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22章 自己賺錢交學費

第022章 自己賺錢交學費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51

周軒嘆口氣,騙子這個帽子被扣上,很難摘下來。

「這種玉很值錢嗎?」周軒問。

「你連漢代東西都認識,就不知道這些年價格飛漲的收藏界寵兒田黃?」女孩兒覺得周軒莫名其妙。

「你認識大名鼎鼎的田黃,還把東海王念成車水馬龍?」周軒不甘示弱。

你?!

女孩兒漲紅了臉,又哼了一聲,抱著她的寶貝轉身就走。

周軒之所以一眼認出嵌貝銅鹿鎮,那是因為這東西在三國貴族家中很是普及。但之後一千八百年來的珍奇古玩就不太擅長,而且種類及其豐富,想要全面掌握並不容易。

姜靚扒在門口伸長脖子看,「唉,同樣都是美女,怎麼做人的差距這麼大!我坐個公交都要走好遠,就為省兩塊倒車錢,人家卻車來車往,這一天光油錢也不少花。」

今天紅毛跳上的那輛車就是公交車,可以一下子拉幾十口人,上下學或者出行都需要用到這種交通工具。

「靚妹,從女人街到學校,需要乘坐什麼公交車?」周軒問。

「真有錢啊,不知道我這輩子還能不能開上車。」姜靚還在眼巴眼望地看。

「靚妹!」

「哦,得走一段路,出這條街大路口向北,路東站牌乘坐三線,臨海大學站下車,會繞個遠,不堵車的話四十分鐘到。倒車的話,省將近一半兒時間,有好幾輛車都能到,但多花錢不說,你一下子也記不住。」姜靚解釋道。

周軒認真記錄下來,上學之前有必要嘗試一次,以免耽誤開學時間。

「靚妹,田黃玉真的很貴嗎?」周軒又問。

「我連個項鏈都沒有,哪裡懂什麼銅啊玉了的,幫你上網查查。」

和姜靚來到二樓,打開電腦,不查不知道,當在網上看到田黃玉的資料時,兩個人都驚得半天合不攏嘴。

價比黃金!

雖然手頭這兩個小的有些瑕疵,又是早些年收藏,但按目前的市場價格,價值也是驚人的。

一副醉酒狀態下書寫的漢隸,換來兩塊田黃印章,周軒有些不安,可是人海茫茫,上哪裡找那位中年男人去!

呼!

姜靚突然跑下樓去,周軒立刻明白她的用意,在後面緊追。

「軒哥,我愛你,送妹妹一塊,我就要塊小的。」

姜靚伸手就去抓桌子上的田黃玉印章,馬上就要觸及,腰被周軒抱住,硬生生給拉到一旁,周軒飛快的將兩枚印章拿在手裡,高高舉起來。

「靚妹,這是友人贈送的,再值錢我也不會賣。」

「我也不賣,就留著收藏。軒哥,小的那塊就行!」姜靚跳著高去搶。

「也許將來我還要還給人家。」

「還個屁啊,上面都有你的名字了,除非那個人也叫周軒。」

「別鬧,小心摔碎了。」

「你給我一塊不就沒事兒了嘛!」

周軒怎麼勸說都打消不了姜靚的貪心,一番撕扯之下,姜靚反手被摁在沙發上,周軒膝蓋頂在她的腰部,再也動不了了。

「軒哥,你真小氣!怎麼說我也是你的死黨啊,這點東西都不捨得。」

「姜靚,我鄭重警告你一次,如果以後再這樣,就別從取名館幹了,我用不起!」周軒冷冷道。

唉,姜靚慫了,包吃包住,工作也不算很忙,上哪裡找這樣的老闆去。周軒三言兩語就能搞定濮梅和喬三,將來的人際網肯定非常大。

先不說每天能賺一百塊錢,將來找正式工作走個後門的時候,說不定還能用到他。

「我錯了還不行,以後再也不敢了。」姜靚沮喪道。

「說話算數?」周軒問。

「算,算!電話,你手機響了!」姜靚提醒。

確實是抽屜里的手機,周軒連忙過去,姜靚則是無比遺憾,這兩塊印章一直擺在桌子上,就沒想到拿走一塊。

「唉,這年頭,像我這麼實誠的人可不多了。」姜靚感嘆,還在為錯失田黃玉抱憾。

來電顯示,老媽!

周軒十歲便跟師父一起生活,對於家庭的概念十分淡泊,十幾歲時父母相繼離世,便把管府當做是自己的家。

喂?周軒接通電話。

「小軒,怎麼這麼久也不給家裡來個電話?」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蒼老憔悴,但不乏慈愛。

「哦,我在取名館打工。」周軒含糊道。

「你叔叔那裡?小軒,家裡供你讀大學不容易,別被你叔叔帶壞了,他那個人啊,騙死人不償命,早些年多少堵家門口算賬的,咱家沒少給他拿錢補窟窿。」媽媽絮絮叨叨,對這個叔叔十分不滿。

「我知道了。」

「小軒,開學前還回來一趟嗎?我腌了些你愛吃的咸黃瓜。」

「不回去了,這邊還有事兒呢。」

「不回來也行,來迴路費都能買不少黃瓜了。小軒,把你銀行賬號給我發過來,我把學費給你打過去,生活費還沒湊夠,以後我每月給你打八百。」

周軒嘆氣,原來他的家境並不富裕,不成器的叔叔在外面花天酒地,而原來那個周軒只知道玩遊戲泡妞,根本不體諒家長的難處。

「我打工賺了些錢,不用寄了,留著買點補品吧。」

嗯?對方很驚訝,「這麼多錢都賺夠了?」

「勤奮點就有了,以後不用想著我,照顧好自己。」

「我兒子長大了,會賺錢了,媽媽太高興了。」女人的聲音哽咽,「那好,我把錢給你留著,將來娶媳婦送彩禮也得花不少錢。」

又叮囑了很多事情,不要喝酒,見人三分笑別惹事兒,看到中意的女孩子留心著點兒,打聽下人家家裡什麼要求等等。

周軒嗯嗯啊啊胡亂答應,半個小時才掛了電話,心情也有幾分茫然,雖然是母子關係,但沒有感情基礎,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你怎麼一聲媽都沒喊啊?」姜靚一旁聽著,忍不住問。

「關你什麼事兒。」周軒不悅道。

「呵,脾氣還長了。軒哥,你媽是不是要給你打錢?」

「我沒要!」

「真傻。」姜靚撇撇嘴,「我媽昨天也給我打電話了,我只收了學費。」

「不錯啊,有進步!」周軒豎起大拇指。

「生活費就靠你了軒哥,嘿嘿。」姜靚賠笑。

「大門開著,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