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13章 觀點不同的爭辯

第013章 觀點不同的爭辯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614

「像是符籙,又像是文字,每個圖形都是一筆構成,或許是某個古代邊界名族的語言。」中年男人分析。

有見地,周軒對他好感大增,開口道:「我也研究過符籙,總結八個字,神必勝鬼,正要驅邪。」

哦!中年男人轉過臉來,饒有興緻的問:「能否詳細說說?」

「先賢認為,大道由符號和數字構成。符籙者,集合兩者,溝通大道之氣。神必勝鬼,但凡符文,必然畫鬼無頭,意在惡鬼被神靈斬首正要驅邪,以祥雲、玉珠,用大道之數繪製,可令邪氣遠離。」

中年男人笑了,點頭道:「總結的很精闢,哪本書上寫的?」

「是我自己想到的。」周軒沒提師父管輅,現代人還是無法理解這種師徒關係。

「來,不妨大膽猜測一下,這上面寫的究竟是什麼。」中年男人還是對掛著條幅感興趣。

「文字必有形音,在我看來,這什麼都不是,故弄玄虛。」周軒說出自己的看法。

中年男人難掩一臉失望之色,張望一下窗外,妻子還是沒從小店裡出來,女人選衣服總是很麻煩。

中年男人來到桌前緩緩坐下,看到桌上的一張紙,眼睛立刻亮了,仔細觀察起來。

「這字好啊,誰寫的?」中年男人問。

「先生謬讚,是我寫的。」周軒客氣道。

「工整流暢,力透紙背,沒十幾年功底練不出來的。」中年男人有些意外。

「倒是自幼習字,比起大家,仍相去甚遠。」

中年男人呵呵一笑,讚許點頭,問:「不簡單呀,現在能寫好漢隸的人可是很少見了,不知你師父是哪一位書法大家?」

周軒笑了笑:「我師父只是一個閑雲野鶴的道人罷了,如今已不在人世。」

周軒當然不能說,他們那個時代,寫的都是這種字,而他師父是管輅,說出來也沒人相信,只能編造一個假的身份了。

中年人看著紙上的字,上面寫著管輅,好奇問道:「管輅是相學占卜的鼻祖,你在學習他的著作?」

周軒點了點頭,「我師父說,我們這一派師傳管輅,師祖的書籍我是通讀過幾遍的。」

「呵呵,有意思。不過術士這個學科,可以作為古文化進行研究,比如,易經之中,蘊藏著很多哲理,別把它當成職業。」中年男人話鋒一轉,還是不贊同周軒年紀輕輕,從事這些玄之又玄的行業。

觀點不同,並不代表不能討論,周軒道:「這位先生,你的觀點,恕我不能贊同,古代先賢,無不精通術士之道,正所謂趨吉避凶,知天命而不憂。孔聖人醉心於易,韋編三絕,終成大儒而大術士管輅,因知天命,多次辭官不做,留得一世清名。」

中年男人一愣,這小子好口才,倒也沒生氣,又問:「在我的印象中,術士都用察言觀色的方法進行推斷,將算不準的事情,都推給了天命。」

「管輅精通數理,斷易從無差錯,他曾經品評自身,胸無三壬,背無三甲,不可做官,只能驅鬼。然,聖上非要封他為少府丞一職,結果,半年不到便故去了,令人傷悲。」說起這些,周軒不免黯然神傷。

「呵呵,你說的典故,書中早有記錄。」中年男人笑著擺手,總的說來,跟這位年輕人雖有觀點碰撞,卻談得很開心。

「先生也是飽讀詩書之人。」周軒半是恭維半是認真。

來到這裡,少有能聊得來的,但是暢聊沒多久便被打斷了,外面來了一個女人,端莊大方,臉上帶著一抹淺笑安靜地站在門口。

「哦,是夫人來了。」中年男人起身,拿起桌上那張紙,「這個能不能送給我?」

「不可!」周軒連忙擺手:「隨手塗抹,怎能相贈貴客!若是先生喜歡,改日認真書寫,內容可由先生來定。」

「好。」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伸出一隻手,周軒學著現代人的樣子和他握手告別。送到門口,那人又問:「剛剛聽你說還在上學,是哪所學校?」

「臨海大學歷史系三年級。」

「哦?」中年人眼前又是一亮,「想不到竟然是臨海大學的學生,那你不認識我?」

周軒搖了搖頭,「先生也是臨海大學的?」

「哈哈,自然,咱們後會有期。」

目送二人離去,周軒又停在牆上那些字前,要說自己初來乍到不認識這裡的字很正常,但剛才那位中年男人學識不凡,居然也不認識。

還有,濮梅花了一萬塊錢,周德寬卻給人取了個爛名字,看看方位都畫錯的八卦圖,周軒基本可以斷定,這掛著的東西就是用來騙人的。

「咦,剛才那男的是誰啊?看起來有點面熟!」姜靚抱著一大摞書進來,好奇打聽。

「路過的,隨便聊聊。」周軒如實答。

「哦,給錢了嗎?」

「無所求,還給什麼錢。」

「你的傻病還沒好!逮著個進門的,還不得使勁忽悠?」姜靚翻翻白眼,將書放在桌子上,「這些都是歷史方面的書籍,真的很貴,不信看後面的標價。」

中國歷史、歷史通論等,都是周軒急需的,另外他還發現了世界古代史、西方史等!

在三國時期,龜茲、樓蘭、精絕、大宛等地名,對於周軒來說極為遙遠,年輕氣盛的他總想出去看看。

但舟馬勞頓又是遠在天邊,周軒以為永遠不會探知那裡的秘密,竟然都可以從這些書中找到想要的答案。

如大秦就是羅馬,在周軒生活的時代正在經歷一場動蕩。

書都是九成新,沒怎麼讀過。隨手翻弄,會發現一些圖畫,比如一支手槍啊,倆氣球什麼的,當看到兩個爬蟲似的名字,周軒笑了,這就是他的書,上面還有他的名字。

確切說,是之前那個周軒的書。

姜靚耍小心眼兒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周軒還是給了她五百塊錢,姜靚立刻樂顛了,一邊埋怨周軒隱瞞收入,一邊歡呼著撅起嘴巴又過來親。

「男女有別。」周軒推住她的肩頭,笑著拒絕。

「你還真有勁兒!」姜靚使出吃奶的勁也湊不過來,只能放棄,但是錢能讓人心情大好,手指蘸著口水數了一遍:「這就賺了五百塊?」

「巧了。」

「嘿嘿,好好學習啊,等你讀完了,我再給你送些來。」

「好,還是這個價。」

周軒爽快答應,不是因為有錢,而是知識無價,既然準備學習,當然就要交學費。

姜靚露出釋然的得意表情,開始還擔心周軒會看出什麼問題,結果傻乎乎的直接就給錢,太喜歡這號傻瓜了。

周軒啊周軒,你怎麼不早點傻了呢!

ps感謝「肥龍b」紅包以及蓋章打賞,老朋友了,沒說的!微信公眾號,「水冷酒家」關注後可留言,定期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