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五百五十六章風險與機遇下急求月票

第五百五十六章風險與機遇下急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4319

夏伯達道:「徐書堊記寶下來的事情你想違撫?你是不是不想幹了?。」

張揚道:「你們市領導也得講道理。」

夏伯達道:「反正這件事市裡定下來了,你想講理,去省里講去,我很忙,沒時間聽你抱怨。」夏伯達說著。臉色就沉了下去,他低頭去看文件,明顯在下逐客令。

可張揚聽出來了,老夏夠陰的啊,他最後一句話明顯在點撥自己。市裡定下來了,你想講理去省里講,老復慫恿自己前往省里告狀呢。

張揚離開了市長辦公室,越想越覺得夏伯達陰險,什麼責任都不想承擔,還想借著自己的手捅徐光然兩刀。張揚自打來到南錫沒少跟市委書堊記徐光然作對,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難道自己和徐光然命里相剋,事情的發展往往就把自己推向他的對立面。要說這范思琪也真是,幹嘛要打體育場的主意。

張揚離開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的時候,正遇到從外面走進來的組織部長何英培,張揚來到他面前打了個招呼。

何英培道:「有事嗎?」,張揚道:「找夏市長的。。」

何英培點了點頭:「去我那裡坐坐?」

張揚這會兒心思很重。他搖了搖頭道:「不了,今天我還有事兒。等有機會再拜訪您。」

何英培笑了笑,走了幾步,又停下叫住張揚道:「小張!。,張揚再次來到他面前:「何部長找我有事?。,何英培道:「今年十佳青年評選開始了,聽說你也是候選人。」

張揚笑道:「我還不知道呢,不過我來南錫沒幾天,屁股都沒坐熱呢,今年還是算了,我沒啥機會的。」張大官人已經當過一次省十佳了。對這種榮譽看得很淡。

張揚回到體委,看到喬鵬舉在辦公室里等著他,喬鵬舉這次過來也是為了體育場地塊的事情」商人對商機總是有著超乎尋常的嗅覺,喬鵬舉一直將目光放在深水港上,直到張揚來了,他才動了投資新體育中心的念頭,可他沒想到星月已經打起了這片地的主意,喬鵬舉聽到這一消息首先感覺到的就是後悔,他在南錫這麼久,為什麼眼光這麼局限?這麼好的商機就擺在眼前,為什麼他一直都視而不見。真正讓喬鵬舉觸動的還有體育場的轉讓偷格,五千萬」而且不用以現金的方式支付」這跟白送有什麼區別。任何一個商人對此都不可能不動心,正因為此喬鵬舉才來找張揚。

看到張揚進來。喬鵬舉忍不住埋怨道:「你小子也真夠陰的。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一點口風都不露給我。范思琪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

張揚苦笑道:「屁的好處,我跟她什麼關係都沒有。。,喬鵬舉哪裡肯信:「你可真行,我覺著范思琪跟你偷偷摸摸勾勾搭搭的幹什麼?原來你們在謀劃這件事,這麼好的一塊地皮就被你小子給送出去了,寧願便宜外人也不便宜我。」

張揚嘆了口氣道:「我他媽冤死了,我和范思琪真的沒有關係。那天我送人去機場。湊巧遇到了她,咱們身為地主的怎麼也得表示表示,所以我才會請她吃飯,我哪知道她盯上了體委這塊地皮,要是我知道她的目的,我根本不會請她吃飯,早就拿棍子把她轟出去了。」

喬鵬舉將信將疑的看著他。

張揚道:「你別這麼看著我。現在市裡也懷疑我勾結范思琪,范思琪那邊覺著我故意把她來南錫的消息提前給捅了出去,我現在是兩邊不是人。。。

喬鵬舉道:「我不管你究竟站在哪邊,你自己摸摸良心,這塊地是不是太便宜了,跟白送有什麼分別?」

張揚道:「我剛才去市裡就是為了這件事。可市裡已經定下來了,常委會通過了決議,他們認為要以大局為重。不能因為這塊地而耽誤了深水港的建設。」

喬鵬舉怒道:「還不是看中了星月手裡的錢,真不知道這幫領導的腦子是不是灌了水?」

張揚道:「你這話別沖我說,去找喬書堊記說。現在這件事也只有喬書堊記才能扭轉了。」

喬鵬舉道:「我說合適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老爺子,他表面上笑眯眯的和氣一團,可他的黨性原則卻是最強,我去說,他肯定認為我對這塊地有想法,想借用他的影響力讓南錫領導層改變做法。不罵我才怪,所以我不合適露面。。」

張揚道:「你不合適露面,誰合適?」

喬鵬舉指著張揚道:「你啊!」

張揚道:「這種得罪人的事情我可不想干。。,其實早在夏伯達點撥他那句話之前。他就有了去省里告狀的意思,喬鵬舉的話正合他意,現在這麼說只是故意裝裝樣子。

喬鵬舉道:「這件事非你不可,我家老爺子對你印象不錯,別人去都不合適,因為他把別人當成下級,你不同,他把你當成子侄一般看待。更何況這次你並非是為了私利,是為了揮衛國家的利益不受到侵犯,師出有名啊。。」

張揚道:「我要是這麼干,豈不是等於把南錫的幾位常委全都得罪了?」

喬鵬舉笑道:「你小子還是欠缺點經驗,天塌平來由大個的頂著,你拉著夏伯達啊!」

張揚道:「夏伯達是個老狐狸,什麼責任都不想承擔,我肯定拉不動他,不過……。,張揚停頓了一下,他想到了龔奇偉,如果這件事龔奇偉去省里反映最合適不過,自己在暗地裡扇扇風點點火,只要龔奇偉願意出面頂著,可這件事根本就是得罪人的事情。龔奇偉未必肯干。

喬鵬舉道:「不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