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七百六十章怒其不爭下

第七百六十章怒其不爭下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3588

他們來到清台山,才知道,通往青雲峰的道路正在修路,車輛無法通行,張揚提議去了春熙谷的溫泉度假村,顧允知此次前來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散心,舒緩一下連日來鬱悶的心情,至於去哪裡並不重要。

來到春熙谷溫泉度假村,林秀和瑪格麗特都在這裡,林秀得知張揚過來了,專門出來迎接他,林秀對顧允知也是聞名已久,她微笑道:「顧冇記能到這裡來,真是讓我們的溫泉度假村蓬萃生輝。」

顧允知笑道:「給你們添麻煩才對!」

林秀道:「顧冇記客氣了。」

因為口型肺炎的影響,江城旅遊業也受到了相當大的衝擊,溫泉度假村的客人很少,林秀安排之後,張揚和顧允知一起去池區湯,進去之前,林秀悄悄告訴張揚瑪格麗特也在這裡。

張揚道:「我陪顧冇記先去洗溫泉,回頭再給她老人家請安。」

林秀笑道:「她這會兒正在鍛煉呢,中午我讓人準備一下,給顧冇記接風洗塵。

張揚點了點頭。

林秀道:「責齋怎麼樣?。」

張揚道:「好,換換口味也好。」

或許是他們兩人來得太早,諾大的溫泉池區只有他們兩個,顧允知很舒適的在溫泉池水中,閉上眼睛,舒緩著自己的神經。

溫泉的水很燙」浸在裡面非常的束縛」熱氣從周身的毛孔中浸潤著他們的五臟六腑,張揚望著顧允知,現他自從退下來之後,兩鬢的白又增添了許多,其實顧允知的衰老不僅僅是離開工作崗位的原因,女兒的逝去對他的打擊很大,兒子的不懂事又給顧允知增添了許多的心事。

顧允知睜開雙目,他看到了張揚關切的目光,不禁笑道:「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張揚道:「爸,您最近多了好多白。」

顧允知道:「人總會老的!」他再度閉上眼睛,低聲道:,「我有些後悔!」

「後悔什麼?」

顧允知道:「我對明健還是太過放縱了,這次的事情,只怕他還是得不到教訓。」

張揚道:「這次我們的做法並不是為了幫他,而是為了幫助藥廠。」

顧允知道:「我一輩子做事但求能夠做到無愧於心,想不到臨老卻要……」,」他嘆了一口氣,心中對兒子的失望溢於言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對兒子,他是怒其不爭,偏偏又想不到如何去改變他的方法。

張揚來到顧允知身邊,低聲道:「爸,其實人不一樣,對人生的追求也會不一樣,從這幾件事表明,明健並不適合經商,佳彤走後,他也想負擔起照顧這個家庭的責任,他也想做出一番事業,所以才會變得如此激進。」

顧允知道:「他有那個本事嗎?」

顧養養當天中午找到了哥哥顧明健」兄妹兩人在南林寺廣冇場的藍岸咖啡廳見面,顧明健的表情有些憔悴,這些天他的心裡也不好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找我什麼事?」

顧養養道:「哥,我想你是不是應該找爸好好談談?」

「談什麼?在他心裡我是個敗家仔」一個沒用的廢物,我去找他,不是主動找罵嗎?」

顧養養輕聲嘆了口氣道:「哥,爸罵你也是為你好,藥廠被你搞成了這副樣子,他又怎能不生氣?」

顧明健道:「你的口氣真像爸,所有責任都推給了我,你有沒有看到,自從我來到藥廠,這些人一個個的都在跟我作對,先是常海天辭職,然後這幫中層管理人員集體請辭,是我對他們不夠好?」顧明健搖了搖頭道:「不是!是他們一個個都存有異心。」

顧養養道:「哥,你太偏激了,這麼多人先後離開藥廠,你為什麼不考慮自身的原因?為什總是把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

顧明健道:「我有什麼錯?常海天離開藥廠就干起了保健品廠,你知道他拉走了我們多少的固定客源?他走之前」從賬上支取了好幾百萬,這筆錢他憑什麼動用?」

顧養養道:「他有沒有拉走我們的老顧客我不知道,但是那筆錢是姐姐留給姐夫的分紅,是他應得的。。」

「姐夫?他是誰的姐夫?一直以來他都在欺騙姐姐的感情,表面上裝出一副情聖的面孔,可這邊姐姐屍骨未寒,他不一樣又訂了婚?你還當他是好人?他根本就是一個偽君子,他欺騙了我們全家的感情。」

顧養養怒道:「不許你侮辱他!」

顧明健道:「你和爸一樣糊塗,都被他的花言巧語給矇騙了,藥廠是姐姐留下的事業,我辛辛苦苦做了這麼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不讓藥廠倒掉?還不是想姐姐的事業維繫下去?你們說我賣假藥,可這此事我事先並不知情,事情既然已經生了,我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影響控制住,難道我要把事情宣揚開來?你們現在的處理方法不是一樣嗎?一樣想把事情蓋住,這件事只要曝光,藥廠就完了,憑什麼你們可以這麼做?而我就不可以?」

顧養養道:「哥,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沒錯,可是那筆錢呢?你利用那些假冒品銷售所得的六百七十萬呢?現在廠里正是最需要用錢的時候,爸這麼大年紀了,還要出面去求人貸款,你怎麼可以坐視不理呢?哥,你要是真的還想著這個家,就把這筆錢退回來,幫助藥廠渡過危機,咱們是一家人,爸雖然生氣」可是我相信他不會真的記恨你。」

顧明健的表情有些黯然,低聲道:「我把錢拿去投資地產,現在對方把定金捲走,我也找不到人了……」,」

顧養養咬了咬櫻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