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14章 小有名氣

第014章 小有名氣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89

坐下來,翻開一本中國歷史,周軒如飢似渴地看了起來,姜靚躺在沙發上擺弄一會兒手機,實在是無聊,沒打招呼就走了。

等看不清書上的字,周軒才發現夜幕降臨了。

二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周軒大致縷清了歷史的脈絡。一千八百年,居然發生了這麼多驚天動地的大事,還有這麼多的朝代更迭。

山呼萬歲,華賀千秋,後來的朝代都沒有超過大周朝八百年基業,令人感嘆。

還有一個多月開學,這麼多書一下子看不完,周軒合上書本,揉揉有些酸脹的眼睛打算出去吃飯。

嗡嗡嗡!

抽屜里傳出來震動聲音,是手機。能有誰找自己,或許是姜靚打來的。

拿出手機,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周軒一愣,二叔!

江湖假術士,周德寬?

如果周德寬要回來,那麼自己又該去往何處?

剛剛適應的環境就要改變,周軒有些沮喪,迷糊地弄錯了方向,把手機的掛斷當成了接聽。

周德寬堅持不懈地第二遍打過來,周軒深吸一口氣,接聽,學著別人的樣子,喂?

「大侄子啊!」一個中年男人的大嗓門傳過來,還有呼呼的風聲和女人的笑聲。

「是我,周軒。」周軒硬著頭皮答,心裡很不情願。

「這孩子,跟我還提名帶姓的。」周德寬沒聽出來別的,又試探問:「那個,你在取名館還挺好的吧?」

「可以。」

「就沒有來找事兒的?」

提到這茬,周軒就來氣,明知有危險還把侄子留在這裡,哪有這樣的叔父!周軒口氣也變得很冰冷,「你給濮梅女兒取了個爛名字,她帶了三個人打我,都打吐血了,差點沒打死。」

電話那邊周德寬直哎呦,連聲音也變得哽咽了,對這個侄子也並非一點感情都沒有,帶著哭腔,「我苦命的大侄子啊,後來呢,你咋給擺平的?」

「還能怎樣,好言相勸,她也不敢真把我打死。」

「對,這就對了,法治時代,殺人要償命的,給她倆膽兒也不敢!」周德寬底氣又開始足了。

「你,何時回來?」

那頭沉默,好久周德寬才嘿嘿笑:「那個,大侄子啊,我在馬來西亞呢,這邊的錢好賺。別跟別人說啊,我還勾搭上一個富婆,真有錢,正在幫我申請永久居住證,沒有特殊情況呢,暫時就不回去了!」

啊?周軒一怔,劇情發生了有利逆轉。

「大侄子你先別惱啊,我不是尋思你這麼大了,過兩年就該娶媳婦,當叔叔的怎麼不給你封個大紅包啊?我這都是為了你好。」周德寬笑嘻嘻的聲音。

「叔叔,那你就好好享受生活吧!」周軒立刻改了口風,相當開心。

「嘿嘿,小軒長大了,知道理解長輩的難處了。取名館租金到年底呢,你先住著就行,平時雜七雜八的女孩子少往回領,眼裡只有錢,騙你沒商量!」周德寬過來人口吻給侄子傳授經驗。

「怎麼會呢!」周軒雖然這麼說,還是覺得周德寬這句話最有水準,姜靚就是這樣的女孩子,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一樓牆上掛著的字元是騙人的吧?」

「哎呀,你不說我差點兒忘了,那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來的護宅符!大師級的人親自畫的,還開了光,很靈驗,千萬別給我丟了!要是搬家什麼的,一定給我收好。不聊了啊,美女有約,有事兒我再給你打電話,這個號以後不用了!」

還沒問清楚,嘟嘟嘟的提示音,周德寬掛斷了。

還大師級護宅符,分明就是害人符。

保佑周德寬逃到了馬來西亞,保佑他大侄子被人痛打。

原來那個周軒死因不明,綜合各方面因素分析,應該是晝夜顛倒作息不規律,加上沉迷遊戲以及不良視頻,棍棒之下情緒太過激動,導致暴卒。

周軒樂見周德寬不回來,將一顆心放在肚子里,變得越發從容自信,背著手出去吃飯。小籠包、羊湯、炒菜吃不重樣,依舊覺得麵條最美味。

空閑時間用來打拳,為了生計,周軒也沒有放鬆本職工作,工工整整的寫了「取名、看相、風水」六個字,貼在了門邊上。

想了想,又在下面加上了五個字,不準不收錢!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被一手漂亮好字吸引,這種宣傳方式沒起什麼作用。

口碑卻幫了大忙!

之前來為兒子取名字的秦有志,請走了塑料貔貅,沒多久就發了一筆小財。家族好事連連,他的大姨姐懷了三胎,聽說此事,孩子還沒出生,就來取名。

男方姓梁,周軒給孩子取名梁朝瑞,又看出她心臟功能不太好,懷孕了,就不要出來走動,多靜養。

這女人就喜歡四處亂說,回去後將周軒說得神乎其神,重點強調,小夥子,太帥了,見了他就不追星了!

聞風而動的婦女們,接二連三的來到取名館,近距離打量帥哥相師,確實很帥。

賺錢的事情,周軒表現得很有耐心,也不糊弄,逐一細心講解。面對帥哥,又說得很開心,女人們出手很大方,紅票子一張接一張。

任何社會,都有貧富差距,有人囊中羞澀,有人一擲千金,周軒一視同仁,對待誰都很客氣。

周軒為了照顧生意,打出任憑打賞的招牌,來的人就更多了,還有的賴著不走,幸好有姜靚冷著臉往外攆。

還有女人壞笑著提出能否看全相,就是不穿衣服哪裡都看一遍。

周軒當然不會答應,雖然這是個開放的社會,一旦傳出去,生意就砸了,推說看臉就知道身上的情況,不用麻煩。

姜靚幾乎整天泡在這裡,給周軒打下手,一趟趟從樓上把塑料貔貅搬下來。說實話,周軒認為這東西不會帶來財運,可偏偏就有人死心眼非要買,也就隨著他們了。

每天給姜靚一張紅票子,就讓她樂顛顛地跟在身邊,早上來,晚上走。姜靚學乖了,也不再亂要錢,因為她發現周軒不但認識了錢,而且,人越來越聰明,幾乎不再問她問題。

有一次,姜靚正尋思要去偷拿桌子底下的錢,就被周軒給事先點破了。

一個傻子變聰明了,精的像只猴兒,而最讓姜靚遺憾的是,周軒就是不碰她一下。可誰又在乎呢,有錢賺就好。

一晃過去了半個月,周軒攢了一萬塊錢,還是很少,在這個城市裡,還不夠買一平米房子的,現在的房子是租的,早晚還是沒地方住。

財富是需要積累的,何況還有謀生的手段,周軒很滿意當前的生活狀況,只是他還不清楚,樹大招風,有人在惦記著他賺的錢。

有個黃毛小子經常在外面晃悠,有時還扒在門口往裡看,等到周軒察覺不對時,那小子也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