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二百六十四章共同利益

第二百六十四章共同利益 (1/4)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9542

第二百六十四章

肖鳴道:「這件事就算鬧到了省里也沒什麼結果。..手心手背都是肉,無論藍星集團的生產基地最終落戶哪裡,只要是平海,對省里來說意義都是一樣,你剛才說的這些事,就算雷國濤干過他也不會承認,你說他背後詆毀我們,他一樣可以說我們在背後詆毀他,這種事根本搞不清楚!」肖鳴畢竟在政壇混跡的時間久一些,對這些事看得很清楚。

張揚道:「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雷國濤把藍星搶過去?」

肖鳴道:「我們給藍星的條件已經相當優惠了,我不信他能夠給藍星同樣的條件,金尚元是個商人,他應該會做出明智的抉擇。」

「希望如此吧!」張揚有些納悶道:「咱們千叮嚀萬囑咐,對金尚元來江城考察的事情一定要盡量保密,這事怎麼還是透露出去了?」

肖鳴道:「天下間沒有不透風的牆,左市長親自去機場接機,這樣的客人能有幾個,不引起別人的關注才怪,不過……這件事的確傳的快了一些,雷國濤很不簡單呢。」

******************************************************************************************************

張揚幾經努力方才壓制住殺往東江的念頭,剛剛返回了招商辦。喬夢媛就過來找他。

張揚邀請喬夢媛坐下,喬夢媛看出他的情緒不是太高,低聲道:「張揚,我來找你是為了公事。」

張揚道:「咱倆之間好像只有公事!沒談過什麼私事!」

喬夢媛淡然一笑,對這廝不懷好意的滋擾,她只當沒有聽見。她知道張揚和許嘉勇之間的和平只是一個表象,許嘉勇對張揚的仇恨是不可化解的,而張揚似乎也覺察到了許嘉勇對他的恨意,對自己偶爾言語上的滋擾也是一種不滿的表現,不過他出了口頭上婉轉的滋擾幾句以外,並沒有任何過分的行為,喬夢媛應對這種場面還是綽綽有餘的。

她輕聲道:「我這次來找你,是為了藍星集團的事情,聽說他們的總裁金尚元來江城考察了。」

張揚道:「來了,在江城開發區呆了三個小時,然後就去了東江!」

喬夢媛皺了皺眉頭道:「難道他對江城開發區的投資環境不滿意?」

「據他所說是對你們匯通集團不滿意。」

喬夢媛充滿錯愕道:「為什麼?」

張揚道:「他是搞電子產業的,你們將來也是做這一行,他擔心以後的生產方向發生衝突,喬總的背景連韓國人都知道了,他也不敢跟你競爭。」

喬夢媛有些生氣道:「什麼話?我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和我的家庭出身有什麼關係?張揚,我當你是朋友,你也這麼想嗎?」

張揚當然這麼想,如果喬夢媛沒有這麼顯赫的家庭出身,又怎能在商界叱吒風雲?可當著喬夢媛的面,這廝的嘴巴還是很虛偽的:「我倒是沒這麼想,可人家這麼想。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金尚元因為你不來江城投資也算是明智之舉。」

喬夢媛真的被張揚氣到了,俏臉微紅道:「張揚,我一直當你是朋友,你居然這麼認為

「不是我這麼認為,是別人這麼認為,知道金尚元為什麼會突然離開江城嗎?是因為他接到了東江招商辦主任雷國濤的電話,雷國濤告訴他,以後面臨的競爭對手就是你!」

喬夢媛道:「笑話!簡直是笑話,我們匯通主營的方向是計算機和光碟生產,藍星做的是家電,和電腦配件,我們的經營方向根本就不同。」

張揚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想藍星過來辦廠?」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當然,江城開發區想要上規模上檔次,單靠匯通一家是不夠的,如果藍星這種跨國企業在江城設廠,對開發區的影響是正面和積極的,我們之間的競爭更是無從談起,非但沒有競爭,而且我還想和藍星談合作!」

這次輪到張揚發愣了,看起來喬夢媛應該是認真的。她真的沒有把藍星當成競爭對手來看。

喬夢媛以為張揚並不信任自己,她解釋道:「你要搞清一點,藍星好比菜市場,我們就像飯店,我們飯店想要經營就必須從藍星買菜,我們匯通的主營方向跟藍星沒有任何的衝突。」她嘆了口氣道:「我本想通過你的關係和金尚元先生見見面,談談以後的合作,想不到居然是這樣的結果。」

張揚道:「都怪那個雷國濤太卑鄙,在背後給我們捅刀子。」這會兒他用上了我們這個詞,表明他終於和喬夢媛站在同一立場上了。

喬夢媛道:「張揚,你不該懷疑我的誠意,我們既然在江城開發區投資,目的是想把江城開發區搞好,誰的錢也不是從天上平白無故掉下來的,我們也不想自己的投資打水漂,江城開發區越紅火,我們企業的前景越好。」

張揚道:「許嘉勇怎麼沒來?」

喬夢媛道:「他去北京了,匯通是我們兩個人的心血,我不可以來嗎?」

張揚笑了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關心他,對了,他的傷好一點了嗎?」

提起這件事,喬夢媛有些心疼,許嘉勇被張揚那一球砸得可不輕,到現在小腹上還是烏黑髮紫,許嘉勇認為張揚是存心有意,不過這種事自然是無法說在面上的,喬夢媛笑了笑道:「好多了,不然我也不放心他去出差!」她停頓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