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04章 假冒校花

第004章 假冒校花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655

周軒腦袋生疼,麻煩還真不少,急忙擺手,「姑娘,師規嚴厲,從不允許我進入風月場所,我當真不認識你。」

「放屁,前天晚上還賤皮賤臉的給我洗腳,叫媳婦呢!」女孩兒嘲諷道:「難怪被人打,又欠了別人的風流債了吧?老娘也認識不少人,非得卸了你那惹事兒的玩意兒不可!你等著!」

女孩兒氣鼓鼓的說著就往外走,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冤家宜解不宜結,周軒可不想再挨打,連忙拉住女孩兒的胳膊,兩人拉扯了好一會兒,女孩兒才呼呼氣喘坐下,胸前一對玉兔更不老實了,上下起伏。

「姑娘,別生氣。唉,實不相瞞,我都不知道身在何處。」周軒道。

女孩兒才不聽他解釋,鬧吵著又要往外走,斜眼兒看到桌子上的五張紅票票,立刻停住了。

周軒術士出身,看得明白,女孩兒眼中全是貪婪之色,她喜歡這個!

「都拿去吧!」周軒大方道。

「誰稀罕!」女孩兒嘴裡說著,下手可不慢,麻溜地揣起來,又笑了,手指點著周軒的腦門,「就知道你跟我鬧著玩兒,晚上可要好好補償我。」

周軒訕笑,一臉誠懇道:「姑娘,我對天發誓,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許,這裡壞了。」

周軒指著腦袋,女孩兒歪頭看了好半天,終於有點信了,湊近問:「你還知道我叫什麼嗎?」

「不知道!」

「一點印象都沒有?」

「真沒有。」

「完了,完了,被打傻了。總得記得是誰打的你,得跟他要醫療費啊,最好多訛一點兒。威脅他,要是不給,咱們就報警,把事兒鬧大。」

女孩兒的意思跟壯漢的提醒正好相反,周軒卻更願意相信壯漢,不去招惹那個實力很大的梅姐。

「也是不記得。」周軒搖頭。

訛錢的想法被女孩兒暫時放下,眼珠滴溜溜直轉,笑著開口介紹,「我是姜靚,你的女朋友,咱們都是臨海大學歷史系三年級的學生,不在一個班,現在是暑假期間。」

「既然是朋友,剛才便是誤會一場,請多擔待。」周軒點頭。

「不是普通朋友,是上過床的女朋友,你的功夫嘛!馬馬虎虎算是過得去。」姜靚咯咯壞笑。

「我常年習武不假,可惜目前腿腳酸軟,尚需重新撿起。」周軒理解錯了功夫的意思,當成了武功。

「周軒,你還記得我是校花嗎?」姜靚一臉奸笑。

「校花,什麼意思?」

「全校最好看的啊!」

哦,周軒明白了,卻認為這條信息是假的,說實話,姜靚都沒有梅姐長得好看,而且眼神飄忽,說謊的行家。

兩人一問一答,頭頂不是夜明珠,叫做電燈,家家戶戶都有,這個是最廉價的,桌上的方盒子叫顯示器,能夠出現圖像,當今是網路社會,等於千里眼。

鍵盤、機箱、滑鼠、礦泉水瓶,每個辭彙都是新鮮的,姜靚拉開抽屜,翻出了手機,左右滑動可以接聽或者拒絕傳音,需要經常充電。

「你啊,整天抱著電腦玩遊戲,這兩天老說胸口疼,小心死在鍵盤上。」姜靚提醒道。

「等等,我先記下來。」

周軒認真傾聽,卻發現過目不忘的本領消失了,信息太多,記不清楚,連忙叫停,四處翻騰著找毛筆和硯台。

「哪裡有紙筆?」

「什麼紙筆啊,你先去衛生間把臉洗了,看著就噁心。」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姜靚才懶得搭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傻子。

周軒被推著下了樓,姜靚打開一扇門,啪嘰開了燈,裡面很乾凈,牆壁上貼著白色的石片。

「摸什麼,那是瓷磚。」姜靚道。

一個帶著凹槽的檯子,牆壁上還有面鏡子,室內還有個白瓷水桶,一側掛著個長桿的扁平腦袋的東西。

周軒茫然看看四周,「哪裡有水?」

「都進你腦子裡了!」姜靚不耐煩地戳了周軒腦袋一下,「笨死你算了,實在不行去找醫生看看,醜話說前頭,我可不會出錢。」

「興許過幾日就好,無妨。」周軒故作輕鬆。

姜靚翻著白眼兒扒拉一下檯子上的鐵片,水流嘩嘩流淌下來,周軒暗呼神奇,連忙用手接住好好的把臉洗了。

抬起頭看著鏡子里,周軒瞬間呆住了,這是自己嗎?

似是而非!

猛一看很像,但又不是,好像更英俊更年輕,下巴光溜溜的,沒有一根鬍鬚,是不是臉上有淤腫的原因?

正想的入神,肩頭靠過來一個小腦袋,姜靚緊貼著周軒,嬌聲道:「你啊,窮鬼一個,要不是看你長得還行,我才懶得理你!」

姜靚身體溫度在升高,眼神變得迷離,香氣撲鼻,一隻小手竟然還摸在屁股上。

雞皮疙瘩冒了出來,周軒身體僵直一下,連忙躲閃。

不可,不可!

「不渴就好,這水也不能喝。」

姜靚壞笑著又逼近,周軒卻覺得小腹脹痛,微微彎下腰,小聲問:「姜靚姑娘,請問茅廁何在?」

「這裡就是啊!」居然傻到這種地步,姜靚無聊地指指那個白瓷水桶。

「這物件長在地上,如何清理?」周軒小聲嘀咕。

「哎呦,你不會連尿尿都不會了吧?」姜靚直拍腦門,「你賺到了,五百塊問了這麼多問題。算了,算了,我給你演示一遍。首先,這東西叫馬桶!」

姜靚將周軒一把推開,動手就解自己的短褲,周軒連忙捂著眼睛,「你幹什麼?」

「捂著眼可就什麼都看不著了,憋死你!」

姜靚咬牙詛咒一句,然後將短褲往下褪了褪,放下了圓圈,坐了上去。

好白!好圓!

周軒喉結蠕動,臉上發燒,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見到女人的那裡。

嘶嘶的水聲過後,姜靚回頭按了一下,嘩啦啦更大水聲,她這才慢吞吞地提起褲子,白了周軒一眼,「傻樣,又不是沒見過。」

周軒上前看了看馬桶,淺淺的一汪水,更大的水流不知道去了何方。

「會了嗎?」姜靚甩甩手,到水台那裡洗洗手,「媽蛋,我都被你帶傻了。」

雖然新奇,但是不難,周軒心裡有了底。

甩著手上的水漬,姜靚來到跟前,雙臂交叉胸前,「尿吧!」

「還請姜靚姑娘外面等著。」

「智商情商全是零。」

姜靚呸了一口,摔門出去了,周軒迫不及待地解開褲子,有樣學樣的坐在馬桶上,尿完了,一身輕鬆。

「別尿外面!」

姜靚突然在外面大聲喊了一句,嚇得周軒一個激靈,這女子太放肆,全無半點禮義廉恥。

周軒被姜靚誤導了,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是坐在馬桶上撒尿。

離開姜靚口中的衛生間,周軒又問:「姑娘,可否告知這裡究竟是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