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15章 只收一元錢

第015章 只收一元錢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701

嘉年華一間大包廂內,男男女女十幾個人,說笑唱歌,很嘈雜。

一個紅毛小子直著身子走進去,不由咳嗽幾聲,煙霧太大,嗆得嗓子難受。眼前更是霧茫茫一片,跟到了天堂似的,揉揉眼睛才看見,沙發上坐著個壯禽獸摟著倆缺衣少穿的仙女兒。

男人叫喬三,三十歲,當地的地痞頭,原來練過武,一身的疙瘩肉。

「嘿嘿,三哥。」紅毛小子走過去,賠笑打招呼。

「哦,瘦虎兄弟來了啊。」喬三推了一把右邊濃妝艷抹的女人,「滾,給我兄弟挪個地兒。」

哼!女人撇撇嘴,剛起身屁股就被喬三順手打了一巴掌,疼的嗷嗷叫,屋裡的人卻都是哄堂大笑。

「好幾天沒看到你了,胖了啊!」

「被人嚇著了,沒敢出門,這不,剛把禍害給清了。」紅毛指了指胳膊,原來的刺青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還需要恢復一段時間。

「什麼意思?這裡是個刺青吧?」喬三皺眉問。

「三哥猜得對,剛忍痛洗乾淨了。」紅毛遭了兩回罪,看起來有點打蔫。

「咱們乾的生意,就是嚇唬別人的,你被誰嚇著了?」喬三問。

「三哥日理萬機,大忙人一個,女人街上,藏著一位高人。」紅毛賠著笑臉。

「哈哈,日萬雞還差不多!」一名黃毛小子起鬨,喬三一瞪眼睛,嚇得連忙閉嘴,有人識趣地把音響也給關了。

「女人街有個精易起名館,那裡剛來了個小子,二十齣頭,看相那叫一個準,簡直絕了。」紅毛噓呼道。

「取名館?對了,我不是安排你去收加盟費嗎?錢呢?」喬三伸出了巴掌,「拿出來,正好把今晚的帳給結了。」

「他沒錢,再說了,那人不能招惹,有點邪門。」紅毛訕訕道。

喬三一巴掌扇在紅毛的臉上,差點打掉了他的牙,「這麼容易就被人忽悠了,咱們的生意都像你這麼干,早他娘的黃攤了。」

「三哥,他好像真沒錢,就拿出一堆掉渣的麵包,我要是騙你就是這個!」紅毛中指直伸,其餘四指彎曲,做出王八狀。

「大黃,打聽打聽去!」

喬三之所以能成為附近的地痞頭,也不是光靠血拚,做事兒也算是謹慎。紅毛是剛加進來的,有點小聰明小滑頭,他的話喬三沒有全信,派出手下大黃去打探詳情。

一打聽嚇一跳,取名館生意還真不錯!

黃毛小子帶回來的消息驚人,取名館出出入入的人不少,基本上都是中年婦女,有人一呆就是半天。

紅毛辦事不利,被開除了。

喬三剛剛遇到不順心的事,回頭琢磨著這個取名館,招呼七個手下,開著麵包車直奔女人街。

距離不算遠,三條街,這附近的地盤都是喬三收錢,打著安保公司的名義,收取加盟費。

周軒正在看書,只聽門外亂吵吵的,七八個人從一輛破舊麵包車上跳下來,左搖右擺的朝他走來。

一名三十多歲的女人剛一腳踏進取名館,看這情形,扭頭就跑。

來者不善!

周軒看見了賊頭賊腦的黃毛,再聯想起那次來的紅毛,立刻明白,是安保公司的人來了。看來,他們不拿走加盟費,絕不會善罷甘休。

樓上正在用電腦聊天的姜靚,聽到動靜下樓,在樓梯的拐角處,一看下面這陣勢,很不地道的急忙縮了回去。

奇裝異服的年輕人紛紛進屋,規矩的站成了兩排,屋子裡立刻變得滿滿當當。

周軒每日練拳,打兩三個沒問題,卻也打不過這麼多人,不能硬來,得智取。

最後,一名三十齣頭的中年人走了進來,緊身無袖上衣更顯強壯,脖子上掛一條手指粗細的金鏈子。

個頭足有一米八,頭髮很短,根根直立,一臉的橫肉,眼光冷冰冰的,正是喬三。

周軒坐在那裡沒動,越是這種時候,就越要冷靜應對。

喬三坐在桌子對面,打量著周軒,問道:「你就是這裡的周師父?」

「大家都這麼稱呼,我叫周軒。」

「給我看看相,看準了什麼都好說,看錯了,加盟費翻倍,必須交。」喬三道。

「兄台貴姓!」

「喬!」

周軒穩了穩神,盯著喬三看了看,很自信的說道:「從喬兄的面相看,父母宮黯淡,幼年喪父,該是由慈母撫養長大。」

「說得不錯,我母親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女人。」喬三聽到慈母兩個字,眼眶都濕了。

「兄弟宮明亮,喬兄為人重情重義,甘願為兄弟兩肋插刀,值得敬佩。」

「這是當然,要不怎麼會有這麼多兄弟跟隨我。」喬三點頭,這段話不管準不準,讓人聽著就舒坦。

「喬兄,財富宮生出了隱隱的橫紋,破財了吧?看密集的程度,數目不小。」周軒道。

「嘿嘿,我從來都去別人兜里拿錢,誰敢動我的錢?」喬三哂笑著不承認,但周軒看出來,准了。

「那紋路繞了個圈,稱作陰符紋,我看,是故去的人,收走了你的錢。」周軒繼續說道。

喬三嘴角猛抽,一言不吭,同在隊伍里的黃毛,立刻招呼了起來,

「姓周的,你想找死啊!」

周軒不理他,淡定地看著對方。

喬三抖著腳,斜眼兒又問:「周師父,紅口白牙的,你確定自己說的話?」

「我看相幾乎從不失手,希望喬兄不要在相師這裡有所隱瞞。」周軒表現得很自信。

哈哈,喬三拍著巴掌大笑,「瘦虎說得沒錯,還真是個高人,每件事兒都沒看錯。」

「相不走空!請交付相資。」周軒突然說道。

喬三笑容猛收,冷冷問:「多少錢?」

「一元錢!」周軒道,「喬兄的相貌放在古代,應該是將軍,我敬重你忠孝仁義,希望能跟你成為朋友。」

周軒起身伸出手,一臉誠懇,喬三微微一愣,側身伸長胳膊跟周軒握了一下,又哈哈笑了。後面的小混混們都傻了,面面相覷,咱不是來砸場子的嗎?

看來,加盟費泡湯了。

「一元錢太少,該怎麼算就怎麼算。」喬三大方道。

「就收一元,朋友來了,中午我當請喬兄和諸位兄弟。」周軒道。

破財一次,也是為了今後的生意,周軒也不想得罪這些人,他對外面的世界還不熟悉,除了姜靚,也沒有其他朋友。

「兄弟,夠敞亮,這朋友交定了。」喬三果真放下了一元錢鋼鏰。

「靚妹!」

周軒朝著上面喊,姜靚見事態平息了,這才訕笑著走下來。

「附近哪個飯店比較好?」周軒問。

「嗯,向南一百米,剛開了一家火鍋店。」

姜靚的小心思又活泛了,新開張總會有優惠,她不想讓周軒多花錢,始終惦記著自己多賺點。

「就去那裡。」喬三一口答應下來,回頭埋怨,「叫你們多看著點,光他娘的知道玩,新開了一家火鍋店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