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二十八章 福建(下)

第二十八章 福建(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3266

請大家支持我的新書《匪帥》,書號:117312

新書沖榜,請把票票都集中到新書。

夜晚的北鎮撫司突然燈火通明,所有能用到的官員被張承恩一一的點名,一個人一個人的被叫了過來,有些人還是被從窯子里的女人被窩上拉出來的,張延秀和張承恩的急命在北鎮撫司內沒有一個人敢不遵守,北鎮撫司的各個機構在子時全面的運做了起來,張延秀到現在才知道,福建是那麼的不受重視,只有一組不怎麼樣的錦衣衛外圍組織在福建的首府福州,內線和探子也少得可憐,張佐得到消息後馬上趕了過來看張延秀到底在忙什麼,張延秀趁機問其父親有沒有在福建的官員身邊安插內線,張佐的回答是沒有,就算是在福建左布政使身邊也沒有一個內線,探子手上也只有兩隻專用的信鴿,兩個月前信鴿就沒有再送消息過來了。而兩個月前所得到的消息正是礦工們怨氣衝天,湖廣流民餘孽流竄入福建,得到了一些礦工的幫助,太子手上的奏摺是一個月前寫好的。

「分別從湖廣、江西、浙江調動錦衣衛的外圍組織入閩,既然福建有戰亂那必定會有難民進入湖廣、江西、浙江三地,命三地的探子先從難民口中收集情報,隨後分批進入福建,福建的大概態勢必須首先探察清楚,東廠那邊估計也在關注福建的態勢,傳令東廠的內線尋找機會將東廠所收集的福建的情報偷到手,我們必須掌握到福建的第一手情報。」張延秀下完命令之後,張承恩開始具體安排各項事務,張延秀則跟著幾個錦衣衛里的老人一邊觀察八閩地圖,一邊整理從福建相鄰省份所收集的有關福建的情報。

一夜下來,張延秀很是頭疼,雖然沒有什麼福建目前狀況的具體情報,但錦衣衛里處理情報的那幾個老人分析出了一個很可怕的狀況,福建各地的衛所已經完全糜爛,能作戰的士兵還不到登記在冊的一半,地方衛戍吃空額的現象十分嚴重,有些地方還不夠登記數量的三成,而且很多衛戍軍都是當地的地痞、流氓所組成,平時缺乏足夠的訓練,根本無法與叛軍作戰。而福建地區的礦工就有五十餘萬,此次可能參加叛亂的礦工最少佔七成以上,還有無數本來就在與朝廷對抗的山賊強盜。如果福建總兵能以手上的兵力與叛軍對峙的話,那福建總兵便可以做將軍了,可惜以福建總兵的履歷來看,那傢伙除了會孝敬上司,溜須拍馬外,也就剩下逃得快這一保命技巧了。張延秀看著窗外的光線慢慢地照進黑暗的房間內,一盞盞蠟燭被熄滅,心裡所希望的,只是福建總兵那個笨蛋能撐到三省的援兵到達,最起碼別把福州給丟了。

大家忙了一夜,又累又餓,張延秀也不想去上早朝了,先小歇一會,等早朝過了再去見子虛帝和太子,無論子虛帝有沒有將福建的事情在早朝上告訴百官,還是太子被訓斥了,張延秀都要將錦衣衛所得到的猜測告訴子虛帝和太子,國之疆土一寸也不能丟。張延秀慢慢地閉上眼睛,很快就在椅子上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覺得鼻子痒痒的,可能是蚊子,張延秀沒有睜開眼睛,用手揮了揮,可蚊子還是沒有走開,張延秀生氣了,睜開眼睛就要打死那隻蚊子,可他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小迷糊和徐馨在自己面前,嬉笑著,小迷糊手中拿著一隻狗尾巴草,不用說,剛才吵醒他的就是小迷糊。

「你們兩個怎麼進來的?我很累,別鬧了,讓我再睡一會,再吵的話就打你們的屁股。」張延秀說完又閉上了眼睛,可惜徐馨並沒有放過他的打算,她故意弄亂張延秀的頭法,搖著張延秀的頭說道:「大懶豬,快醒醒啦,太陽都照屁股了,早朝也結束了,你再睡就要睡到中午啦。」張延秀還是不理徐馨,徐馨無奈只能氣呼呼地說道:「小迷糊,咱們走,既然你相公不吃你好心帶來的早餐,那就不給他吃了,帶回去給毛毛吃,毛毛一定會高興地搖著尾巴的。」張延秀一聽到有吃的,馬上睜開了眼睛,他是真的餓了,張延秀用鼻子聞了聞,很快就聞到了小迷糊做的飯菜的香味,他馬上走了過去,將小迷糊手上的食盒奪了過來,拿出裡面的食物飛快的吃了起來,小迷糊看著張延秀吃得那麼開心,她也很高興地坐在一邊,笑著看著張延秀吃。徐馨看到如此的情景,撅了撅嘴巴。

張延秀很快就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了,吃得飽飽的,沒有一點浪費,吃完後張延秀這才問道:「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就只有你們來嗎?有沒有多做點,承恩哥估計也沒吃,嫂子挺著個大肚子也不好下廚房,估計承恩哥家裡也沒什麼好的廚子,小迷糊,北鎮撫司里也有爐灶,你再去煮點給承恩哥送去吧。」小迷糊還沒開口說道,徐馨就說道:「不用你擔心了,人家小迷糊一聽說你通宵沒睡,就說要給你做些好吃的送過來,怡婷乾脆就讓小迷糊多做一些,同時也讓家裡的廚子動手,做了很多吃的用馬車送了過來,怡婷和香伶如今正在外面分食物呢。至於張承恩,小迷糊親自做的他沒吃,人家妻子挺著個大肚子親自下廚為他煮了些吃的,現在夫妻倆正親密地待在房裡你喂我我喂你呢,你也不用去打擾他們了。」張延秀很奇怪,為什麼徐馨的態度如此的古怪,但他不想跟徐馨吵,也就沒說什麼了。至於潘怡婷和鄭香伶的拋頭露面,張家向來沒有那種迂腐固執的習慣,溫佳蓉就時常出面賑濟窮人,但如果真有人要打她們的壞