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藍星考察團】(上)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藍星考察團】(上)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3-02-11 11:07  字數:3361

趙國強辦事的效率很高,他在兩天內就已經將文浩南留下的大筆卷宗看完,並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出了處理,當然他在處理這些事情之前還是徵求了上頭的意見,趙國強和公安廳長高仲和的良好關係讓他處理起這些事情來更加的遊刃有餘,他和文浩南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更加善於和別人溝通。

對當初張揚和程焱東針對興隆號的跨界行動,趙國強也專門找來程焱東了解情況。

趙國強是程焱東的老上級,他們之間對彼此的工作方法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寒暄了幾句之後,趙國強直接切入主題:「焱東,我想問你,當初你帶人去查封興隆號,在船上查出了丟失車輛和大批走私紅酒,為什麼這條線沒有繼續查下去?」

程焱東道:「關於這件事,我已經寫過一份相當詳細的報告,因為興隆號的註冊船主是李旺九,而李旺九被捕後不久又突然死亡,所以線索中斷,自然也就無從查起。」

趙國強道:「如果仔細分析這件事,其中存在著很多的不合理因素。」

程焱東道:「疑點再多,沒有線索也無從查起,趙局,請恕我直言,當初文浩南同志翻出這件案子大做文章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查案,而是處於個人的一些想法。」

趙國強道:「既然是直說,你不妨說得再明白一些。」

程焱東道:「文浩南同志在工作的過程中摻雜著過多的個人因素,正是因為他的這種主觀性。而影響到了對全局的把握,表面上看,似乎他來到北港之後大刀闊斧地進行了改革,處理了不少事情,可是……」程焱東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趙國強的表情,發現他的神情依舊淡然。程焱東抿了抿嘴唇道:「我打個比方,如果你想去除一杯水裡的渣滓應該怎麼做?不是進去用力的攪動,這樣看似做出了努力。但結果是越攪越渾,正確地方法是任期沉澱,才能將清水和渣滓分辨開來。」

趙國強點了點頭。他對程焱東的這個說法深以為然。

程焱東道:「工作上循序漸進永遠要比大刀闊斧更容易讓人接受,也更容易達到最佳的效果。」這是他心中的真實想法,也是他對趙國強以後工作的建議。

趙國強道:「焱東啊,謝謝你的提醒和建議,以後我的工作還需要你的支持和配合。」

程焱東道:「趙局放心,我一定會全力相助!」

文浩南走後,北港明顯變得平靜了許多,趙國強來到北港之後,並沒有提出什麼轟轟烈烈的口號,也沒有什麼風風火火的行動。只是在公安內部組織學習,整頓紀律,對於文浩南一直致力的打擊走私犯罪,徹查過去的那些懸而未決的案件方面,幾乎是擱置不理。

所有人都意識到趙國強的工作方法和文浩南全然不同。這是一個較為溫和的公安局長,對北港上下而言,這樣的人更容易被大家接受。

北港似乎又恢復了昔日的平靜,至少在表面上看是這樣。

濱海保稅區最近喜事不斷,之前京城夏季經貿會的效應正在不停閃現,考察團一個接著一個。不時簽下合約大單,張大官人自從被奪走管理權之後,對保稅區的事情不聞不問,除了幾次抗洪防澇和農業生產會議之外,他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

市委副書記龔奇偉和張揚之間的關係也降至了冰點,不過幸好還沒有影響到保稅區的工作,張揚過去組建的那套班底仍然是保稅區的骨幹力量。龔奇偉仍然沿用張揚過去的管理方法,對保稅區採取放手的態度,可以說保稅區除了更換了一個管理者,其他的仍然未變,這充分保證了保稅區的工作持續穩定。

以常海天為首的這批年輕幹部心情也漸漸平復下來,他們安心於工作之中,張揚既然可以對眼前的情況安之若素,他們又有什麼不可以接受的?

可有些人有些事註定是要發生聯繫的,雖然張揚有意劃清了和保稅區之間的界線,可是南韓藍星集團的到來仍然不可避免地將張揚和保稅區再度聯繫在了一起。

藍星集團這次來保稅區考察當初是張揚提出的邀請,如今張大官人雖然不再繼續執掌保稅區的管理權,但是作為濱海市委書記,他還是必須要出面接待一下。

負責藍星集團這次考察任務的恰恰是金敏兒,她一下飛機發現張揚並沒有親自前來接機,負責迎接的是北港市委副書記龔奇偉,濱海市市長許雙奇,金敏兒頓時就有些不開心了,禮節性的握手之後,金敏兒忍不住問:「張揚為什麼沒來?」

許雙奇不清楚金敏兒和張揚的關係,他笑道:「金小姐,張書記目前已經不負責保稅區的工作。」

金敏兒道:「是他邀請我們過來考察的,如果他不負責這件事了,那麼考察就沒必要了。」

龔奇偉聽到她這樣說不由得笑了起來,還別說,很多事情缺了這小子真轉不起來。龔奇偉道:「金小姐,張揚是濱海市委書記,除了保稅區他還有其他事情要忙,你也別著急,等到了濱海,我讓他全程負責接待工作。」

金敏兒的神情這才稍稍緩和了一些。

將藍星集團的考察人員請入大巴,龔奇偉瞅了個機會向許雙奇道:「你馬上和張揚聯繫一下,讓他負責接待藍星集團一行。」

許雙奇面露難色,自從張揚被奪走保稅區管理權之後,這廝對自己就充滿了成見,自己現在去找他幫忙,不是自討沒趣嗎?可領導發話了,又不能不去。

龔奇偉似乎看出了他的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