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道君 >第一三五五章 略施薄懲

第一三五五章 略施薄懲 (1/2)

小說名稱《道君》 作者:躍千愁  更新時間:昨日17:00更新  字數:3604

看似笑著說出的話,霍空卻能感受到此話中蘊含的雷霆之怒!

什麼叫到處透風的篩子?元色和長孫彌自然明白,這也是他們整頓縹緲閣的原因。

以前還罷了,如今縹緲閣內部居然有人在幫元嬰修士逃脫,元嬰修士誰敢拉出妄為?那麼幫助的意圖何在?三人已經感覺到了,縹緲閣內部有人開始針對他們九聖了。

然而怒歸怒,掌控天下還要靠下面人來執行,靠他們幾個不可能掌握天下的各個角落。

元色盯著霍空,嘴裡冒出一個字來,「查!」

很簡單的一個字,霍空卻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力,鄭重拱手領命道:「是!」

長孫彌:「人昨天就跑了,咱們還有必要留在這嗎?」話中透著濃濃的不滿之意,又似乎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霍空隱隱感覺到一場針對縹緲閣的真正的腥風血雨要來了。

元色:「是該走了,可也該讓有些人知道私藏違逆之人的後果,不管這個村裡的人知道多少,不管有沒有同黨,你知道該怎麼處置嗎?」

霍空神情一肅道:「先查!查後,殺,一個不留!」

元色沒了其他話,轉身而去。

三聖就這樣走了,可針對村民的盤問才剛剛正式開始。

盤問之後沒什麼收穫,霍空一聲令下,村莊里的男女老幼無人倖免,全部喪命,這都是後話。

現在更重要的事情是查昨天那對夫妻的下落,一家三口牽頭驢的目標很明顯。

一路追查到了碼頭,碼頭上有人看到那一家三口上了一艘船。

人一上船,目標的明顯就消失了,就再無人看到了。

船家是誰,不知道,碼頭上沒人認識。

問到船的上下游去向後,又順勢去查,並查當天所有來往江上的船隻,詢問有沒有看到那條船。

後來問到有人看到過,可再後來就沒有了後來,那條船似乎憑空消失了。

霍空知道那條線索斷了,對修士來說,想毀掉一艘船太容易了,而那對夫妻也明顯是假扮的,想改頭換面根本沒任何難度。

之後針對的追查目標便是船的來路,查誰家的船不見了,僅這些事情就不知動用了各地多少力量。

結果查到有人家裡的船丟了,丟了?等於線索徹底斷了。

而另一頭,抓到手的那個由修士假冒的貨郎,審訊也同時針對開始了,要挖出其背後的人。

……

大羅聖地,王尊回來了。

站在憑欄處的莎如來一見他在樓下出現,立刻轉身回了樓閣內。

王尊上來入內,走到他身邊,低聲耳語道:「一切順利,不會有任何問題!跟那位臨時聯繫的渠道,我已掐斷了。」

莎如來輕輕吁出一口氣,總算鬆了口氣。

王尊又道:「不過找人掩蓋的事似乎沒掩蓋過去,那邊查出了不是後來者通風報信的,已經查到那對夫妻頭上去了。縹緲閣怕是要對兩條線窮追不捨。」

莎如來略抬眼,「你想說什麼?」

王尊:「我怕縹緲閣這次要不惜代價,查找的線索雖然掐斷了,但事過必有痕迹,一旦縹緲閣針對全天下成員核查相關時間內的人員缺失情況的話,我擔心還是會找到他們頭上。」

莎如來徐徐道:「聖尊剛剛不久前離開了,應該是九聖要碰面,牽涉到元嬰修士,這次的事恐怕是真的搞大了。」

王尊:「所以我自作主張,已經讓那對夫妻消失了。」

莎如來靜默了一陣,「可惜了。」

王尊:「是可惜了,發展一些可靠的人不容易,但這樣還是比較穩妥一些。」

莎如來:「那傢伙才不會管可惜不可惜,他躲在幕後操局,他沒事,卻盡幹些讓別人提心弔膽掉腦袋的事,反正不管怎麼查,他都是最後暴露的一個。」

王尊:「膽子的確太大了些。」

莎如來:「膽子?他知道『膽子』是什麼東西嗎?他乾的那些事,哪件不是掉腦袋的事,這世上就沒他不敢幹的事。」

有件事他不好說,連無量果都敢偷的人,敢跑到聖境闖入無量園偷無量果,還有什麼是不敢幹的。

其實他一開始也不知道,牛有道把事辦了後才讓他知道的,事都已經做了,他能說什麼,不讓人假死都不行。

「我以前看中的了他的膽大,結果膽大到讓老子害怕。他躲在後面不怕,天下人都以為他死了,我們這些幫他執行的才是整天提心弔膽的。當初找他的目的何在,是讓他在前面的,現在我怎麼感覺搞反了?」

王尊苦笑,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只能繼續硬著頭皮幹下去,那邊繼續玩,這邊就得陪著繼續玩,不然那邊玩崩了,這邊也跑不了。

莎如來忽又問:「安排的那兩個把事情給捅破的不會出事吧?」

王尊:「放心,他們揪出要犯,這種事查不到他們頭上,他們自己也不敢惹麻煩,絕不敢走漏半點風聲。何況他們根本不知道上線是誰,我親自出面掌控的局面。」

莎如來輕嘆了聲,「給那邊回消息吧,事情沒掩蓋過去,看他怎麼辦。」

「好!」王尊應下。

正要轉身離開,莎如來忽道:「過幾天就是你姐的祭日,我不好做什麼,你幫我多上兩炷香吧。」

「嗯!」王尊默默點頭,神色間有幾分黯然,甚至紅了眼眶,輕步離去。

……

茅廬別院密室內,雲姬來到遞出密報,「事情妥了,不過出了點意外。」

盤膝打坐的牛有道睜開了雙眼,要了密報到手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