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艦娘之蔚藍艦姬 >第539章 提督要笑哭

第539章 提督要笑哭 (1/2)

小說名稱《艦娘之蔚藍艦姬》 作者:紫色之翼  更新時間:2017-12-02 06:49  字數:3943

「啊哦~你們在做什麼?」

萌萌的小北方相當習慣阿瓦隆的生活。

小傢伙大清早的就爬起來到處看人忙碌著開始新的一天。

找到同樣萌萌的第六驅逐艦隊,小北方揮舞著大大的泡芙手套蹦蹦跳跳竄過去。

「電在做作業啦,北方別弄亂電的作業本。」四小也不怕這隻深海小棲姬,電醬推斥著要把小北方推出去。

「做作業?」小北方死活不讓推走,反而是更來了興趣伸長著小腦袋:「什麼是做作業,好玩么,帶小北一起玩好不好。」

「你不是和蘇大人有不打不相識之感情的么,怎麼不去找她玩。」雷醬道。

「蘇……蘇……蘇?」

「蘇赫巴托爾啦,你連她名字都記不住蘇大人會哭的。」

「可是她說她是世界第一的啊,世界第一也會哭么……小北就不喜歡哭,摔倒了爬起來呼呼就不痛了。」

小北方拍著大大的白色泡芙手套。

然而說出來的童言卻莫名讓人感覺到一股澀澀的心酸感。

從投影形象上來看小北方比曉響雷電都要小一號,比阿瓦隆新來的兩條潛艇死庫水都要矮一截。

她都不到阿瓦隆標準高度單位某一米三大姐頭的脖子。

天真的。

純純的浪漫。

看起來沒心沒肺。

但她終歸不是聯邦的艦娘。

聯邦的艦娘游離在人類之外卻總能享受到人類社會的很多情感關愛。

艦娘們有人類支持,艦娘們有很多的姐妹,艦娘們還有提督大人照顧她們生活起居,而深海……什麼都沒有。

就算是懂事的電醬摔倒摔痛了也會跑到提督哥哥面前大掉眼淚,然後被提督哥哥抱在懷裡好一頓哄,而小北方她說她自己爬起來呼呼傷口就當過去了。

「嗯,不哭的才是好孩子,好孩子就有糖吃。」電醬母愛之心被喚醒,就要從小包包里找棒棒糖。

但有人比她更快:「給你。」

曉靜靜的將一塊剝好糖衣的棒棒糖遞給小北方。

萌萌的深海小公舉接過無師自通伸出小舌頭舔上一口,頓時眉開眼笑。

「好吃,好甜,小北還要更多這個。」可愛的伸出大泡芙小手。

「不能吃太多。」曉還真多給了幾根。

「嗯嗯。」小北方開心舔著甜甜的棒棒糖,揮舞著泡芙小手保證道:「小北會跟要塞姐姐說讓她看到你們的時候不打你們噠。」

額……

這算不算買通敵人了?

一時間四小蘿莉很認真的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這隻小東西怎麼會在這裡poi?」才來的粉毛少女遠遠看到小北方頓時大為意外。

小北方也轉過身看看誰那麼沒禮貌敢說她是小東西。

一隻粉毛的艦娘小蘿莉。

一直白毛的深海小幼女。

夕立和小北方隔著數米的距離相互對持。

原本無意的對視因為誰也不願意先撇開眼神而持續升級。

小北方不認慫,心智要比尋常驅逐艦小學生成熟的夕立表示她也不能慫。

夕立不慫,從來都是無法無天的小北方更是覺得有人不給她面子也不能讓她白白小看了小北方,也不能慫。

兩隻小萌物之間的眼神對決,氣勢的碰撞,持續升級到大眼用力蹬小眼的比拼。

一時間清晨的阿瓦隆一角頗有風雨欲來的緊張感。

涼風習習。

夕立和小北方在對持。

可愛的妖精們滾著雪球路過。

深海棲姬小北方和所羅門狂犬夕立醬還在對持。

「給你棒棒糖,乖乖的不要鬧……」兩隻小萌物同時掏出寶具。

然後兩隻小萌物同樣獃滯著小臉傻傻的接過對方遞來的棒棒糖,順便順手把手裡的送出去,然後……同時想著還給對方!

就此……

小北方成功打入阿瓦隆小學生集團。

就是不知道遠在深海海域的某位港灣大姐姐知道她妹妹跑去跟驅逐艦小學生扎堆會是什麼想法。

港灣大姐姐是什麼想法提督大人暫時不知道,但是她的另一位妹妹是什麼想法浩二就十分清楚了,因為一大早飛姬場就敲響了提督大人的房門。

棒棒棒……

棒棒棒……

棒棒棒……

很有節奏的。

從來只敲三下然後停頓。

之後再次不緊不慢但也不氣餒的重複敲門。

房門開啟……

「額,對不起,我好像走錯地方了。」飛姬場小姐姐很有禮貌的道歉。

同樣有些發傻的列剋星敦衣衫不整面帶不正常的羞紅,勉強和門口恬靜的深海棲姬表示沒事。

關上門後不到三十秒……棒棒棒棒!

敲門聲再起。

這次飛姬場小姐姐特地站在門口抬頭看清楚了。

門牆上掛著的牌子上清清楚楚寫著「提督」這兩個大字,雖然奇怪剛才怎麼是一個女人開的門,飛姬場將之歸為自己敲門的方式不對。

所以這次深海小姐姐換成了四響一回合,繼續不緊不慢不急不躁的敲著房門。

房門再次開啟,露出門內一道高挑妙曼的身影。

金藍異色瞳有著別樣的美感。

深海小姐姐張著小嘴歪著頭似乎有些小疑惑。

猶豫了一下,飛姬場還是決定提出自己的想法:「你能關一下門再打開么?」

然後女僕長聲望大姐姐一聲不吭的關上門,再打開,再看到門口茫然著白凈小臉蛋的深海棲姬小姐姐。

怎麼這次沒有變呢?

棲姬小姐姐轉過頭疑惑的看看走廊。

她覺得肯定是剛才她沒轉身走開再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