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醫道官途 >第八十一章推還是不推

第八十一章推還是不推 (1/5)

小說名稱《醫道官途》 作者:石章魚  更新時間:2012-08-08 07:19  字數:11030

感謝涅盤手打團的成員

為了感謝張揚的仗義出手,田玲拿出了許多特產給張揚吃,張揚吃過飯來的,所以並沒有接受她的好意。只是接了一瓶礦泉水和了,談話中知道,田玲是前往江南旅遊的。她在某政丨府部門擔任翻譯工作,聽說張揚以後要在北京駐京辦長期工作,於是和張揚互留了通訊方式,方便以後聯絡。

這一夜終於在平靜中度過,清晨五點四十,火車抵達北京站,張揚幫助田玲把行李拿下了火車,兩人在出口外分手。

遠處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張主任!」這模糊地稱呼足足引來了進二十個人的關注,姓張的本來就多,主任這個官銜更是隨處可見。引來注目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冬身穿紅色連衣群站在出站口處,遠遠向張揚揮舞著白嫩的手臂。胸前的雙峰隨著她的動作不斷顫動著,這誘人的波動吸引了無數男子的眼球。

張揚並沒有想到於小冬會來接他,來京之前,他對春陽駐京辦的構成並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於小冬在他離開招商辦不久也離開,調入了春陽駐京辦擔任副主任,並主持接待工作,這次謝雲亭案並沒有涉及到於小冬,所以於小冬也是駐京辦唯一一個被留下來的成員。

張揚樂呵呵來到於小冬面前:「於姐,咱倆真是有緣啊!在北京城也能遇到!」

冬一臉嫵媚的笑意,她倒是早已聽說了張揚要來這裡單人駐京辦主任的事情,原本想提前和張揚聯繫的,可考慮了一下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親自親自來車站迎接,要給這問信任上司一個驚喜。

冬已經較好了計程車,幫著張揚把行李放在後備箱內,計程車開動之後,於小冬掏出手絹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兒,雖說已經過了十一可北京的天氣卻突然熱了起來,於小冬的俏臉紅撲撲的顯得十分嬌艷,她笑道:「張主任,想不到你又成了我的領導,我還沒有來得及恭喜高升呢,以後工作上你可以多多關照我啊!」

張揚笑了笑道:「什麼高升啊,我這是被流放了,春陽那地兒呆不下去了,所以才卷著鋪蓋捲兒來到北京城要飯。」

冬咯咯笑道:「只聽說從京城往外流放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流放到京城裡來的,這裡山高皇帝遠,駐京辦里您說了算,雖說算不上封疆大吏,小吏還是算得上的。

張揚不覺莞爾,自己這個小吏放在京城裡恐怕連個小蝦米都算不上,副科級的小吏,恐怕天上掉塊石頭都砸不著他,因為人家處級以上的幹部多如狗,要砸也輪到人家。

冬將現在招商辦的情況向張揚簡單介紹了一下,現在的招商辦位於安貞門外,六年前謝雲亭來到這裡的時候,僅僅花了八十萬代價就買下了一棟三層小樓,還包括樓前二百平方的院子,隨著京城地皮的不斷增值,這也成為謝雲亭任職期間最亮眼的政績之一。

除了於小冬以外,目前的駐京辦還有一位春陽信丨訪局的幹部歷健全。他們是一月一輪換,歷健全在十一前來到的駐京辦,帶著老婆孩子一起,剛好在北京旅遊。駐京辦還在當地聘用了五名臨時工,平時就是打掃衛生,做飯之類的雜活。

張揚在春陽駐京辦門外下車。看著門前的招牌,他這才意識到,從今天起自己的生活將會在這小小的院子里展開。

東已經為張揚準備好了辦公室和住處,因為房間很多,張揚的辦公室在三樓,他的住處也被安排在隔壁,這棟樓剛剛裝修過,房間陳設都是嶄新的,謝雲亭正是因為在裝修上被查出了問題,然後被順藤摸瓜查出了無數漏洞,所以才落到了現在的下場。

張大官人人舒舒服服的靠在直皮沙上,不禁生出幾分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感慨。

冬為他泡了一杯毛尖端了過來,翠綠色的葉子一根根豎在杯底,看起來賞心悅目,張揚抿了一口,讓清雅的茶香在他的喉頭慢慢浸潤開來,左手的手指在沙上輕輕敲擊著:「於姐,我對招商辦的事情都不明白,你要多指點我一些。」

冬笑道:「招商辦無非就是一個聯絡處,我們的任務就是迎來送走,迎的是領導,送的是領導。還有那些上丨訪者。京城裡縣級招商辦是最多的,現在大概有三千多家,我們招商辦的江城六縣之中設立最晚的,不過面積是最大的,人數是最少的,我們歸市招商辦統一管理,不過財務上我們是獨立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有機會幫我安排一下,和其它的兄弟單位的領導見個面!」

冬笑道:「不用安排了,今晚省駐京辦的郭瑞陽主任在省駐京辦安排了晚宴,宴請平海省內各市縣駐京辦的領導,我們也收到了請柬。」(深淵墮天使手打

「哦!看來這得去!」

冬點了點頭:「這是一個和其他兄弟單位的領導認識的好機會。」她體貼的說道:「張主任,你先休息一下,我讓人給你準備早餐!」

張揚擺了擺手道:「我在車上吃過了,你去忙吧,我先睡一會兒!」

冬臨走之前又像張揚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張大官人不否認她的確很有女人味,不過這廝更明白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那啥……自己惹下的情孽已經夠多了,之前人家顧佳彤不是提醒過自己,在官場上混,這金錢和女人兩方面可馬虎不得,對於他這個處於流放期的幹部。凡事,還是謹慎為妙。

…………………………………………………………………………

張揚洗澡之後,躺在床上迷迷糊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