂堂周師父,怎麼能盯上這些破爛呢,連她這個跟班的都覺得丟人。

周軒當然不是要撿破爛,而是想要掌握這項自主出行的技能。

學校佔地極廣,從北到南走直線路程,得耗上一個多小時,宿舍區則在中間位置偏南,為的是方便學生上課,到本部教室也需要小半個小時。

走路當做鍛煉身體,這點路不算什麼,但要是有個什麼急事,還挺麻煩。從一開始看到有騎自行車的學生經過,他就動了心,何況自行車的價格還很低。

「這邊是女生宿舍區,唉,說多了都是煩惱,只要姐一露頭,對面男生宿舍樓就瀰漫著濃濃的雄性氣息,火辣辣的眼神。」姜靚自戀的閉著眼睛吸吸鼻子,「讓人有種窒息感。」

咦?人呢?

姜靚睜開眼看不到周軒,原來跑前頭去了,「走那麼快乾嘛,跟我到女寢去一趟。」

「你要有事兒,我在外面等著你就行。」周軒拒絕,既然是女寢,男人應該不能隨便進。

姜靚卻呲牙壞笑:「軒哥,你這腦子沒好利索,萬一來了認識的同學不打招呼,可別說我不救你。」

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個學校除了姜靚,其餘人都不認識,周軒想了想說道:「那我選個僻靜點兒的地方等你。」

「嘻嘻,以前你可不是這樣,放心好了,女寢里從來不缺男人,再說了,我還有東西需要你幫著拿。」姜靚笑道。

只要不亂走亂躥亂上廁所,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周軒最終還是點頭同意,跟在姜靚後面,走向女生宿舍。

噓!

來到門口,姜靚卻突然停住腳步,做賊似的躲在一旁,指指旁邊一個開著窗口的小屋,裡面隱約可見一個臃腫的身影。

周軒伸長脖子想要看個清楚,卻被姜靚拉住領子使勁往下摁。

「誰啊?」周軒問。

「小聲點兒!」姜靚急的直擺小手,「那可是全校最有名的母夜叉,我們背地裡都罵死她了。」

「到底是誰?」

「你腦子真廢了,宿管劉姨啊!」

等到那個臃腫身影朝裡面轉身的空隙,姜靚低低喊了聲跑,拉著周軒飛快朝樓梯方向奔去。餘光可見那個胖胖的身影非常靈敏地察覺到異常,迅速轉身,而這時周軒已經踏上樓梯。

剛到達樓梯拐彎處時,一張胖臉從窗口探出來往這看,嗖,只看到一名女孩子雙腳離地的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現在的女孩成什麼樣子,風風火火,走路都用飛的。」劉姨嘟囔一句沒再管。

姜靚確實是飛的,情急之下的周軒,拉住她的胳膊硬是把她給拽了上去。一口氣跑到三樓,沒有動靜,才停下來。

「耶,成功啦!軒哥你好有力氣,我剛才都成了空中飛人。」

「靚妹,你和劉姨有什麼仇恨,她非要盯著你?」周軒擔心問。

「不只是針對我,她就那樣,見不得女孩子談戀愛,只要是雄性動物,哪怕一條狗都不讓進!」姜靚抱怨。

「她做得對,女孩子居住之地,就該受到特殊保護。」周軒理解。

「對個屁,那是缺愛的表現。你不知道,二半夜還查房呢,別看胖,走路跟幽靈似的,一點動靜沒有,突然出現嚇你一跳。」

姜靚連比帶劃,一副見鬼的模樣,周軒卻有種被拉上賊船的感覺,下次一定問清楚再進來,不能只聽她的。

姜靚的寢室在五樓,剛拐過樓梯,迎面跑下來兩個女孩,周軒不提防撞到其中一個女孩兒的肩頭,撞得她一個踉蹌。

「對不起!」周軒立刻道歉。

好像很疼的樣子,女孩兒皺眉卻沒說什麼,側身微微一笑,捂著肩膀轉彎和女伴兒下樓去了,只留下一抹馨香。

嬌小玲瓏,白色長裙如雪蓮花綻放,美麗又不張狂。沒看到正臉,側麵線條非常柔和,想必擁有和髮絲一樣柔順的性格。

受了委屈也是嘴角帶笑,不急不火的,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愛她。

符合周軒對當代美女的想像,一陣莫名心動,不由回頭張望一眼。

「看什麼看!」姜靚神獸把周軒的臉掰了過來。

「你同學嗎?」周軒問。

「沒聞見人家用什麼牌子的香水嗎?她才不會住校!軒哥,你打聽她幹什麼?」姜靚帶著醋味。

「哦,撞了人家,不好意思。」

「已經道歉了,又不是玻璃做的,一撞就碎。」

來到寢室前,姜靚打開屋門,撲鼻一股子霉味兒,周軒捏捏鼻子,皺眉道:「靚妹,你平時也不打掃打掃?」

「六個人住呢,我要幹了讓她們五個撿便宜!」

等二人進屋,姜靚卻隨手把門在裡面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