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縛手成婚 >第一百零一章:指使者

第一百零一章:指使者 (1/2)

小說名稱《縛手成婚》 作者:亦辰  更新時間:2017-02-25 12:29  字數:3745

劉千舟嘆氣:「宋城當初在本江的時候,被蛇咬了,我幫他解了蛇毒。因為很及時,晚一點可能有嚴重後果,所以宋城一直記得。」

宋新月眼神直了:「蛇毒?你是救了我二哥的命啊。」

宋新月嘆氣,這命能是那麼好救的嗎?

「原來你就是那個我哥口中救人的小鎮姑娘,唉!」

宋新月嘆氣,這事兒,她可複製不了,蛇那種玩意兒,她無法掌控。

可要怎麼才能救於東宇呢?

劉千舟點了下頭:「是啊,因為救人於危難,你二哥又是好人,所以他一直記得。對我頗多照顧,也僅僅只是因為救過他而已。」

「我懂了,救人於危難。有困難幫忙解決,沒困難製造困難也要解決。總之,一句話,就是讓他欠我的。讓他欠我,比我努力往他跟前湊確實高明很多。謝謝你啊,小學妹。」

「呃……」劉千舟無言以對。

這樣說,好像沒錯。

「你有沒有想要的東西?我送你吧,就當是感謝你的幫助。」宋新月問。

劉千舟趕緊搖頭:「沒有,沒有,我沒有需要的東西。」

「別客氣。」宋新月堅持。

劉千舟略顯拘束的坐著。

結束下午茶,劉千舟先回了學校,宋劍橋剛好到餐廳,撞見宋新月還沒走。

「你怎麼來了?」宋劍橋直接朝宋新月走去。

宋新月臉上的笑已經消沉了下去,抿了口已經變涼的咖啡,看著坐在劉千舟位置的宋劍橋。

「哥,你說二哥對劉千舟,是真心的嗎?」

宋劍橋撐眉,完全沒料到宋新月會有這麼一問。

「怎麼?」

宋新月聳肩:「我到現在還覺得不可思議,二哥怎麼看上劉千舟了。」

劉千舟是好看,她承認,可她二哥是膚淺的人?

「世事都讓你理解了,你豈不成了哲學家、思想家?」宋劍橋拆台笑道。

宋新月提了氣勢皺眉:「哥!你什麼意思啊?我講認真的。」

「二哥不是大哥,他不是亂來的人,玩玩的可能性在二哥身上不可能發生。所以,你覺得二哥是真的還是假的?」

宋新月嘆氣:「就因為我知道二哥不是那種人,所以才想不通啊。」

「如果你換個角度想,二哥看上的人,不會差勁到哪裡去。」宋劍橋輕輕點了下桌面:「要續杯嗎?」

宋新月聞言垂眼看咖啡,搖頭:「喝那麼多做什麼?」

宋劍橋沉默當下,隨後又道:「你管好自己的事,老關注別人做什麼?」

「我只是很好奇,爺爺會答應二哥跟劉千舟來往嗎?她以前可是老舅家當童養媳養大的,爺爺和大伯他們知道這些,會點頭嗎?」

宋新月低聲言語,並不是等著宋劍橋說話。

宋劍橋抬眼,「那就不是你該擔心的了,你還是想想好你自己吧,馬上畢業了,真不出國?」

宋新月「嘖」了聲,「不要再問這個了好嗎?我不出國,我出國幹什麼?我不想再念書了,就算我答應出國,我會學嗎?白白浪費錢。」

「供你留學的那點兒錢家裡還是能拿出,你就不要為家裡省錢了。」宋劍橋淡淡出聲。

「不想出去。」宋新月冷了臉。

宋劍橋語氣嚴肅:「出去走一圈,鍍金,回來起點就不一樣。你別固執,家裡怎麼安排,你聽就是了。」

「家裡安排,呵呵,有沒有問過我的感受?」

宋劍橋看著宋新月,無奈搖頭:「新月,你不是二哥,你沒有跟家裡博弈的資本。」

宋新月表情冷淡,不接話。

宋劍橋沉默片刻,低聲問:「你以前是怎麼跟我保證的?對於東宇只是玩玩而已,現在玩出真感情了?」

「哥!你能不能管好你的事?公司的事你做好了嗎?自己的事沒搞定,還來管我。」宋新月提著包包要走。

宋劍橋道:「我是為你好,你別一意孤行,一直過錯下去。」

「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

宋劍橋人擋在宋新月跟前:「你知道就不會亂來,你把事情鬧這麼大,該收收了吧?」

宋新月忽然抬眼,宋劍橋道:「劉瀟雨的事,怎麼發生的,你當我不知道?」

宋新月聞言一驚,當即抬眼:「哥,你怎麼知道……」

她剛脫口而出,又搖頭,「你不可能知道,哥,我學校還有事……」

宋劍橋抬手,手臂擋在宋新月身前。

「我怎麼知道的?楊記蝦館的楊開良,剛好跟酒店那邊有業務往來,我碰巧就是知道了。」

「就算跟酒店有往來,那又怎麼樣?」宋新月不承認。

「是,但這事兒不是我攔下來,現在興師問罪的就是爸媽了!」宋劍橋低怒道。

宋新月倒吸口涼氣,她忘記老舅現在在總部做事。是真沒料到楊開良老婆會把事情抖開,既撕了劉瀟雨,又打了楊開良的臉。

宋新月冷著臉,宋劍橋道:「楊開良跟老舅是老同學,早就認識,他們私交很好。你以為你背後給楊開良老婆支的那些招,楊開良會不知道?那種老公一跺腳就嚇得不敢吱聲兒的人,你指望她守口如瓶?」

宋新月煩亂的擺手:「好了好了,不說了,我知道該怎麼做。」

她哥是怎麼輾轉得知她對付劉瀟雨的事,她大概也了解了七八分。

但這不是她關心的,她只要結果出來就行。

「你知道還不收手?」宋劍橋怒道。

「我收啊,早就收了,是劉瀟雨自己頂不住壓力躲著不敢回學校,你怪我?」宋新月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