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狹路】(下)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狹路】(下)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12-10 20:58  字數:3566

在通報自己的身份之後,一名北韓軍官又要求驗證張揚的身份,張大官人心中就有些不爽了,這幫棒槌,現在是在〖中〗國的地盤上,有沒有搞錯?老子沒查看你們的護照就不錯了,張揚道:「我沒帶,在自己的國家裡,我們沒有帶身份證出門的習慣。」

一句話把那名北韓軍官給噎住了,他上下打量著張揚。

張大官人道:「你別看我,不是我要來,是你們李將軍請我過來,要是你覺得我不方便進去,我現在就走。」

那北韓軍官被張揚將了一軍,一時間愣在那裡,不知應該如何回應。

張揚作勢要走:「我不為難你,我走了,如果你們李將軍想見我的話,讓他去找我。」

張揚正準備離去的時候,聽到身後傳來一陣笑聲:「張〖書〗記,在下有失遠迎,失禮失禮!」

張揚轉過身去,看到一名身材高大的北韓軍官出現在他的面前,那人正是李昌傑。

李昌傑現年三十七歲,曾經在〖中〗國留學多年,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回國後就投入北韓軍界,因為深得父親的器重,一直都被作為接班人來培養,雖然年紀輕輕,已經是少將軍銜。

張揚淡淡笑道:「你一定是李將軍了?」

李昌傑微笑點頭,向張揚伸出手去,張揚和他握了握手。李昌傑道:「我的這些部下都是按照章程辦事,得罪之處,還望張〖書〗記不要見怪。」

張揚聽他直接把自己的官銜給叫了出來,想必在事前對自己有過一番詳細的了解,通過昨晚麗芙的提醒,張揚知道李昌傑對自己沒多少善意,這廝高度懷疑自己是殺死他弟弟的兇手。

李昌傑邀請張揚進入錦繡園,來到客廳內,剛才那名軍官走過來為他們泡茶,茶是〖中〗國的信陽毛尖。李昌傑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自己端起茶杯飲了一口道:「朴副官,讓人準備酒菜。」

張揚道:「李將軍不必客氣,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和你見上一面,不知李將軍找我有何見教?」

李昌傑道:「不瞞張〖書〗記,我這次來貴國之前,父親專程交代,讓我一定要當面對張〖書〗記表示感謝。並委託我給張〖書〗記帶來了一些禮物。」

李昌傑從一旁拿出兩盒高麗參來。

張揚也沒跟他客氣。接過來一看,這兩顆高麗參全都是上品,北韓那塊土地上別的不說。出產的人蔘可都是上等的貨色。張揚笑道:「李將軍實在是太客氣了。「李昌傑道:「張〖書〗記,你解除了我父親的病痛,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此時那個姓朴的副官已經安排好了酒菜。過來通知李昌傑。

李昌傑邀請張揚入座,菜式非常豐富,不過多數都是〖中〗國菜,用得酒是北韓特產春香釀,名字雖然雅道,可喝在嘴裡跟東北燒刀子味兒差不許多。

在李昌傑這裡做客,張大官人還是非常小心的,對酒菜都是觀其色,嗅其味。確信其中沒有下毒方才大膽飲下,酒過三巡。張揚道:「李將軍的〖中〗國話說得真好。」

李昌傑道:「我在貴國留學五年,幾乎每年還會來一次,對貴國的文化一直都很喜歡。」

張揚道:「李將軍算得上一個〖中〗國通了。」

李昌傑道:「借用貴國最常說的一句話,〖中〗國地大物博,想要了解沒那麼容易。」

張揚呵呵笑了起來。

李昌傑道:「張〖書〗記年初去我國的時候,我剛好帶兵在外參加演戲。和張先生緣慳一面,所以這次過來,拿定了主意,一定要和你見上一面。」

張揚道:「上次去貴國實在是有些匆忙,臨行之時。本該去府上向尊父告辭,感謝他對我的招待。可是我聽說府上出了一件喪事,所以就打消了登門的念頭。」張大官人心說,你丫不就是懷疑我殺了你弟弟嗎?老子懶得跟你繞彎子,開誠布公的把這件事查清楚。

李昌傑的唇角微微抽動了一下,他顯然沒有想到張揚會主動提起這件事。嘆了口氣道:「張〖書〗記說得不錯,當時我弟弟不幸遇害。」他停頓了一下,目光灼灼,盯住張揚的雙目道:「張〖書〗記有沒有見過我弟弟?」

張大官人的目光平靜如水,直視李昌傑的目光道:「我知道令弟叫李昌普,至於其他的事情,我就一無所知了。」

李昌傑道:「可是我聽說,張〖書〗記那時候正在金剛山遊玩,不知這件事是否屬實?」

張揚道:「金剛山?什麼地方?我怎麼毫無印象?」

李昌傑道:「張〖書〗記總應該記得元山吧?」

張揚道:「元山港,我知道,我也去過。」

李昌傑道:「張〖書〗記認識韓錫成吧?」

張揚已經確信,李昌傑是有備而來,而且他看來查到了不少的資料,自己去元山找韓錫成的事情一定被他查到了。

李昌傑舉起右手,朴姓副官將幾張照片交到他的手中,李昌傑遞給張揚。

張揚接過一看,卻見上面是韓錫成的照片,韓錫成被打得鼻青臉腫,從照片上已經能夠看出這廝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李昌傑道:「北韓並不算大,如果我想找一個人,用不了huā費太大的力氣。」

張大官人揣著明白裝糊塗道:「李將軍,這個人是誰?你把他的照片拿給我看,是什麼意思?」

李昌傑道:「我相信張〖書〗記一定否認見過他,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個人叫韓錫成,他是潛藏在元山港的一個雙重間諜,以出賣情報為生,我找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