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九百三十八章【敢作敢當】(上)

第九百三十八章【敢作敢當】(上)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668

</br>張大官人睜開雙目道:「這酒如果再窖幾年就更好了,不過比起紅姐祖傳的那幾壇酒,已經有了八分水準,不錯!真的不錯!」

劉金城開懷的笑了起來。~~->

杜宇峰也是好酒之人,喝了一口也是讚不絕口,這幫人的戰鬥力也是相當驚人,一個中午過去,十斤白酒被他們喝了個底兒朝天。劉金城還準備上酒,張揚擺手謝絕了,酒再好,喝多了對身體也有害處,張大官人自然沒事,可是他的這幫朋友就不好說了。

牛文強已經喝得滿口跑火車了,趙新偉在那兒傻樂。

秦白還好一些,不過說話舌頭也直了。

劉金城和杜宇峰的酒量都很大,他們兩人比較清醒,蘇小紅喝的最少也沒事,她笑道:「張揚說的對,不能再喝了,大家見面高興,千萬別喝出個好歹來,這樣吧,下午全部皇宮假日,我請你們去洗桑拿。」

牛文強笑道:「紅姐,一起洗啊!真的嗎?」

蘇小紅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格格笑道:「你個死東西,居然敢調戲老姐,信不信我把你扯成一隻耳。」

牛文強眼神mí離道:「要是一起洗,掉一隻耳朵也認了!」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蘇小紅也是禁得起luàn的人,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她笑著起身道:「沒個正形,走吧,都去蒸一蒸,清醒清醒頭腦。」

劉金城叫了一輛商務車。叫來兩名司機,其中一人開著張揚的坐地虎一直送到了皇宮假日。

蘇小紅給他們安排好之後,自己也去休息了。

幾個人在桑拿部洗了一個多小時。這才換好衣服來到休息室,蘇小紅已經讓人準備好了茶水和果盤。

牛文強這會兒清醒了點,喝了口茶道:「這酒真他媽夠勁,老劉回頭給我nòng一壇。」

劉金城笑道:「放心吧。每人都有,現在還屬於產品的調整階段,等最終完成的時候肯定更好。」

杜宇峰道:「拉倒吧,現在還好。等你們全部調整完成了就開始兌水了,釀酒的潛規則誰不知道啊!」

劉金城道:「別人怎麼干我不管,可我們江城酒廠不會幹自砸招牌的事情。首發」

趙新偉道:「你們要是能始終保持現在的釀酒水準,我看用不了多久時間就能衝出平海走向全國,以後和茅台五糧液齊名也有希望。」

劉金城道:「我的心沒那麼大,能夠進入國內一線品牌,我就滿足了。」

秦白這會兒又睡著了。

房mén被輕輕敲響。卻是蘇小紅帶著幾名按摩技師走了進來,她笑道:「這些技師都是我高薪聘請的,你們感受一下。」

蘇小紅對張揚道:「張揚,你來。我有話問你。」

張揚在一干人詫異的眼光中走了出去。

牛文強道:「這貨該不會連紅姐都不放過吧。」

杜宇峰那邊已經笑了起來,劉金城道:「你丫這嘴巴真是欠chōu,胡說什麼?」

蘇小紅找張揚是為了方文南的事情,方文南承接申海集團的工程出了一些問題,他之所以能夠接下申海集團的工程是因為趙博祥的關係,趙博祥本來是申海集團的副總,可是在今年公司的人事變動中,趙博祥落敗。他的位置被別人頂替,趙博祥無奈只能選擇辭職。失去了權力的趙博祥自然無法談到繼續關照方文南,而方文南接下的廠房工程現在也遇到了困難。一開始只是上繳保證金,現在新換的負責人要求他墊資,而且對他進行百般刁難。方文南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卻想不到遇到這種變故,如今方文南也是一籌莫展。

張揚道:「你怎麼會知道?」

蘇小紅嘆了口氣道:「我一直都在關注他的事情,我和他之間畢竟有過一段過去。」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聽袁bō說起過你的事情,你轉讓魚米之鄉就是為了他。」

蘇小紅道:「沒有他就不會有現在的我,雖然他也傷害過我,可是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對他沒有愛,也談不上恨,就算是相識一場吧,我想幫幫他。可是我也不想讓人知道,當初我拿給袁bō那五百萬就是不想方文南知道,可沒想到他還是告訴了你。」

張揚道:「你放心,我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

蘇小紅道:「張揚,我知道你是個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得知這件事之後才會找到你。」

張揚道:「申海集團的新廠區在東江開發區,這樣吧,我現在就給梁曉鷗打電話,她是東江招商辦主任,申海集團就是她引入到開發區的項目。」

張揚說到做到,馬上就拿出手機打給了梁曉鷗。

接到張揚的電話,梁曉鷗也感到非常的欣喜,她笑道:「張書記,沒想到你還沒把我這個老朋友給忘了,當初你離開東江的時候,我還準備給你送行呢,可惜排不上隊。」

張揚笑道:「梁主任,太客氣了,我離開東江的時候跟誰都沒說,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叫赤條條來去無牽掛。」這廝有心騷擾了梁曉鷗一下。

梁曉鷗啐道:「張書記,你可是一方大員了,說話別這麼流氓不行嗎?」

張揚道:「流氓也得分對誰?你這種魅力四shè的nv幹部一定要時刻提高警惕,但凡正常的男xìng都會忍不住對你生出點心思。」

梁曉鷗道:「你在胡說八道,小心我把你告到宋書記那裡去。快說,找我有什麼事兒?」梁曉鷗心裡很明白,張揚嘴上就是這個德行,心裡對她不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