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08章 前來拿藥方

第008章 前來拿藥方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398

是梅姐!

女人眼睛眨都不眨地盯著周軒,周軒面不改色,也靜靜地注視著她。

女人哼了一聲,冷冷道:「你小子行啊!」

「夫人已有身孕,還是少動胎氣的好。」周軒面不改色。

「你就那麼確定我懷孕了?」女人又問。

「夫人,不用試探我,這點不會錯。」周軒擺擺手,看出了女人的小把戲。

撲哧,女人樂了,笑得那叫一個開心,「那天啊我去醫院檢查,還真讓你給蒙准了,不,是算準了,真有了!」

「恭喜夫人。」

「我叫濮梅,叫梅姐好了。」

「我叫周軒,恭喜梅姐。」

「這個恭喜可以有。」濮梅笑起來也很好看,大眼睛彎彎的,還有兩顆小小的虎牙,如果不發威,還算是可愛,「拿到結果,我就立刻去找我老公報喜。他正在忙著開會,聽說我來了,還很不高興,結果我讓他的助理把檢查單送進去就走了。」

濮梅手舞足蹈,又問:「你猜怎麼著?我剛到家,他就提前下班了,還給我封了這個數的紅包!」

濮梅豎起五根白嫩手指,周旋不知道是多少,反正不是五錢。

「咦,你怎麼不笑啊?」

「呵呵。」

「我這次來,就是想確定下,到底是不是個男孩兒啊?」

懷孕了不假,但月份不夠,查不出性別來。濮梅怕再是個丫頭,也得生下來寶貝似的養著,但跟生兒子的意義絕對不一樣。

「梅姐若是不相信我,就不會再來,男孩無疑,這次來還有別的事吧?」周軒淡淡一笑。

唉,濮梅臉上露出憂慮,擺手讓司機到門口去,壓低聲音說:「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跟你叔叔周德寬生氣,自從查出來懷孕之後,我就一直肚子疼,而且昨天晚上還見紅了,把我嚇得不輕。」

「可有找大夫診斷?」

「剛從醫院回來,檢查說是沒事兒,讓回去後躺幾天。我就想,沒事兒怎麼會肚子疼呢?這不就想起你來了嘛!」濮梅這才說到正事上。

上次離開時,周軒說要給她個保胎法子,本來濮梅沒當回事兒,這幾天忙著四處報喜炫耀,直到昨天晚上出現流產徵兆才驚慌起來。

「我先給梅姐把一下脈吧!」周軒道。

濮梅湊過來,有些詫異地打量著周軒,「老弟,你還是個醫生?」

「術士之道,包含醫、卜、星、相。其中相術除了相人,還有相宅、相塋、哦,這裡叫做風水。」

「厲害啊!」濮梅大讚,面前的小夥子年紀輕輕,本事可不小。

「呵呵,我不過略知些醫道,尋常小病尚可,照比師父,還差遠了。」周軒謙虛道。

「啥時候帶我見見你的師父?」

「他老人家剛剛過世了。」

濮梅將白皙的手腕隔著桌子伸了過來,周軒準確扣住了寸關尺三處,微微閉上眼睛感受,片刻後說道:「梅姐脈象沉濡,眼下田宅宮有細小白點,正是腎陽虛癥狀,也叫宮寒。」

「沒錯,醫生就說我宮寒。」病不諱醫,濮梅點頭。

「不可吃生冷之物。」

「別提了,我就喜歡吃冰淇淋,自從檢查出懷孕,就把這東西戒了。」

冰淇淋是什麼,周軒還不清楚,知道濮梅是來要安胎方子的,拿過紙筆,寫下個藥方,生薑、大棗、蜂蜜放在一起熬水,每日一次,祛寒除濕,溫宮暖陽。

「老弟,你這方子不算出奇。」濮梅道,為了安胎,她也詢問了不少醫生,這幾樣都很普通。

周軒沒搭茬,繼續寫,揉按關元穴,八感穴,持續一月。

「梅姐,此乃驗方,兩項需配合施行,才能保胎兒無憂。」周軒將藥方遞了過去。

「倒是寫了一手好字。」濮梅贊了一句,又問:「關元、八感在哪裡?」

周軒站起來,指了指小腹,「關元穴在肚臍下三寸,八感穴在後方,尻窩處。」

「聽不懂!」濮梅擺手,「小兄弟,你來幫我指出位置吧!」

「這,男女之間,不太方便。」周軒不答應。

「還挺封建的,都什麼時代了,再漂亮的女人,進了婦科都要脫。上次給我檢查的,就是個男醫生,像是實習生,我沒怎樣,他倒臉紅了。」濮梅吃吃笑。

見周軒還傻愣愣站著,濮梅招呼道:「別磨嘰了,我都不在乎,你怕什麼。」

說著,濮梅過去鎖上了門,躺在了沙發上,撩起上衣,又向下褪了褪褲子,露出一片雪白的肚皮。

不說明白,這女人也不會走,周軒不想剛剛建立的良好關係出問題,還是走了過去。

「姐是不是有點胖?」濮梅問,每個人女人都關心這個重大問題。

「呵呵,豐腴是一種美,也是福相,宮裡的貴妃都是如此。」周軒笑道。

「小兄弟很會說話。」濮梅很開心,「我老公就說喜歡肉肉的我。」

周軒深吸一口氣,緩緩蹲下來,摒棄腦中的雜念,隔著褲子,指著一處,「這裡便是關元穴,也稱丹田。」

「怎麼揉?」濮梅大方的向下又拉了拉褲子,露出一截紅內褲的邊緣。

周軒臉紅心跳,哪裡見過這種場面,跟著師父出診,婦人們通常都會在身上蓋上個白布單,不會有這樣的春光。

君子當坐懷不亂,更何況自己是醫生,周軒的手微微顫抖著,按在了關元穴上,「此處正反輕揉三十六次,符合天地之數。手法一定要輕柔,以有觸感為佳,否則適得其反。」

哈哈,濮梅看見周軒臉紅,笑得那叫一個花枝亂顫,「小老弟,你別告訴我,還沒碰過女人!」

「倒是有一門親事,尚未迎娶。」

「太老實可不行,姐是過來人,該出手時不能猶豫,現在的壞小子遍地都是。」濮梅勸道。

還好,濮梅沒讓周軒親自示範左右三十六次,接著翻轉過來,又問:「八感穴在哪裡?」

看不見濮梅的臉,周軒放鬆了許多,雙手四指併攏,對稱的按在兩邊,「這裡便是八感穴,一共八個穴位,要輕輕點按。」

「有感覺,酸酸麻麻!」濮梅噓呼道。

ps感謝「安思戀」、「陌清茶」、「小飛」等朋友紅包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