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艦娘之蔚藍艦姬 >第464章 山大王加加

第464章 山大王加加 (1/2)

小說名稱《艦娘之蔚藍艦姬》 作者:紫色之翼  更新時間:2017-10-22 09:14  字數:3942

p北方戰區總督府。

年近70的北方總督大人正眉頭緊鎖冥思苦想。

在他面前一份關於運輸船失蹤調查事件的報告已經被翻過好幾遍。

調查過程和調查結果總督都不意外。

而是其中關於一個叫阿瓦隆之都鎮守府派出的遠征艦隊。

整個報告文件其實應該被分為兩份才是。

調查事件只佔了文件內容的前幾頁,剩下的全是關於阿瓦隆之都遠征艦隊的報告。

醫療艦仁慈。

補給艦蘇赫巴托爾

歐皇之證黎塞留號戰列艦。

還有順路返回歐皇府的四艘金剛級戰列艦。

這些都不讓人意外,真正讓總督大人在意的是其中一艘名為愛麗的安德烈亞級戰列艦。

明明是安德烈亞·多利亞號戰列艦艦娘卻要叫做「愛麗」。

總督大人不是很理解這有什麼含義。

五萬噸級排水量。

戰列巡洋艦地位設定。

奇特的獵殺飛彈攻擊方式。

總督大人還是在秘書艦的解釋下才想起愛麗所謂的獵殺飛彈就是傳說中的導彈。

可是導彈這一概念在蔚藍星太過模糊,比起導彈這種事物,總督大人更了解的是另外一種同樣存在於傳說中的超級武器。

當然反艦導彈的概念在總督腦海中更是沒有概念。

你指望連主力艦還分穿甲彈和高爆彈都不太清楚的土著們去懂制導武器?

總督府的秘書艦艦娘匆匆而來:「總督,關於阿瓦隆之都的情報已經收集歸納,我找了好久好久才在候選考核名單里找到這座鎮守府。」

總督白花花的眉毛狠狠抽了幾下。

候選考核名單?

那不是連見習提督的資格都沒有么。

「阿瓦隆之都沒被承認資格么?」這答案總督大人絕對不信。

事實都擺在他面前了。

阿瓦隆背後有歐皇府的影子。

不然他的遠征艦隊里也不可能有那麼多歐皇府的主力艦娘。

既然有歐皇府的力量在背後支持,以那群女人護短的性子不可能連個鎮守府資格都沒拿到。

「您還是自己看吧。」秘書艦娘將新的報告呈給總督。

北方總督大人沒有外界被神化了的威嚴。

拋去身上華麗的白色制服這只是一個略顯得富態的普通老人。

不過在普通之下,一些顯示著這位總督大人為一大戰區最高執行官的細節隨處可見。

懷著疑惑摸起桌上的老花眼戴上後總督才打量起手裡的報告。

關於阿瓦隆之都的情報很少。

第一頁自然是鎮守府提督的履歷單。

倪浩二。

很奇怪的一個名字。

好像以前在哪聽說過這個名字。

北方第二提督學院見習生。

見習生就是沒真正從學院畢業的學員。

還有學員編號,色彩並不豐富的半身證件照片。

某年某月某日被派遣到北方戰區詛咒海域進行實習考核,考核過程如何云云。

然後。

就沒有了!

在提督學院之前他的檔案……抱歉,那在歐皇府手裡。

在提督學院階段的學習情況和學習成績……抱歉,那也在歐皇府手裡。

到了詛咒海域後倪浩二都做了什麼?

因為他是見習資格連實習提督都不是,這份檔案掌握在他直屬上司手裡一時半會兒收集不上來。

而且因為這人身上打著一個大大的歐皇府印記,想調他的檔案還得經過歐皇府同意。

好嘛。

堂堂北方戰區的總督大人。

拿到手裡的報告文件就薄薄的幾張紙。

全部內容總結起來差不多就是:海軍有這麼一個人,但也只知道他大概去了哪做了什麼。

具體的,抱歉,我們不知道。

「喀木斯特?」

以總督府的勢力要查到喀木斯特並不困難。

對報告上那位海軍少將總督大人只是隱隱聽說過他的名字。

但今天之後這個名字估計要被總督大人牢牢記在心裡了:就是因為你一個態度,現在搞得我總督府連最基本的履歷報告都沒拿全!

「關於這件事交代下去,我需要個詳盡的報告。」

總督大人摘掉眼鏡不怒而自威,卻沒有太過明顯的情感波動。

做了這麼多年的北方總督。老人家早過了動不動就拍桌子的心態時期。

「是。」

同樣做了很多年的總督秘書艦。

名為蘭利的航母艦娘心裡很清楚自己提督大人眼中那股壓抑著的怒火。

幾乎在差點同一時間。

類似的報告被交到不少提督們手裡。

這其中有知道阿瓦隆的也有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的。

……

「啊~啊~啊!」

歐皇府某一蹺蹺板上。

薩拉托加每翹起對面三隻驅逐艦小蘿莉就有氣無力叫上一聲。

「薩拉托加姐姐,你很難受么?」三隻小蘿莉當中最小的那隻萌萌著小臉關心問道。

「沒啊,咱隨口叫叫而已啦,習慣了。」航母艦娘隨意擺擺手的同時被三隻小蘿莉頂到天上。

「哦,大人的世界好恐怖。」小蘿莉怕怕道。

薩拉托加正努力下壓:「什……什麼?」

畢竟是一對三。

小姨子高估了自己的重量。

好不容易的終於讓自己落下來完成一個回合。

「薩拉托加姐姐你都受傷了啦,導師姐姐說艦娘受傷後要入渠,嚴重的要退役,可是薩拉托加姐姐一直沒有被修理好,是被人欺負了咩?」

「咳咳,誰敢欺負咱,晚上就砸她家玻璃去。」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