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艦娘之蔚藍艦姬 >第086章 蒼藍系塗裝

第086章 蒼藍系塗裝 (1/2)

小說名稱《艦娘之蔚藍艦姬》 作者:紫色之翼  更新時間:2017-02-14 13:40  字數:2684

明面的背後到底生了什麼,浩二不得而知。

他惟獨只知道他成功的打破了北方戰區第二學院建校以來從未被攻擊過本土的記錄!

生在學院港口裡的爆炸,驚動了整個學院上下無數的人心,也讓一些人惶惶著傳出各種言論。

沒人注意到廢棄港灣這邊的兩艘特型戰艦。

更奇怪的是居然也沒有人找到他這位最有可能的嫌疑人詢問口訊。

生在港口上的爆炸似乎變成了某個愚人節玩笑,最終被定義為某位巡邏艦娘無心之失強行解釋了過去。

真正的事實,你知我知還有某些人心裡也清楚!

或許是少了浩二說的證據,也或許是有些人強勢介入,他們不希望看到這件事的影響繼續擴大下去。

最終……

它不了了之了!

留下的只是一個眾說紛紜的事故,還有某個據說掀翻了桌子暴跳如雷的前輩。

歷史艦艦娘蘭利號因為這次突如其來的事故,改造失敗不說,大破擱淺的她還得在渠位里泡上數十個小時。

好消息是受到攻擊的並不是什麼重要部位,又不是直接被魚雷擊中造成破壞,蘭利號輕型航母只需要普通的入渠修復就能恢復行動力。

這在浩二原來的世界簡直想都不敢想。

被巧妙的爆炸能量整個被炸出水面好幾米又重重摔回去。

摔得這麼慘,換真正的戰艦早該散架了,抗得下來的沒有幾個月都不用想下水的!

這次爆炸事件最後留在某些人眼裡的,不是雙方艦娘有多無辜,也不是這次的攻擊有多神奇,而是……

某位神奇的提督神奇的能力之下,他的兩位艦娘已經在不經意間走上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某個方向上,開始暴露出某些驚人的能力。

愛麗和阿維艦體的特殊構造也開始引起了一些人的重視。

然而這一切對浩二來說,莫不關心!

千辛萬苦清理掉了小惡魔艦體上的染料,浩二乾脆趁這個機會請來了一群妖精為他家兩隻小艦娘做了一次整容。

其實就是艦體塗裝!

現在還不合群停靠在某個半廢棄港灣里的兩艘現代化造型的戰艦就被覆蓋上了一層更和世界格格不入的新裝。

戰爭載具的塗裝除了保護載具本身外,還有著迷彩方面考慮。

不同主戰領域有著不同的迷彩塗裝,雨林用綠為主,沙漠用褐為主,雪地用白,海洋也是同樣。

藍白!

或是銀白……

這些都是海軍提督們讓艦娘最常使用的迷彩塗裝。

它們都能在海面上讓艦娘起到一定隱身效果,減少被敵人現的可能。

然而某人對他的兩艘戰艦做了一個幾乎可以被稱之為作死的決定。

紫,以紫偏向調為主彩來作為艦體塗裝的顏!

這個調不是亮系,也就不像大紅大黃那麼顯眼。

但在整個蔚藍星海軍中幾乎不會有人選擇以這種調作為自己艦娘的塗裝彩。

而某人就做了!

他不但給他的兩艘戰艦塗了一身幽靈般的藍紫,更在艦體上畫上了神秘的巨大熒光雕紋。

生生將兩艘戰艦描繪成了夢幻藝術品,形似某個原來世界類似科幻作品中出現的風格。

不是沒人笑話過,伊麗莎白女王就直接揪著浩二的耳朵要他換回去。

但在浩二偷偷塗裝完成後,傻白再來看……

清楚感受著現代世界神奇的彩繪手段讓兩艘明明應該很顯眼的戰艦直接「隱身」在水面上的效果後,女王什麼都不說了。

幽藍炫紫搭配熒光雕紋的塗彩近距離非常顯眼和炫酷,中近距離下讓她們在海面上顯得很是突兀。

但在拉開距離後,愛麗和小惡魔的艦體卻表現出了讓人神奇而又嘆為觀止的一幕。

從遠距離看愛麗和小惡魔兩人的艦體,炫彩的調和周圍完美融合。

蒼藍海霧風格的塗裝在海面上毫不顯眼不說,更是讓人只要稍沒注意就感覺自己失去了目標。

大自然中,彩就是這麼的神奇。

眼睛,會騙人!

……

「洗刷刷,洗刷刷……」

寒冷的清晨時間,站在數十米高的戰艦甲板上一邊吹著冷風一邊刷牙,這種經歷有幾個人體會過?

浩二現在就只感覺到渾身控制不住的顫抖,手指僵硬得都快抓不住牙刷了!

都說站得高射得遠,怎麼就沒人說風吹xx涼呢!

「啊,提督好可惡啦,壞蛋,你的口水都吐到愛麗身上了!」

某隻可愛的一米三小蘿莉用力踹著她的提督,小小的臉兒上滿滿嫌棄。

浩二很無辜的承受著自己初始艦艦娘小腳猛踹,翻著白眼表示不就是一口牙膏沫沒吐出去滴到你艦體上了么,說得兩人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

站這麼高還沒欄杆保護,我敢把腦袋伸到你甲板外么。

隨便來陣風你提督我就要被吹下去了好,我是會游泳但絕對沒冬泳的興緻的說。

某隻小艦娘有著戰列艦大姐姐高傲的小性子,但在她的提督面前這隻小可愛又如此的嬌柔甜美,殷勤伺候著她的提督哥哥洗臉刷牙。

就是有時候這隻小可愛腦子會缺跟弦了的秀逗。

「愛麗!」

「啊?」

「毛巾怎麼還是乾的?」

「毛巾不是乾的怎麼吸水?笨!」

「那我就問你了,毛巾乾的提督怎麼洗臉!」

「啊咧……好像是呢,那提督你去,愛麗在這裡等你。」

「我去哪?」

「去打水把毛巾弄濕啊,笨笨。」

「說好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