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07章 來了個病號

第007章 來了個病號 (1/2)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10

「如果吃不飽,即便是有生意上門,也沒有氣力去講解。」

周軒暗示一句,我沒得吃,你也沒賺不了諮詢費。姜靚哼了一聲,摸摸兜里的錢再看看周軒,還是轉身出去買吃的了。

取出姜靚買的衣服,一套長袖長褲,白色上衣,黑色褲子,簡單利索。另外一套短袖短褲,淡藍色上衣,上面還印著一隻歪頭笨熊,下面是花褲衩。

在身上比量兩下,倒是很合體,在這方面,姜靚還是有分寸的。

天氣熱,周軒正愁沒衣服換洗,身上這套都快要臭了,於是拿著那套長袖長褲去了衛生間。

剛剛換下來,就聽姜靚在外面大呼小叫。

「今天就將就著吃點兒吧!」

周軒走出來,姜靚看到他眼睛就直了,嘴巴里嘖嘖有聲,走過來前後左右的看,「行啊,跟個白領似的,不,像明星!人家傻了,口水流出來了,你傻了,氣質出來了。」

「正合適,就像是量體裁衣,在哪裡製作的?」周軒打聽。

「這些都是機器加工出來的,區分大小號,我按著你的標準買就不會錯。」

一會兒給周軒整理下領子,一會兒又給他系好袖口扣子,周軒正在感動,就覺一隻小手突然伸進了自己褲子里。

連忙後退一步,皺眉道:「靚妹,我餓了,要吃飯。」

「思想可真骯髒,我是想替你把襯衣塞進去!」

姜靚又要動手,周軒一手擋著她,另一隻手完成了這項任務,整理完畢,自我感覺良好。

麵包!

塑料袋裡放著五個買來的麵包,拿起一個觀看,鬆軟甜香,咬上一口,更是連呼美味。一口氣將五個麵包吃完,還是意猶未盡的樣子。

姜靚又覺得虧了,直皺眉,「你還真能吃,我這可是把你明天的早餐都給買出來了。」

「明早不吃也罷。」

周軒用紙擦擦嘴,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紙,推到姜靚跟前:「靚妹,這是我目前急需掌握的,還請解答。」

「不好意思,本姑娘是個講究原則的人,沒有諮詢費,免談。」姜靚不客氣地拒絕了:「對了,我還約了朋友一起去唱歌,你就學那本字典吧,夠研究一陣了。」

說完,姜靚就往外走。

「靚妹!」

周軒追著出去喊了一聲,姜靚只是朝後甩甩手,連頭都沒回,真是個勢利眼!周軒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不想泄露出去,而姜靚雖然貪財,但性格大咧咧的,反倒有利於掩護。

可惜啊,沒有足夠的銀兩給她。

這是個晝夜顛倒的時代,晚上的行人比白天還多,但周軒的活動範圍卻只有起名館上下兩層。

小不忍則亂大謀,周軒慢慢吐出胸中悶氣,緊皺的眉頭舒展開,又退回到大廳里。拿起那張記滿問題的紙,也就兩張紅票票的諮詢費。

不就是賺錢嗎?簡單!

接下來幾天,也有人好奇地進來看看,但沒有一個照顧生意,大多數一句話都不說就離開。

沒錢賺,有事兒做,周軒的學業卻是突飛猛進,那本字典基本上吃透了,大多數的字都能認得。

書架下面的紙箱子里有一些雜誌和報刊,周軒經常翻閱,上面的內容不敢恭維,只是為了儘快熟悉這裡的字體。

營業額天天畫圈,每天來一趟的姜靚臉色越來越難看,麵包也從五個降到了三個。

「省著點吃,這東西也不便宜,你給我的錢都快花完了。」姜靚晚上臨走前叮囑。

餓了一天的周軒三下五除二吃掉了兩個,可是肚皮就像是無底洞,終於忍不住把第三個也吃掉了,坐下來嘆氣。

「沒被棍棒打死,快要被餓死,真是辜負了師父的救命之恩。」

為了減少能量的消耗,晚上的睡眠改為了靜坐,通過氣息的調節達到減少能量消耗的目的。但是,總能量實在是太少了,怎麼省也快要見底。

不行,決不能把所有賭注都壓在一名風塵女子身上,周軒打定主意,明日起便採取積極主動的營銷方式,徹底改變現在的窘迫。

第二天上午,穿戴整齊的周軒早早打開了大門,站在門口守了一上午,見有意願的人便熱情打招呼,但越是這樣,對方越謹慎,白忙乎。

餓的前心貼後背,周軒站不住了,眼前冒星地回到座位上。

正在為如何多吃幾個麵包發愁時,吱呀一聲,一輛白色轎車在門前緊急停下。司機匆忙打開車門跳下來,屁顛屁顛地跑到右邊,打開車門,還殷勤的把右手放在門楣上。

下來一名重病患者!

為何這樣說?

天氣炎熱,大家穿著都很清涼,但這名女子卻是長袖長褲外加厚厚的外套,頭上戴著帽子,嘴巴也嚴嚴實實地捂著一塊花布。

周軒在雜誌上見過這東西,叫做口罩。

在司機的攙扶之下,女子拄著腰,步履蹣跚的向屋內走來。等到了門口,女子停下來,將一隻胳膊搭在司機肩頭,司機連忙幫她抬起一條腿,吃力地邁過了門檻。

竟然這麼嚴重!周軒對這名女子深表同情,那門檻完全可以忽略,稍微抬一下腳尖便可。

這裡是起名館不是醫館,周軒想要提醒對方,轉念一想,真正的術士,醫卜等都要精通,他也曾跟著師父學過些醫術,如果能替這女子治病,既可以積德行善又能賺點打賞買麵包吃。

咕嚕嚕,想到麵包,肚子又抗議了,周軒立刻坐直身體,一本正經的樣子。

女子終於來到跟前坐下,還呼呼直喘,幾步就累成這樣了,真可憐。

恰好在這時,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