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25章 太委屈

第025章 太委屈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83

周軒真搞不懂了,誤會姜靚這麼久,一直認為她是風塵女子,姜靚也不生氣,而讚美虞江舟的純潔卻讓她怒了。

一萬塊錢還在,厚厚一摞,順利取五十個名字才能賺到,誠實講,虞江舟做事很地道,出手也很闊綽。

就是好強驕縱點兒,周軒有點自責,不該上勁總和一名弱女子對著來。

好吧,她也不弱。

「這些有錢人,到哪裡聽到的只有奉承話,早就被捧慣了。我看那女的都有點怕你了,軒哥這巴掌打得真響亮。」姜靚嘻嘻笑,心情老好了。

「我沒打她,也不會打她。」周軒心情有些低落。

「不就那麼形容嘛!反正有錢賺!」

不用看姜靚就知道,這傢伙又動了心思,現在手頭的錢夠一年的花銷了,周軒也不小氣,點了兩千給她。

周軒耳邊是姜靚的歡呼,腦子裡卻是虞江舟倉皇離開的場景。說起來,倒是虞江舟把自己從女人街給拉了出去,看到了更廣闊的世界。

究其根本,還是不熟悉這個世界造成的摩擦,比如不會過馬路不認路等等。

「靚妹,明天去學校看看吧。」周軒下定決心。

「還沒到開學時候呢!」姜靚還在興奮地數錢。

「提前適應下環境。」

「也行,我請客坐公交!」

姜靚又開始高調回報,周軒忍不住笑了,這傢伙總能帶給人歡樂。

接下來是公交知識普及時間,在姜靚嘴裡的公交車,那就是一個大悶罐,最大特點一個字,擠!

男的能擠成殘廢,女的能被擠懷孕。要說地皮還是公交車上最金貴,拿行李的塊頭大的,會被一車人仇視。

老人上車要裝看不見,讓座你就要站半天,未必能換來謝謝。司機讓往後站千萬別聽他的,到站下不去他才不給你多停一會兒。

姜靚講得吐沫星子亂飛,還是義憤填膺的樣子,最後總結說都是血淚教訓,免費傳授,不用謝。

周軒聽的寒毛直豎,太可怕了,要這麼說,坐一次公交等於上一次刑場?

應該有誇張成分,很多人都乘坐公交,胖子依然隨處可見,否則都可以在公交上擠成瘦子。

等到第二天周軒真正坐上公交的時候,發現情況跟姜靚說的完全不同!

排隊時一位戴眼鏡的老者選擇最後一個上,周軒上車後,司機還禮貌打招呼,你好!歡迎乘車!座位一半兒都空著,大家安安靜靜地坐下來,不吵不鬧。

「靚妹,跟你說的不一樣啊。」周軒小聲問。

「這不是高峰期。」姜靚嘴裡嚼著口香糖,打個哈欠:「早上沒睡夠,我再眯會兒,聽到報站記得叫我。」

車子緩緩啟動,看著窗外的景緻,周軒內心的激動無法描述,時間跨越太大,再聰明的人都需要逐漸適應。

道路比女人街寬好幾倍,可容十輛車相向而行,來來往往,川流不息。很少人敢橫穿這樣的馬路,而是選擇地下通道或者天橋,或者有紅綠燈的人行道。

一排排高樓大廈,飛快向後跑去,一路上公交急開急停,車上乘客也有上有下。看多了也會無聊,離學校還有段距離,搖搖晃晃中周軒也有些發困,閉目養神。

「太委屈!」

一個怪怪的強調把周軒驚醒,看到車門附近站著個瘦高小夥子,花褂子,偏偏又穿了一條緊身褲,顯得腿更細。

帶著鴨舌帽,塞著耳機聽歌,還跟隨伴奏哼唱,調都跑的沒邊了,「連分手也是讓我最後得到消息,不哭泣,因為我對情對愛全都不曾虧欠你,太委屈,喔哦!」

公然喧嘩不會讓人有好感,同車人嘁嘁喳喳埋怨,小夥子卻聽不見,兀自陶醉。

「都坐好了!」司機不耐煩地喊了一句。

「還愛著你,你卻把別人擁在懷裡」小夥子唱的聲音更大了,姜靚也被吵醒,嘟囔一句煩死了,用手堵住耳朵。

司機猛打方向盤,周軒不由自主跟著傾斜,那個小夥子一把抓住拉手,身體被擰成麻花晃來盪去。

很滑稽,大家哄的一聲都笑了。

車速恢復平穩,小夥子不高興地尖著嗓子問:「怎麼開車呢,小心我投訴你!」

「這麼多座位閑著,你站門口杵著,誰知道是不是要下車,到站牌我就停!」司機振振有詞。

「討厭啦!」

小夥子晃著腦袋嗔了一句,噘著嘴不高興的往旁邊站了站。如果周軒沒看錯,他一直翹著蘭花指。

「這小子是男是女?」周軒分不清,問姜靚。

「哦,這個問題很不好回答。這是一種奇怪的物種,可男可女,可上可下,可攻可受。」姜靚正色道。

「好好說話!」

「嘿嘿,就是一偽娘,見多不怪!這個世界啊,複雜得很,有人為搶座打破頭,但也有這貨,有座死活不坐,玩兒個性。」

姜靚翹著二郎腿又閉上眼睛,更像是個爺們兒。時代發展,男女平等,連性別界限也變得很含糊,這個很難懂。

臨海大學!到了!

在取名館,周軒也查閱過臨海大學的資料,是一座有百年教育歷史的綜合性大學,國內重點科研機構,擁有五個分校區,還下設附屬學校、醫院等等,總人數不下十萬!

然而,就這樣一所高校,給周軒的第一感覺卻是有些寒酸。

大門很寬也很普通,中間一塊黑色長條大理石,上面四個快要掉色的金字,臨海大學,兩側銹跡斑斑的自動推拉門。

門口堆放著些小盆花卉,都是缺少管理半死不活的狀態。

此時還不到開學時間,只是左側留下空隙,檢查倒是很嚴格,來往車輛都要停頓片刻,門衛會仔細詢問,扣留證件頒發暫時通行證。

騎著自行車的學生會一腳點地,等過了大門又跨坐上去,算是對母校的尊重,下車了。

「喂,你們幹嘛的?」

周軒和姜靚剛到門口,門衛就探出頭大聲質問。

「我們是這裡的學生!」姜靚不滿道。

「學生證呢?」

門衛還是不信,執意要證明,姜靚撇撇嘴,把學生證遞過去,周軒也把自己的拿過去。門衛重點對比姜靚和照片這才放行,還小聲嘀咕,瘋瘋癲癲哪裡像是個學生。

「惹不起,前校長的親戚。」進去後,姜靚不停抱怨,別人不檢查,怎麼到了她就找彆扭。

「呵呵,你不是校花嗎,他怎麼不認識?」

周軒笑問,光是這一會兒就看到好幾個漂亮女孩子,姿色都比姜靚強。

「校花也得換屆,姐老了,讓著那些小妹妹吧。」

姜靚故作大方,就要挽周軒胳膊,他沒答應,這可是學校,讀聖賢書的地方,哪能拉拉扯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