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明確態度】(上)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明確態度】(上)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9-25 10:06  字數:3582

首發本來項誠在剛開始的時候已經介紹了一遍,不過在場這麼多人,周興民也不可能每個都記住,黃步成滿臉堆笑道:「周省長,我是北港宣傳部的黃步成。」

周興民道:「原地踏步的步?馬到功成的成?」

黃步成愣了一下,周省長話裡有話啊。

周興民笑道:「工作起來咱們可不能原地踏步,不然又怎麼可能馬到功成呢?」

黃步成尷尬的笑了笑,周圍人都跟著笑,多數人都認為周省長這是在敲打黃步成,你丫算哪根蔥?就數你能耐,就你跳出來給項誠找台階下?

果不其然,周興民下面還有話:「黨的宣傳工作是相當重要的,一定要做好輿論導向工作,要多把政府的正面形象展示出去推廣出去。」

黃步成連連點頭。

周興民道:「前一段時間關於北港不利的傳言很多,很多人都在說泰鴻在北港建廠會帶來嚴重的污染,這就是你們的宣傳沒做好,工業發展和工業污染的關係要向老百姓闡述清楚,不要讓老百姓一聽到建廠,就彷彿來了洪水猛獸,如果你們能夠認真的收集一下資料,做好宣傳工作,讓每個人都能認識到工業發展和污染真正聯繫,那麼也不會產生這麼多捕風捉影的傳言。

黃步成額頭上的汗都冒了出來,他實在搞不明白周興民是什麼意思?周興民究竟是替泰鴻說話呢?還是單純的借著這件事想呵斥自己兩句?省長的心思不是他能夠揣摩透的,黃步成認為周興民之所以當中對他進行批評,並不是因為他工作不力,而是因為他剛才給項誠敬酒的緣故。

晚宴結束之後,項誠打消了前往周興民住處的念頭,等省長周興民離席之後,他早早就朝自己的汽車走去,準備離開濱海返回北港的家中。

項誠剛剛來到車前,市長宮還山追了上來,在身後喊道:「項書記!」

項誠的腳步汪了一下。宮還山因為追的太急,說話有些喘息:「項書記,咱們不是說好了去周省長那裡……」

項誠搖了搖頭:「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一下。」

宮還山看了看項誠陰沉的臉色,頓時明白,項誠不是身體不舒服,他是心裡不舒服,宮還山道:「那……明天……」

項誠道:「明天一早我會過來。」說這話的時候。項誠的內心中充滿了悲哀≡己雖然是北港的一把手,可是周興民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裡,任何官員有風光的一面‖樣就有尷尬的一面。平時這幫北港官員看到的都是自己風光的一面,只見賊吃肉,沒見賊挨打。今兒這麼多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尷尬遭遇,從周興民那裡得到的難堪太多了,項誠偏偏又無處宣洩,他很想從現在起對慶典的事情不聞不問,可是他又不能,級別決定,周興民可以對他冷眼相對,但是他必須要對周興民笑臉相迎。

宮還山能夠體諒項誠的無奈,他低聲道:「那好。項書記,您回去好好休息,如果有什麼事我給您電話。」

項誠點了點頭,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周省長今天長途勞頓,你們也不要去打擾他了,招呼好兄弟城市的領導<\/a>,咱們是主人。一定不能失了禮節。」

宮還山當晚果然沒有去周興民那裡拜會,一是因為項誠所說的原因,還有重要的一點,看到項誠遭到的冷遇,宮還山當然沒心情去觸那個霉頭。

周興民離開的比較早。剛剛離開市委招待所就接到了泰鴻集團老總趙永福的電話,卻是趙永福想要在當晚拜會他。

周興民和趙永福早就認識≡永福的岳父就是政壇元老之一的江達洋,趙永福本身就是副省級待遇,事實上就是一個官場<\/a>中人,雖然他現在的權力範圍是在企業,但是能夠掌管泰鴻這個企業王國其權力之大是毋庸置疑的,目前泰鴻的職工人數在十五萬左右,在國內企業中也算得上是工業航母。

周興民很愉快的答應了趙永福見面的要求,他的車來到下榻處的時候,發現趙永福的賓士車已經停在了那裡,陪同趙永福前來的是北港市副市長許坤,許坤是北港主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按理說本不應該由他負責接待趙永福,可湊巧的是,許坤的兒子在泰鴻集團工作,所以許坤想借著這次機會接近趙永福和他多套套近乎,項誠知道他的心思,乾脆就把接待趙永福的任務交給了他。所以最近一段時間許坤簡直成了趙永福的小跟班,幾乎是寸步不離。

周興民看到趙永福已經在這裡等著了,不由得笑了起來,他走過去,和趙永福握了握手道:「讓趙總久等了。」

趙永福呵呵笑道:「等候周省長接見的人排成長隊,為了走捷徑,我等這麼一會兒算什麼?」

周興民微笑道:「我可沒這麼大的架子啊!」他指了指房門道:「咱們進去說。」

趙永福和周興民並肩走入別墅,北港副市長許坤並沒有跟著進去,這點眼色他還是有的,趙永福深夜過來拜會周興民肯定是有重要事情要談,既然是重要事,當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自己這種級別根本挨不上,與其跟著進去礙眼,還不如老老實實的自己走人。他借口出其他的招待情況,沒有跟進別墅。

濱海方面專門給省長周興民配了兩名明星服務員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其中一人就是過去照顧過張揚<\/a>的耿明明,耿明明過來倒了茶,然後很懂事的去外面了。

周興民的秘書也沒跟著進去,諾大的客廳內只剩下趙永福和周興民兩人,趙永福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