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八百四十章【惹是生非】(上)

第八百四十章【惹是生非】(上)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6:37  字數:2740

張大官人一心想要陰別人的時候總能想出辦法,更何況現在身邊又多了祁山這個陰謀家,祁山提出的兩點都是慧源賓館的把柄,可是慧源賓館的背景擺在那裡,就算他們偷水偷電,以康成和粱孜的背景誰敢去查?

張揚把自己的疑慮提出來的時候,祁山笑了起來,祁山道:「無知者無畏,你要是想讓市電力局去查,他們肯定沒這個膽子,粱孜的姐夫劉曉忠就是省電力局局長,慧源偷電是他默許的,當官的不敢,未必下面具體辦事的不敢,他們不敢做的原因是迫於劉曉忠的權威,如果給他一筆足以打動他的錢,那麼事情就另當別論了。

張揚道:「我可不能動用公款,公報si仇。」

祁山道:「我可以!我拿出錢來搞定這件事,讓這些電力局具體辦事的人揭『露』這件事。」

張揚道:「那得花不少錢,你拿這麼多錢出來,該不是為了懲惡揚善,當新時代的活雷繹那麼簡單?」840

祁山道:「張主任,我是商人,虧本買賣我可不會做。」

張大官人笑了,這事兒他早就清楚,祁山這麼主動熱情,旗幟鮮明的跟自己站在一起,可不是為了和自己套交情的,他一早就算準了祁山另有目的。

祁山道:「康成欠了我這麼多的轉讓費,等於白白搶佔了江南食府,我想將食府拿回來。」

張揚點了點頭,祁山的要求並不過分。

祁山又道:「如果可能,這次或許可以搞得他在慧源無法立足。

張揚眯起雙目,已經明白了祁山的意思,這廝的胃口很大,不但想把失去的江南食府拿回來,還想連本加利把慧源給一併搶過來怪不得這次他跟著出錢出力,原來他一早就覷覦慧源賓館多時了。張揚嘆了口氣道:「祁山啊,祁山,我現在才現,跟你們生意人交往得時刻多個心眼兒一不小心就會被你們給賣了。」祁山笑道:「對別人,我敢,對你我不敢!」

張揚道:「就算你讓人查水查電,惠怕也沒有那麼容易,慧源這麼多保安也不是吃閑飯,哪能那麼容易讓你得逞。」

祁山道:「單單是查水查電肯定不行,必須要製造新聞,要出動新聞媒體曝光這件事力求將影響最大化。」

這和張揚想到一起去了,張揚道:「你想的都不錯,可惜還缺少一個契機。」

祁山道:「什麼契機?」張揚道:「還要婁房!、。

祁山不解道:「查房?」

張大官人微笑道:「不錯,查房不是目的,而是為了聲東擊西,美其名曰綜合整治。」

祁山道:「慧源屬於東江西城分局,霍雲忠和粱孜的關係不錯,你想讓霍雲忠出面來查慧源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張揚道:「霍雲忠只是一個小角『色』,在平海的公安系統內他排不上號。」

祁山看到張揚信心滿滿的樣子,知道他肯定已經成竹在胸,低聲請教道:「張主任,你說這件事應該怎樣做?」張揚道:「你只需要把水電的事情解決至於新聞和公安方面我來負責!」

張大官人還是很有辦法的,新聞方面沒有任何的難,那些記者只要聽到有新聞馬上就會圍攏過來,至於公安方面,張揚先想到的就是榮鵬飛,可榮鵬飛未必肯幫著他瞎胡鬧,所以這件事必須要曲線救國,張揚給杜天野打了個電話,雖然他和杜天野與榮鵬飛的關係都差不多可是杜天野在榮鵬飛心中的地位和自己不一樣,榮鵬飛把張揚定義為一個整天沒事找惹是非的麻煩小子可杜天野卻是個認真負責的人,杜天野要是有什麼請求榮鵬飛根本不會猶豫,更不會考慮杜天野是不是惡作劇。

就在粱孜和康成正在考慮應對張揚的辦法的時候,慧源停電了,這種事情在國內很常見,幾乎所有單位,所有人家都遭遇過,可是對慧源來說這件事太不尋常了,慧源不可能停電,所以粱孜聽到這個消息第一個反應就是賓館內部電路出問題了,請了電力搶修過來。

當天的怪事層出不窮,停電只是開始,電力搶修車到來沒多久,東江市白沙區公安局過來檢查酒店治安情況,這讓酒店方面更加的想不通,就算要檢查治安,也應該是西城區,白沙區公安局局長欒勝文親自帶隊,幾乎在同時市消防支隊毫無徵兆的前提下過來檢查消防。

粱孜一邊陪同這些職能部門進行檢查,一邊找到機會悄悄給集成打電話,她敏銳的覺察到風頭不對,這麼多職能部門,全都聚集在慧源賓館,這應該不是巧合,聯想起張揚之前說過要讓慧源關門的事情來,粱孜意識到這件事正在朝著不利於他們的方向展。840

康成接到電話的時候還在外面,他聽粱孜說完這件事,頓時就惱火起來:「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幾乎在第一時間他就想到了張揚,這廝果然不簡單,能夠調動這麼多的職能部門來查慧源,其能量不容小覷。不過康成並不害怕,公安查賓館,無非是想查黃賭毒,這三樣和慧源都沒有關係,至於消防,他對酒店的消防有信心,消防方面的驗收並沒送禮,相關設施絕對過硬,至於電力方面更不用擔心,直到現在康成還認為電力系統只是前來維修。

粱孜道:「康總,你最好親自來一趟,我怕公安和消防系統的人會挑『毛』病。」

康成道:「不用擔心,配合他們檢查,我馬上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康成結束和粱孜的通話之後,很快就往省組織部長孔源那裡打了一個電話。

孔源聽到有公安和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