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05章 在一起不方便

第005章 在一起不方便 (1/2)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521

怎麼跟個傻子上了床!

姜靚早就煩透了,姿態不雅地坐在她口中所說的沙發上,擺著小手:「五百塊錢就想累死我啊,以後必須是有償服務。哦,你不懂,就是拿錢來,我才回答問題。」

「我身上沒帶銀兩。」

「不要銀子,花不出去,還要去銀行兌換,這東西就行。」姜靚從褲兜里,扯出了一張紅票子。

周軒懂了,這就是這裡的流通貨幣,難怪這風塵女子這麼喜歡。

正在發愁如何弄到錢,有人推門進來了,一名三十齣頭的男人,方頭大臉,長相憨厚。

「周師父在嗎?」男人問。

「本人周軒。」

「好年輕啊,跟朋友說的不太一樣。」中年男人有些猶豫,介紹人說,周師父應該是古裝打扮,留著鬍子,這分明就是個愣頭小夥子。

「有志不分年歲,這位兄台,眼下田宅宮泛出亮黃之色,必然家中喜添男丁,從顏色判斷,一月之前。」

「厲害啊!」中年男人豎起了大拇指,「呵呵,我家三代單傳,這是大喜事,所以,前來求個名字。」

姜靚見周軒說得有模有樣,好奇地站起來打量中年男人,「周軒,我怎麼沒看出亮黃色。」

「觀色之法,我可是跟師父學了五年,豈能隨便掌握。」周軒擺手,不理姜靚,「兄台,敢問大名?」

「秦有志!」

「孩子重量如何?」

「正好八斤八兩。」

周軒沒問孩子的生辰時間,他都搞不懂現在是何年何月,天干地支更是無從推斷,略微沉吟了一下,開口道:「師父曾傳授給我對時取名之法,眼下應該是午時,對應則為子時,有道是擇時不如撞時,孩子取名秦子坤如何?」

「哪幾個字?」秦有志聽不明白。

「筆墨紙硯在哪裡?」周軒問。

可能要有錢賺,姜靚表現得很積極,起身在大桌子下面一通翻騰,還真就找出了毛筆和一瓶墨汁,還有一沓大白紙。

一邊鋪紙,姜靚低聲說,「周軒,昆字不對吧,上面是日,下面是比,內涵很深。」

她這種人,腦子裡沒好詞,凡事兒都容易想偏了。

周軒也不理她,提筆就寫,秦子坤三個大字,落在紙上。

姜靚驚愕地捂住了嘴巴,秦有志也是一臉吃驚,不是因為別的,周軒的書法簡直絕了,一筆一划都是如此完美。

姜靚又掏出人民幣,對比一下,正是上面印的那種書法。她哪裡知道,周軒寫的就是正宗的漢隸。

「周師父,請解釋下名字的含義,別人問起來,也好有個說法。」秦有志搓著手問,這個名字他看著就喜歡。

「秦,三人同心,其利斷金。子,十二地支之首,陽氣初生,福祿越聚越多。坤,大地之意,厚德載物,其數為八,正與孩子的八斤契合,三字組合,大吉!」周軒道。

「哈哈,好名字,謝謝周師父。」秦有志大樂,還是沒太聽懂,又讓周軒將名字的釋義寫在紙上,書法完全值得珍藏。

秦有志拿著墨跡未乾的白紙,興高采烈起身就要走,被姜靚給攔住,「喂,還沒給錢哪!」

「哈哈哈,一高興給忘了,對不住了。周師父,多少錢?」秦有志掏出錢包,裡面一沓紅票票。

周軒知道這是錢,卻不清楚怎麼換算,卻看到姜靚沖他悄悄豎起兩根手指頭。

「哦,二錢即可。」周軒隨口道。

「什麼?!」秦有志驚訝地直嚷嚷:「取個名字就兩千塊,咱不是大款,錢都是用汗珠子換來的。」

姜靚直咧嘴,一個勁朝這邊擠眼睛,周軒想了想,更正道:「二錢就是,兩張紅色的。」

「嘿嘿,嚇我一跳。不錯,價錢公道!看你這麼實在,我就再請個發財貔貅吧。」秦有志嘿嘿笑了。

姜靚連忙又暗中豎起三根手指頭,周軒說道:「那個嘛,三張!」

秦有志痛快地抽出五百塊錢,遞給周軒,姜靚見有錢賺,跑得比兔子還快,上樓取了個塑料貔貅下來。

秦有志抱著貔貅,一再道謝,哼著小曲兒走了。

「哇,周軒,你到底是聰明還是傻啊,我簡直愛死你了。」姜靚蹦過來就要摟脖子,周軒連忙躲開,揚起手裡的紅票票,「這些可以給你,但我需要知道更多。」

「有錢什麼都好辦!」姜靚雀躍著將五百塊搶過去,順道親了一口周軒。

咕嚕嚕,周軒肚皮開始抗議,好餓,想要吃東西,姜靚大方道,「今天我請客,等著啊,我去買個全家桶!」

屋內安靜了下來,周軒走到書架前方,隨手拿起一本,封面上的四個字認識倆,三和演。

翻看裡面的內容,卻讓他吃了一驚,一些字還是認識的,曹操!葛亮!司懿!

曹操!諸葛亮!司馬懿!

很難描述周軒內心的震撼,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本書可能叫做三國演義!

一目十行地快速翻看,周軒看到了最熟悉的名字,如遭雷擊。

管輅!

沒錯,上面寫的就是師父,斷斷續續地閱讀,他更是覺得不可思議,師父怎麼會跟太祖在一起?

太祖薨,師父才是個十歲的孩子。

腦袋嗡嗡響,師父還沒下葬,關於他的傳記就已經出來了,顯然不正常。其餘的書,大半都是風水相術卜筮類的書籍,著作人都不認識。

透過縫隙,周軒發現還有本發黃的書藏在後面,挪開前面的書,小心地取出來,書很舊,一定經常翻看,也許是某個秘笈。

翻開一頁,四個字映入眼帘,金瓶圖解,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