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四百七十二章提拔下

第四百七十二章提拔下 (1/2)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4604

吳明背著手若無保安出來向眾人解釋,消防警報只是被人誤按了。賓館的住客方才抱怨著,三三兩兩的回到樓內。

一切回歸平靜之後,陳紹斌來到緩室,看到張揚已經收拾妥當,不禁笑道:「錄到什麼了?給我看看……」

張大官人嘆了口氣道:「清湯寡水的,兩人在室內開了場座談會,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內容……」

陳紹斌哪裡肯信:「我靠,你瞞著我啊……」

張揚道:「有必要嗎?走!咱們先吃飯去……」他並不是信不過陳紹斌,而是不想今晚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陳紹斌的性情他是知道的,也是個沉不住氣的主兒,有些秘密只有握在自己手裡才能成為秘密,以後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這並非是張揚自私,身在體制之中,這些都是必須要注意到的事情,陳紹斌已經不是體制中人,告訴他,對他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只不過是平添了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

但是陳紹斌不這麼想,人對這種男女偷情事件的興趣往往都很大,更何況陳紹斌今晚提供跟蹤工具,並積極投身跟蹤行動之中,到現在還餓著肚子,這廝認為自己付出很大,理當有知情權,所以開車前往吃飯的路上,始終喋喋不休。

張揚道:「我說你小子煩不煩?這件事跟你有關係嗎……」

「怎麼沒關係?我們是搭檔啊!我出了這麼大的力,你總得讓我知道房間內發牛了什麼……」

張揚道:「真沒什麼?人家就是喝茶聊天,讓你猜著了,張立蘭是個恪守婦道的好同志,我誤會她了……」

陳紹斌信他才怪,氣哼哼道:「你丫真不仗義,剛才一口咬定張立蘭是個,這會兒又這麼說,你無非是害怕我知道,想一個人保守這個秘密……」

張揚笑道:「你知道了又怎樣?無非是滿足一下好奇心。」

陳紹斌道:「當我求你了,你要是不告訴我,我今晚肯定睡不好覺了……」

張揚笑道:「你要是睡不好,乾脆和你家五姑娘鼻天去……」

陳紹斌怒道:「我他媽真是瞎眼了,認識的全都是你們這種不仗義的傢伙……」

張揚道:「哥們,我是為你好,知道的越多對你越沒好處,萬一將來事情敗露,人家要是想滅口,你想想,真要是找到了你頭上,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能成嗎?」

陳紹斌嘆了口氣道:「你不說就算了,反正跟我也沒關係,以後再有什麼事,你別來找我……」

張揚見他真生氣了,不由得笑道:「別介啊,咱們哥們這麼身後的友情可不能被這點事影響,我承認我不對,我請你吃飯成嗎?」

陳紹斌道:「吃飯哪夠,我還得吃喝玩一條龍!」

張揚道:「隨你,你想怎麼玩今晚我都奉陪……」

陳紹斌驅車來到東江市中心的富貴坊,這兒是東江有名的高消費場所,張揚知道這廝今晚氣不順存心要宰自己一刀了,不過想想他今天出力不小,自己收穫頗豐,付出一點也是值得的,剛下了汽車,顧佳彤就打電話過來,張揚笑著將自己的所在地說了,讓顧佳彤過來一起吃飯,順便打了個電話給丁兆勇,反正是要請客,乾脆把朋友都叫上,不過他沒打梁成龍的譜,明知他和陳紹斌不對乎,何必招惹那個麻煩。

富貴坊主打傳統飲食文化牌,迎賓小姐都穿著富麗堂皇的唐裝,室內裝修也全都是按照大唐盛世的風格。

望著兩名袒胸露乳的迎賓女,張大官人不禁笑道:「陳紹斌啊陳紹斌,這地兒怎麼搞得跟古代妓院似的?」

陳紹斌笑道:「別胡說八道,這可是正兒八經的餐館,唐朝時候都是這麼穿!」

張揚笑了笑,有句話沒好意思說,哥們就是從那段時間穿過來的,穿什麼樣,我不知道?他打量了一下兩位迎賓女郎,發現兩人長相上佳,不過都稍嫌豐腴了一點,不過大唐的時候以肥為美,楊貴妃都是這個調調。

兩人進了房間,張揚道:「你先點菜,我下妻看看丁兆勇和顧佳彤來了沒有……」

陳紹斌點了點頭,拿著竹簡做得菜譜道:「我可要不客氣了……」

張揚笑道:「隨便你!」

張揚來到門外的停車場內撥通了張立蘭的手機,張揚仔細考慮過,很多東西並不需要現在使用,憑藉自己掌握的證據想要扳倒張立蘭很容易,可是扳倒孔源沒有任何可能,至於吳明,這廝想要跟常頌竟爭市委書記,這些證據對他的威脅最大。張揚想來想去,還是先不暴露這些事,他現在的目的是解決畢業證的問題。

張立蘭接到張揚的電話並沒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她看來張揚因為拿不到畢業證恨上了自己,在這件事上張立蘭感到有些無奈,她也不想干這種得罪人的事兒,可是孔源既然發話了,她不能不去做,畢竟她能有現在的位置,全都是拜孔源所賜。

張揚道:「張主任,你好我是張揚!」

張立蘭語氣冷淡道:「小張,工作上的事情工作時間說,我現在很累,要休息了……」她準備掛上電話。

張揚不無嘲諷道:「吳副書記比您還累,人家現在都沒休息呢……」

張揚的這句話如同晴空霹靂般在張立蘭的頭頂炸響,她的面孔刷地一下白了,眼前金星亂冒,差點沒暈過去,她怎麼都想不到張揚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她很小心啊,她和吳明的事情沒有人知道啊。張立蘭的腦海中反覆響徹著一個聲音」完了!完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前塗全都宗了,她生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