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全才相師 >第003章 繁華世界

第003章 繁華世界 (1/1)

小說名稱《全才相師》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時間:2017-04-27 07:12  字數:2484

哎哎,好好,好的,是!馬上!

壯漢臉上堆著笑,像是梅姐就在眼前似的。

說完話,壯漢長舒一口氣,拍拍周軒的肩頭:「小兄弟,眼下這關算是過了,梅姐叫我回去。再有下次,我一定提前給你通信兒,記得跑快點,別傻乎乎的犟嘴。」

「多謝兄台,此為何物?」周軒指著那個銀色磚塊。

「手機啊!」壯漢來不及解釋:「小兄弟,我得趕緊走了,謝謝你啊。」

壯漢匆匆走了。

聽師父講過,一些修鍊有成的修士,會使用一種叫做傳音符的特殊符籙,可以做到千里傳音,應該和這個叫做手機的東西差不多。

瘟神們終於都走了,周軒依然迷惑,這究竟是哪裡?

身上還在持續的痛,腦袋卻清醒得很,這一切都說明現在不是在夢裡,可能是被發配到某個地方。

比如,西域的某個國家?

再次走到窗邊,用手觸摸那叫做玻璃的窗紙,擺弄幾下後向旁邊一拉。

呼!風立刻吹了進來,一掃屋內的悶熱,人也感覺清爽許多。

這玻璃好啊,擋風,結實,周軒經常跟著師父進宮,聖上寢宮的窗戶也沒這麼好。

新的疑惑來了,根本不像是發配!沒人看守。

樓下是花花綠綠的繁華世界,人流穿梭不息,以女人居多。

滴滴滴的響聲,是從下方一個又一個大鐵盒子里發出來的,聽得很清楚,隱約看見有人坐在裡面,不用牛馬拉車,後面也沒有奴僕推,大鐵盒子自己跑得飛快!

對面那些高高低低的房屋上面都有牌匾,上面的字大約認得,因為和周軒腦中的字體很像,但筆劃更加簡單。

周軒轉身走回來,探頭向門外看,短短的走廊,接著就是樓梯。

啪!

周軒搭在牆壁上的手,突然觸動了一個機關,發出清脆的聲音,嚇得他連忙豎起拳頭,卻發現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試著將牆壁上的機關再按動一下,啪,感覺光線似乎稍微暗了一點兒。

幾次下來,周軒終於發現了奧妙,頭頂白盒子里的夜明珠,就是這機關控制的!

夜明珠在周軒的印象里,那可是貴族才能使用,怎麼他一個被宣判死刑的人,還能擁有這麼大個兒的夜明珠,實在是想不通。

坐在屋裡是不會想出答案的,周軒把瓶子里的水喝完,小心翼翼地走下樓。

一樓更加寬敞,地面平整,黑色大木桌立在一角,桌面光亮的能照出人影來,桌後一把椅子,很寬大,向後傾倒的樣子。

牆上掛著大大的八卦圖,色彩鮮明,可惜,八卦的方位還是標錯了。除此之外,牆上還有一些奇怪的字畫,說它奇怪,它好像是畫,又好像是字,周軒學富五車,也摸不到一點頭緒。

遠處還有一排書架,零零散散的放著幾本書。靠門的地方,一片連成片的像是紅色椅子,又沒有扶手,按上去軟軟的。

走出門外,回頭向上看,一塊紅色的匾額,中間五個金色大字,前面四個認識,精易起名,聯繫字體和梅姐提到的,周軒猜測,最後那個應該是館字。

下方還有兩個小字,後面有十一個數字,周軒看了很久,也沒想明白這列數字里包含的意義。

轉過身來,大街上的行人走路都很快,男人們清一色的短髮,沒有鬍鬚,周軒由此推斷,短髮不是蒙受了什麼削髮之刑,而是當地的習俗。

女人們身上的衣服,露胳膊露腿,別提非禮勿視,除非不睜眼睛才能做到。

一名只穿褻衣的女人,露著雪白的大腿,牽著一隻穿著衣服和鞋子的狗從跟前經過!那小狗還會兩條腿蹦躂,前爪拱手作揖,很可愛。

手機這個東西很普遍,幾乎人手一個,有的正在傳音,還有的盯著上面看。

周軒微微搖頭,要了解的實在是太多,得找個人詳細詢問,儘快搞清楚。周軒認為,師父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所有問題都能在他那裡得到答案,可惜英年早逝,四十八歲就沒了,今後只能靠自己。

周軒看這些人奇怪,這些人也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有的指指點點,小聲議論,有的躲閃到一邊。

周軒摸了一下臉,終於明白了,臉,腫了,上面可能還有血跡。

嗨!

突然有人拍了周軒肩膀一下,嚇了他一大跳,連忙回過頭。

一名戲子妝容的女子,正笑嘻嘻地看著她,五官還算周正,披肩的黃色頭髮,二十歲上下,鮮紅的小嘴巴里,正在啪嘰啪嘰的嚼著東西。

光著膀子,兩隻顫呼呼的玉兔在薄薄的抹胸里探頭探腦,周軒真擔心它們會一不留神跑出來。

「周軒,在等我呢?」女孩跳到前方,一記粉拳打在周軒的胸口,儘管很輕,周軒還是後退一步。

不等周軒開口,女孩驚訝地又問:「你被人打了?」

「不過是棍棒之傷,不礙事兒!」

「走,進屋說清楚了,誰這麼兇殘,把帥哥打成了豬頭。」

二話不說,女孩兒拉著周軒就進屋。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周軒也沒有排斥,跟著她又回到二樓,希望能通過她了解一些事情。

將周軒摁在椅子上,女孩兒不客氣地一抬大腿,結結實實地跨坐在他的身上,一對玉兔隨即壓在他的胸前。

「想我了嗎?」

周軒慌了,一把將女孩兒給推開,正色道:「這位姑娘,還請自重!」

女孩兒愣住了,嘴巴張得老大,周軒看清她嚼的是一個白色的東西,正貼在她左邊槽牙上。

女孩啪嘰啪嘰的又開始嚼起來,站在地上,上下打量周軒:「跟我拽文言文呢,這是哪國玩笑,一點兒都不好笑。」

說完,女孩兒伸手就去摸周軒的臉,周軒急忙又給推開,提醒道:「孔聖人有雲,男女授受不親,再若這樣,別怪我將你趕出去!」

「你趕啊,趕啊!只要我脫下這弔帶,管保你跪地叫娘!」女孩兒嘻嘻笑著,動手往下拉拉衣服,厚臉皮的繼續往前湊。

「眼含春水,面帶桃花,笑中藏媚,身似扶柳,混跡煙花巷柳尚可謀生,出來行走就不對了。」周軒厭惡至極,從沒見過這麼不知羞恥的女子。

「什麼?!你再給老娘說一遍試試?」女孩兒聽懂了,惱羞地吐出口中白色東西,粘在牆上,接著破口大罵,「周軒,你他娘的是故意的吧,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當老娘好欺負是吧?」

還有那層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