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12章 非字非畫

第012章 非字非畫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97

說話大喘氣,姜靚道:「上哪兒去猜啊!」

「現在的人,太沒有公德心了,天上掉下來一柄塑料的玩具刀,差點就把我扎個透心涼。」紅毛這種人,居然也好意思這麼評論其他人。

「塑料刀就能嚇成這樣。」姜靚憋不住笑了,這小混混水平實在一般般。

「那可是十層樓以上掉下來的,威力比真刀還厲害。老子在下面罵了好半天,沒人搭腔,都開著窗戶,確定不了是誰。」紅毛道。

周軒一直沒說話,懶得搭理這種人,希望他趕緊走。

紅毛又問:「周師父,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都經歷了,以後沒事兒了吧!」

「不見得,白虎隨身不吉。」周軒道。

「你給我掐算一下,哪天有災,大不了在家打一天遊戲。」紅毛已經沒了囂張的樣子,有些惶恐。

「天機不可泄露!」周軒擺手。

紅毛問的話,涉及到占卜之道,周軒對此很精通,也是術士必修課之一。

師父管輅在世之時曾經嚴厲教導過,無事不占卜,容易招來災禍,除非遇到真正的大事,才可以凈手焚香,開啟卦局。

正是遵循師父這條規矩,周軒進宮之前,才沒有為自己算上一卦,否則就躲過去了,這也是命。

還有,占卜需要用到年月日時所屬的天干地支,周軒那時候用的是推算之法,這裡有萬年曆。可是,周軒看了萬年曆後,覺得上面標註的有問題,不敢濫用。

當然,他目前還不知道,這個時代有盜版一說。

紅毛見周軒推辭,不樂意了,「你想要錢?」

「你也不像有錢人,不過好意提個醒。」周軒道。

紅毛盯著周軒看了一會兒,又回頭看看牆上的電子錶,七點三分,過了酉時,這才晃著膀子出去了。

姜靚小心翼翼地來到門口,看著紅毛走遠了,連忙鎖上了門,又把燈關了。

「靚妹,你這是幹什麼?」周軒問。

「你沾上麻煩了,什麼安保公司,掛羊頭賣狗肉,他們就是地痞流氓,把保護費說成了加盟費。」姜靚小聲道。

「我沒錢怕什麼!」

「他們會砸玻璃的,還好你聰明,將這小子給糊弄走了,不然,我今晚就遭殃了。」姜靚道。

「你還怕這個?」周軒問,作為一名有責任心的風塵女人,應該什麼客人都接才對。

「反正今天晚上我不走了,難保就會遇到他。」姜靚提出要求,「睡哪裡都行,沙發、桌子上,地上,只要能收留一晚。」

說得真可憐,周軒沒反對,君子坐懷不亂,只要問心無愧,說出去也不怕。

長夜漫漫,周軒過去拉好窗帘,跟姜靚一道上了樓,正好趁機試試,能不能再問點問題。

「周軒,你手機是不是沒充電啊?」姜靚拉開抽屜,按了幾下手機。

「忘了。」

「這可不行,現在這社會,什麼時候也離不開手機,萬一有急事兒呢。」

姜靚說著便拿出充電器,插在電源上,聊了一會兒,又把手機打開,屏幕亮了。周軒將這些步驟都記在腦子裡,他對這個小東西好奇很久了,只是還不會使用。

「喏,開機關機,接聽掛斷,這裡面是一些應用軟體。哦哦,這裡有照片。」

「慢點說,我得一樣樣適應。」

周軒將手機接過來,在上面又點又劃,原理很難解釋,但操作上卻簡單得很,起碼比奇門遁甲要容易。

嗡嗡嗡,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嚇得周軒差點沒扔掉。

「獃子,我給你打的,接聽下試試。」姜靚笑嘻嘻,她的手機放在了耳朵邊。

嘗試著劃撥一下,然後放在耳朵邊。

「喂!」

周軒耳朵響起炸雷,姜靚卻哈哈大笑,惡作劇很成功。

「沒個輕重,這樣會害我耳聾的。」周軒提出抗議。

「哈哈哈,沒錢賺,我還不尋點開心啊。」

姜靚笑個不停,完全忘了剛才紅毛來訪。古代大小姐,一般是規規矩矩,笑不露齒,而且動不動就強說愁,相比較之下,顯得死氣沉沉。

「看什麼,覺得我很美?」

又來了。

周軒低頭繼續擺弄手機,翻出一個帶有三角號指示的,隨手一點,裡面立刻出現不堪的畫面。

聽到動靜,姜靚立刻感興趣地湊了過來,「什麼聲音,快讓我看看!」

「非禮勿視!」

周軒不知道怎麼關閉,直接關機了。

古代也沒有那麼封閉,聖上能看的版本外面找不到,但私底下也會有些私人描繪的圖冊流傳,好哥們之間的最佳禮物就是這玩意兒。

那種快被翻爛的圖冊,被當做寶貝私藏,沒事兒時偷偷拿出來觀看。

這個可以留著,以後慢慢看。

周軒不想跟姜靚糾纏,下樓去看書睡覺,姜靚怎麼睡也不管,反正他可以睡沙發。

事實上,姜靚打開了電腦,當成了網吧,熬紅了眼睛,玩了一個晚上。

早上,周軒還沒醒,姜靚就開門走了,急忙回宿舍補覺。

快到晚飯,一名中年男子背著手走了進來,看不出具體年紀,因為這裡的人普遍比較顯年輕,都不留鬍子。

一身書香氣息,彬彬有禮,但又不乏威嚴,五官非常有型,眉毛帶彩,鼻子高隆,周軒斷定這人應該是個文官。

「先生,有何貴幹?」周軒禮貌起身問。

「哦,只是路過看看。」

中年男人沒看周軒,他陪著愛人逛街,此時愛人正在對面一家服裝店選衣服,他卻隔著窗戶看到了牆上掛著的字。

「這牆上掛的,非字非畫,可否講解一下?」中年男人斯斯文文的,說話口氣倒像是古代人。

「實不相瞞,我恰恰不認得上面的字。」周軒誠實回答。

哦?中年男人揚眉,這才注意到取名館老闆是名年輕人,口氣里還帶著幾分責備,「怎麼年紀輕輕的干起這行?」

實際上周軒十歲就被師父養著,早就干這行了。

「是這樣,這是我叔叔的生意,暑假無事,幫忙看著。」周軒說道。

「還是名學生,假期打工值得讚賞,但在這裡能有什麼前途?」中年男人皺起了眉頭。

「前途茫然,能在當下活明白就很不易。」

周軒感嘆一句,迄今為止,他的活動範圍也就是一條女人街而已,哪有資格談前途。

「呵呵,就業壓力確實很大,作為生活歷練也不算是錯,畢竟可以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

中年男人安慰一句,又開始研究上面的字,久久不動,只是這份不罷休的鑽研精神就讓周軒敬佩。

「先生,可否看出些什麼來?」周軒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