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18章 斯水之神

第018章 斯水之神 (1/2)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08

聽著聽著,中年男人便愣住了,看向周軒的眼神充滿了笑意。音色不錯,關鍵是周軒唱的可是標準五律音調,宮商角徵羽。

古色古香,別有一番韻味,伴隨口中悠揚的歌聲,周軒揮動毛筆,如有神助。中年男人拿來大提斗筆,就是想要有氣勢的大字,卻沒想到,周軒用這樣大的毛筆,還能寫下規整的小字。

漢隸一向以工整著稱,也許是酒意作祟,周軒也放開了寫,字跡頓時變得靈動起來,動靜結合,一氣呵成。

斯水之神,名曰宓妃,翩若驚鴻,婉若游龍,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中年男人靜靜的觀看,一言不發,心潮澎湃,好像在這一刻穿越了時空,看到了洛水神女。

唰唰唰!

提上自己的名字,周軒把毛筆一扔,「嘿嘿,今天發揮還不錯。大哥,請笑納!」

中年男人激動地連連點頭,這是曹植的洛神賦,辭藻華麗,行雲流水,難以超越的一篇佳作。

「好啊,好!」

「曹子建才華橫溢,有目共睹,確實寫得好,誦讀此賦,無不交口稱讚。」周軒附和。

「我是說字好。」中年男人強調。

但是周軒卻開始神遊了,「我敬仰曹子建,只恨天人相隔,無緣得見,若能銅雀台上暢聊一番,也不枉此生」

「同學,你還沒有醒酒?」中年男人又好氣又好笑。

一提到酒,周軒又開始眼皮打架,回到沙發上躺下,只聽耳邊有人問:「你叫周彥士?」

「我叫周軒,彥士是字!」

「呵呵,還有字。」中年男人笑了,「古人好似也有哪位皇帝字彥士,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等周軒醒來,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好像做了三個夢,吃火鍋,見師父,書寫洛神賦!

想了好半天,能確定第二個才是夢,另外兩件事是真的,不由心裡懊惱。

醜態百出,一定讓那位先生討厭透頂,失去了一位可以談心的朋友,突然起他臨走時最後那句話,周軒總覺得好像是哪裡不對。

嗡!

腦袋一陣響,三國時期一些回憶紛至沓來,管輅死後,周軒成為接班人的呼聲最高,一邊忙著師父葬禮,一邊應對那些前來祝賀的大臣權貴。

一道聖旨讓他入宮,莫名其妙的被帶到後廷,又稀里糊塗的與后妃有了瓜葛,落得悲慘結局。

周軒一直想不通,自己究竟犯了什麼錯?

曹芳被廢為齊王,曹髦在司馬師的扶持下繼位,年紀比周軒還要小好幾歲。周軒一直提防司馬家族的勢力,沒怎麼注意這個少年皇帝。

彥士!不錯,曹髦的字也是彥士!

現在真相大白,曹髦厭惡周軒和他有同樣的字,礙於管輅的影響力沒有發威,等靠山一倒,便迫不及待的用一個十分拙劣的手段處置了周軒。

唉,周軒不停嘆息,要說治安,還是古代最亂,伴君如伴虎,天子高興生氣都有可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喬三這樣的人在很多人眼中十分可恨,但在現代社會也不敢隨便胡來。

飯桌上隨口答應的事情,被喬三當了真,第二天黃毛又來了,還帶著被開除的紅毛一起!

「嘿嘿,軒哥,忙著呢?」

「哦,是大黃兄弟。」周軒放下書本,看到紅毛有些不解,紅毛呲牙一笑,點頭哈腰道:「軒哥,我是瘦虎兄弟。」

「少往臉上貼金!」黃毛瞪了紅毛一眼,說出來由。

就是讓周軒看看面相,這個紅毛可不可用,這小子除了小聰明,其他特長一概沒有,被喬三開除後,死乞白賴地又上門找了好幾次。

喬三架不住他軟磨硬泡,最後答應,如果取名館的周軒兄弟能同意,就讓他回來。

「軒哥,找份工作不容易,江湖安保公司正對我專業,求你開開尊口,讓三哥留下我。」紅毛可憐巴巴的拱手作揖。

「你是,什麼專業?」周軒納悶問。

「開挖掘機的!」

「這和安保公司什麼關係?」

「手都伸得長啊!」

「瞎說個屁啊,再貧嘴我直接攆出你去!」黃毛照著後腦勺就是一巴掌。

周軒啞然失笑,人都有長處,紅毛也是如此,樂觀臉皮厚,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不會太悶。

看長相,紅毛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品行一般,但也不是大奸大惡之輩,打個下手什麼的也合適。

見周軒盯著自己看,就是不說話,紅毛的汗都冒出來了,「軒哥,您大人大量,千萬幫幫兄弟。哦,我知道了,軒哥還在記上次的仇,兄弟我就是紙糊的老虎,一捏就爛,從一開始就沒想為難軒哥。」

周軒暗自好笑,還是綳著臉沒鬆口,錄取可以,但得讓這小子長個教訓,珍惜重返崗位的機會。

越是這樣,紅毛越害怕,沒志氣的咧嘴就哭了,「軒哥,我錯了,真的錯了。上次真不該調戲你馬子,那就是五十塊錢的貨,我這不是嘴賤嘛!」

「你說什麼?!」

剛從外面進來的姜靚上來就嚷嚷,眼睛瞪得溜圓。紅毛直打自己的嘴,「姐姐,說禿嚕嘴了,別往心裡去!」

姜靚怎麼會不往心裡去,脫下涼鞋就追著紅毛抽,紅毛啊啊大叫著在屋裡轉圈,最後又被逼到了二樓。

「姐姐,你要過來,我真從這裡跳下去!」

「誰是你姐姐,你比我還老呢!」

樓上傳來二人的打罵聲,紅毛威脅跳樓無效,誇張地大喊大叫。

周軒下面聽得熱鬧,呵呵直笑,黃毛問道:「軒哥,這紅毛能留嗎?」

「並無大錯,留下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